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牛哥誕‧Love Gives You Wings

  一直覺得,自己在聖域是個異數。

  從冥王到天界諸神,好不容易將他們一一打倒。回復和平盛世,黃金聖鬥士們的生活是悠閒愜意的。

  或許太閒了一點,以至於失去生活目標。

 

  結果自然而然,幾乎每個人都在戀愛中,到處可見成雙成對的身影。

  而我至今孤家寡人……最讓我覺得隔閡的,仍是在伴侶的選擇上。

  大家是怎麼了?難道身在希臘,就一定要遵循神話時代以來的不成文規定(?)嗎?

  同性之愛啊,唔。

 

  本來也沒什麼,我並不喜歡批評別人,尤其是曾一同出生入死的同袍們。因此這些問題都被我擱置著、假裝不存在。

  直到接下來的事件發生,逼得我必須審視自己的內心世界。

 

 

  雙子宮兄弟常常通宵激戰,人盡皆知。那天晚上卻不知怎地,他倆忘了將自己火辣辣的小宇宙『關機』,結果十足擾鄰。

  迪斯怎樣我不清楚(說不定人在雙魚宮),而我被迫聽了整夜淫聲浪語。

  直到天邊泛起魚肚白,終於忍無可忍殺上去。

 

  『撒卡!卡諾!麻煩你們出來一下!』我雙手抱臂,帶著滿眼血絲站在他倆的寢室門口。

  過了好一會兒,才見到撒卡來應門,卡諾一副死不耐煩的樣子抓著頭跟在後面,長著一模一樣的兩人渾身佈滿汗水,各自在腰際胡亂圍了條毛巾。

 

  『早啊亞爾迪,你怎麼好像失眠整夜……啊不會吧?』撒卡和我一照面,馬上明白過來,露出歉意的表情:『真不好意思。』

  『唔……反正下次記得切斷小宇宙就好了。』吃軟不吃硬的我,火氣頓消。

  卡諾卻在旁邊爆出一聲笑:『阿牛莫非你欲求不滿?趕快去給自己找個愛人吧!』

  我沒好氣:『人生除了談戀愛還有很多樂趣的。』

  『哼!比如說?一群大男人晾在聖域裡閒著沒事幹,又不近女色,除了你搞我我搞你還能幹什麼?』卡諾將雙手扳在頭後,口沒遮攔。

  『卡諾……』親兄弟說出那樣的話,撒卡也覺得可恥吧。

 

  我瞪著卡諾:『羅斯可沒胡搞男男關係啊!』

  『那個次期教皇,每天要替開小差的希歐大人收拾善後,已經忙到不知什麼是私生活啦!』

  『里、里亞也是!』

  『嘿對!聖域之花給他獨佔了,其他人只好繼續男男配……阿牛,不如找夏依娜?』

  『唔……唔……夏依娜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跟伶牙俐齒的雙子座鬥嘴,果然是件很笨的事。

 

  『……總之,打攪了!以後請注意公德!』我拋下這句話,匆匆離去。

  依稀聽見兩兄弟在身後爭執。

  『剛說的那什麼話?你是太閒或是找不到女人才跟我搞起來的嗎?那你回海界去!』

  『不是啦老哥!當然是因為愛……喂!說好變黑的時候不要來撲我的!』

 

  ………………無力。

  我們的確太閒了,所以一個二個,暖飽思淫慾。

 

  這樣下去不行的!我們是男子漢啊!可是卡諾的話倒也有幾分歪理,這種安逸時代,身為聖鬥士的我們無用武之地,不談戀愛還能幹什麼。

 

 

  男人的價值,在於讓心愛的『女人』幸福──至少我是如此相信的。

  我在聖域最大的困擾,不是女性同胞數量少,而是有很多長得比女人還美的男人!

  比如說,眼前露出甜美閃亮的笑容、正替我斟著玫瑰茶的這位。

 

  小魚還是那樣可愛。從小他就是個愛撒嬌、情緒化,但總是惹人憐愛的同伴。最喜歡撲在我背上叫我背著他走,沒事也會挨在我身邊,說『牛牛最可靠了』……

  就算沒有遐思,也會不由自主地想保護他吧。

 

  小魚笑吟吟:『……講起來,如果羅斯哥不算,現在的確只剩牛牛沒有固定伴侶呢!』

  『固定伴侶?你也沒有啊!』迪斯邊酸溜溜說,邊和坐在花園另一頭的修羅交換了一個充滿電光殺氣的眼神。

  小魚鼓著腮幫子:『你輸不起嗎?現在退出好了。』

  迪斯悶悶地轉過臉,那廂修羅冷笑一聲。

 

  啊啊,又來了,小魚也真是,沒事搞什麼三角戀愛,還光明正大玩得那麼開心。

  『我說牛哥,還沒找到你那小花妹妹嗎?』同席的米羅緊貼卡妙坐著,手上還無意識地把玩著卡妙的長髮(看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卡妙也隨他去,面不改色喝茶)。

 

  講到小花妹妹,心底又是一陣痛。

  戰爭結束後竟然完全失去她的消息,幾年過去,她應該已經長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吧。

  唉,正所謂有緣無份。

 

  我呆坐著,只見卡妙輕拍米羅的腦門嗔道『小米你哪壺不開提哪壺』,而米羅被打了還嘻皮笑臉地附在卡妙耳邊喁喁細語……老實說,是滿羨慕的。

 

  『提到固定伴侶……』修羅突然插話:『其實到現在,還是沒人知道穆和沙加的關係,說是戀人嘛,感覺上好像少了點什麼。』

  小魚靈光一閃:『對啊牛牛,跟穆在一起怎麼樣?你不也很喜歡穆嗎?』

  我的臉馬上燒紅發熱:『那……那是小孩子時候的事!而且我一直以為他是女生……』

 

  沒錯,剛到聖域時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把穆誤認為女孩子。

  他實在太漂亮了,小魚的確長得比他更女性化,但小魚老是活蹦亂跳的又調皮,很容易察覺真相。穆卻斯文安靜得比真正的女孩還婉約……

 

  『如果你不懂怎麼追穆、或者是怕沙加從中作梗,我可以幫你哦!』小魚熱心補充。

  『……嗯,追穆……非不能也,是不為也!』我連忙乾咳兩聲板起臉:『堂堂男子漢,擇偶時應該遵循自然天理……』

  『不要又來了吧,牛哥的愛情正道論。』米羅趴倒在桌上,雙手掩住耳朵。

  『你的觀點在某方面看來是沒錯,可是牛牛……』小魚一臉無辜,說出的話卻如晴天霹靂:『你要知道,如果「不正常」占壓倒性的多數,所謂的「正常」混在中間就會變成異端了啊……』

 

  

  所以說,我的狀況在聖域是『不正常』的,長久以來的疑慮終於獲得證明。

  為此,我把自己關在金牛宮好幾天,日夜對著牆壁發悶。

  『寂寞』,或許比至今我們交戰過的任何對手更令人生懼。一個人所能面對的最可怕敵人,其實是自己的心魔。

  我發現自己漸漸動搖,開始認真思考和穆交往的可能性。

 

  這麼多人裡面,果然我對穆的感情比較特殊。而且無論一般人怎麼想,我知道沙加跟穆只是好朋友,太要好了以致有些曖昧,如此而已。

  穆是值得我違背自己一貫原則的吧?對吧?

 

 

  他主動邀我到白羊宮晚餐的時候,我緊張得手心冒汗。聽說沙加不會去,貴鬼出外修行中,難道這是神明的安排嗎?

  進餐的同時,表面上雖然談笑自若,內心仍忐忑不安。

  我應該怎麼對穆表白?他會接受嗎?如果他拒絕我該怎麼辦?以後見面會不會很尷尬呢?我們剛好又是鄰居。

  還有,我這樣做真的好嗎?

 

  穆吃下最後一口食物,拿起餐巾印一印嘴角,臉上帶有淡淡的微笑,順手又將鬢髮撥到耳後。

  一連串的動作流暢而優雅,我突然想起初次見面時,自己為那張美麗的面孔而心折。

  現在就算否認也無濟於事,穆確實是我的初戀。雖然在發現他的真實性別後,我便否決了這個想法。

 

  『穆……』鼓起勇氣,我決定開口了。

  『什麼事?』他維持著那抹溫柔沉靜的微笑,問。

 

  他的手就擺在餐桌上,離我不到三十公分遠。我深吸一口氣,努力克制手指的顫抖。

  只要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然後告訴他……

 

  電光石火間,一片混亂的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穆,如果你是女孩子該有多好……

 

  『對了,差點忘記。』穆突然啊地一聲,我一怔,立刻將手藏在餐桌下,作賊心虛。

  『貴鬼寫了封信來,應該拿給你看看。』他笑著起身,從角落的書架取出一封信,交給我。

 

  我仍然因為行動失敗而心悸不已,迅速將信瀏覽一遍,卻不完全明白其中的訊息。

  『這、這是……』我愣愣地抬起眼,一頭霧水。

  穆的笑意越來越濃,彷彿打從心底為我感到高興:『沒看懂嗎?亞爾迪,貴鬼遇到小花妹妹了,她給了他地址,歡迎你有空去拜訪她。』

 

  啊…………

  我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百感交集。

  什麼叫做天意?這個就是了。

  最後我坦然地迎上穆的笑臉,由衷感激:『謝謝你,吾友。』

 

 

  『嘩!大轉折!』

  『現實往往比小說更誇張……信焉。』

  米羅和迪斯一搭一唱,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為我和小花妹妹的重逢歡欣、抑或嘲弄我那徹底失敗的告白。

  唉,損友!

 

  『牛牛加油!這次一定會得到幸福的!』和他們一起送我到聖域入口的小魚,在我手中塞了個香包:『給你的護身符。』

  『不要玫瑰!玫瑰是給女人用的!』

  他笑:『早知道你會這樣說了,這是檀香。』

  『……謝了。』我帶著友人們的祝福(?)登上旅途。

 

  雖然過程一波三折,想起來仍然值得。

  人的確各有命運,像米羅和卡妙,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成為一對,而且晃眼在一起這麼多年,強風打不散似的,並非每個人都能走得那麼順遂。

  我有我的路。

  那朵紫色小花,多年前已被我押成乾燥花,隨身攜帶。自從忍痛將它作成押花之後,心情很久沒那麼好過。

 

 

  尋著地址找到貴鬼提到的那戶人家,遠遠看見一個窈窕的身影正在院子裡晾衣服。雖然看不清楚面孔,直覺告訴我就是她。

  真的,她長大了,一頭蜜色長髮結成馬尾垂在腦後,似乎還悠然自得地哼著歌,將衣物逐件掛上晾衣繩。

 

  然後她看見我,眼中先是錯愕,接著轉為欣喜,她放下手邊工作奔到我面前。

  『亞爾迪先生……?你真的來了!』她的面孔不再稚氣,但笑臉跟記憶中的完全一樣。我腦中浮現起當年收下花朵時的光景。

  自從那日開始,守護那個笑容和當時那片澄澈的藍天,變成我的信念。除了對女神的忠誠,我也為這些物事而戰。

  『讓你大老遠趕來真不好意思……請進來家裡坐。』她很開心,拉我走進小屋。

  我還沒從重逢的喜悅中回過神來,已被她引到沙發坐下。緊接著她用清脆的聲音對樓上喊:『親愛的!亞爾迪先生來了呢!趕快下來!』

 

  ……唔?什麼?

  親愛的?!

  她已經結婚了?!

  一瞬間,我再次感受到命運的殘酷。

  天上諸神啊!玩弄人類的心真是如此有趣的事情嗎?

 

  正當我開始覺得萬念俱灰時,她的丈夫下樓來,一照面,反而令我愣住。

  那是一個長得忠厚老實的大漢,比我略矮,體型沒那麼魁梧……換句話說,簡直是我的小一號版本嘛。

 

  『您好,亞爾迪先生,久聞大名。』他不好意思地笑著招呼我,一手不自覺抓頭:『常常聽內人提起您,您是聖域的黃金聖鬥士吧!』

  『我常告訴他,亞爾迪先生是我的初戀呢。』她在他身後微笑:『亞爾迪先生真的好厲害!是保護大地的英雄哦,能夠仰慕亞爾迪先生,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

 

  見到他倆看著我時崇拜的眼神,我釋然了。

  聖鬥士畢竟和常人不同,他們有他們的快樂,我們也有我們的使命,偶然相逢,像兩條在某個點上重疊卻必須各自延伸的直線……

 

  但是我們的責任,也包括看顧他們平淡的幸福吧。

 

  『請務必和我們一起午飯,亞爾迪先生。』她熱切地說:『唉呀煮些什麼好……』

  她的丈夫笑著接口:『我去後院整幾隻雞,最近雞肉很肥美哦!』

  兩夫妻忙碌起來,我留意她懷抱的嬰兒:『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替妳抱著他吧。』

  她又驚又喜,將孩子遞到我手中。那嬰兒不過幾個月大,已經是個大塊頭了,並不認生,看到我抱他,伸出胖胖的小手,咯咯笑。

  突然也覺得自己很幸福。

  這跟情愛無關,完完全全,是一種純粹的、看見希望之美的幸福。

 

  我取出小魚送我的檀香香包,輕輕結在孩子的衣服上。

  『亞爾迪先生……?』

  我迎上她不解的眼神,給她一個平和的微笑:『如果可以,我能夠當這孩子的教父嗎?』

 

 

  『……怎麼樣?阿牛,找對象果然還是得在聖域裡吧。』

  一日經過卡諾身邊的時候,他戲謔地說。

  真是死性不改。

  『卡諾啊,人生除了戀愛,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好做哦!』我驕傲地回答,感覺他好像吃了一記悶棍。

 

  『不公平!不公平!為什麼牛哥可以常常離開聖域!』另一邊,米羅又開始哇哇叫:『希歐大人偏心!為什麼准他出去!嗄!為什麼!』

  卡妙強忍著不耐煩,安撫他:『因為亞爾迪要去探望乾兒子,你以為是去逛大街嗎?』

  『那……妙妙!我們也去認個乾兒子吧!順便當作我們的兒子……呀!』背後傳來一聲轟然巨響,不用看也知道,米羅又被凍進冰柩裡了。

 

  在聖域的入口遇到接貴鬼回來的穆。貴鬼似乎在旅途中遇到了什麼新鮮事,興奮地說個不停。

  我和穆相視而笑,不需要交換隻字片語,已經了解彼此的想法。

  我們心中,都有著看似平凡但值得拼命守護的珍貴物事。

  『女神和地上的愛與和平』畢竟是一個很高尚很抽象的意念,唯有先懂得愛惜身邊所有,才能領悟那個境界。

  我抬頭看天,明白現在的自己能夠比任何時候更堅強,也更自由。

 

  真正的愛,可以帶領一個人去到任何地方。



後記:

  這篇文章當年發表時,一直得不到論壇諸君的青睞,主要原因是牛哥人氣低迷,再來就是論壇後宮版多腐女,這種雲淡風輕的故事餵不飽她們……(茶)

  回頭來看,其實還滿喜歡這種意境的。

  也許牛哥是聖域那些淫亂美男子中,唯一了解真愛為何物的人吧(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