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大羊誕‧Χρόνια πολλά Sion!

329

  希歐修長潔白的手指,下意識地敲著玉座扶手,發出規律的篤篤篤聲。

  一臉心不在焉,和半跪在他面前、作著彙報的撒卡形成強烈對比。

  『……希歐大人?』撒卡唱了半天獨角戲,終於起疑:『教皇?您在聽嗎?』

  希歐緩緩轉過頭,過了約莫五秒才將雙眼對焦:『……你剛說什麼?』

  『希歐大人!』撒卡忍不住頓足。

 

對一向正直又認真的(白)撒卡而言,希歐的慣性恍神簡直是他心頭一根刺。

 

『希歐大人,食堂擴建案已經不能再拖了,修羅說雜兵們爲了擠座位,常常聯合起來把青銅二軍困在餿水桶裡……』

――不過就是幾條廢柴被欺負吧,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希歐輕輕吁出一口氣,無視撒卡滔滔不絕的論理,繼續發呆。

想起前天晚上,在白羊宮發生的事件……

 

327

  是穆的生日呢,可是,只有希歐、穆和貴鬼三人慶祝。希歐打從進了門就有種違和感,卻說不上原因。

直到吃完(穆自己烤的)小蛋糕、貴鬼去洗碗之後,他才明白那種不自在的感覺來源。

(謎音亂入Q:穆?烤蛋糕?)

A:詳情請見《不良○○讀物》~囧)

 

  『黃金們呢?爲什麼沒來?』希歐皺著眉頭問。

  『呵!』穆一貫優雅地微笑:『他們啊……艾家兄弟出差,其他人都放年假去了,只剩撒卡、沙加和小魚。』

  『那,他們三個爲什麼不出現?今天是你生日……』

  『沙加在沙羅雙樹園閉關修行中;小魚好像因為迪斯不在鬧脾氣,最近也躲在雙魚宮耍自閉。』穆像聖域總管一般細數:『至於撒卡……希歐大人,我記得您今晚要他留在教皇廳加班不是嗎?』

  『唔……』希歐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前幾天聽說五老峰發生森林大火,童虎才匆忙趕回去探視,而艾家兄弟早在一個月前就奉女神命令到日本出差,至今未返,沒想到剩下的黃金們也不在。

  希歐一方面心疼愛徒過了個冷清的生日,另一方面,也無可避免地擔心起自己的大壽。

  十幾年沒過過生日了,本來還以為聖戰結束,可以順便好好慶祝一番,怎知……

 

  穆彷彿看穿他的想法,輕聲說:『希歐大人,我們每年都是這個時間放年假的。』

  『是撒卡訂的規矩吧?哼!那小子!』希歐怒由心中起:『爲了避免過的生日,他還真會做人情啊!』

  『這個嘛……』

 

  貴鬼突然衝進來,手上還拎著一把亂七八糟像垃圾的東西。

『先生,你看!』貴鬼哭喪著臉說:『我忘了關窗,結果芭琪飛進來把它啄爛了……』

穆立刻警覺地站起身,走到貴鬼面前想將那團『垃圾』收起,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雙眼視力5.0的希歐已經看出,那其實是一副用晾衣繩和卡紙做的橫聯,上面用童稚的筆跡寫著『希歐大人生日快樂』。

 

  『穆……那是什麼……?』希歐渾身顫抖起來。

  『呃。』穆斟酌著用詞,彷彿那樣比較能夠維護希歐的自尊:『這是……既然黃金們都不在,我和貴鬼打算給您過生日用的……』

 

  果然!

只有他、穆和貴鬼度過的生日?那叫什麼生日!

生性淡泊的穆也許覺得無所謂,但他不同。再怎麼說,他擔任教皇的兩百三十年間,已經習慣生日時接受聖域全員熱烈的祝賀,畢竟是白羊座哪,喜歡熱鬧純屬正常。

希歐是個性極端的人(說穿了,就是女王性格),與其叫他過個寒酸的生日,還不如根本不過!

  可是,穆和貴鬼也很有心,怎麼辦才好。

 

  最後希歐把心一橫:『我要回去了。』

  『希歐大人?您生日那天……』

  『算了吧,聖戰剛結束一堆事情要忙,今年沒空過生日。』希歐頭也不回地往外走:『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329

  從清晨到深夜、長達一整天的慶典……

  平時神聖莊嚴的聖域,一反常態地裝飾著充滿喜樂氣氛的鮮花……

  豐盛的食物與飲品,當然少不了華美且可口的生日蛋糕……

  一切都和女神誕一樣,附近居民也受到邀請前來同樂。年輕的聖鬥士們在當日獲准放鬆心情,趁這一年兩次的機會、接觸聖域之外的對象……(歐路菲和尤莉緹絲就是這樣認識的)

 

  不只是教皇個人的生日,那一天,也是聖域的同樂日。每個人都可盡情地加入盛會、打從心底感受愉悅,這才是和平盛世的真貌,是他們爲正義而戰的最原始最基本的理由。

  ……希歐懷念曾經有過的好日子。

 

  曾幾何時,連這樣簡單的幸福都被剝奪了呢?

  是他死了之後吧?

  即是說,罪魁禍首是……

 

  撒卡感受到一陣惡寒,抬起頭,發現希歐正冷冷地瞪著他。

  『希、希歐大人?』

  『撒卡啊……』希歐眼中閃著危險的光芒:『是你批准大家放年假的吧?從幾時開始的呢?十三年前?嗯?』

  『呃?!』講到這個話題,撒卡傻了,開始直冒冷汗。

 

  希歐自顧自地說下去:『當然,這樣沒什麼不好,身為一個清廉的教皇,省下每年辦慶典的費用,似乎也很應該啊……』

  『希歐大人,我……』

  『反正我當年一個老頭子,突然說不再過生日,大概沒有人會反對……倒是你,連自己的生日也不能過,一定很痛苦吧。』

  撒卡一動也不敢動地低著頭、跪在希歐面前。仔細一看,他的髮尾似乎開始變色了……

 

  『你的犧牲也不小,但是……』希歐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個擴音器,索性對著撒卡大聲說:『就算做了那麼多壞事,結果得到什麼?什麼也沒有!活該!把我和艾奧羅斯除掉又怎樣?最後還不是自殺了?活該!活該活該活該!』

 

  『哇啊啊啊~~!』撒卡終於忍無可忍,變黑,朝著希歐撲過去:『別再說了!死老頭!』

 

  希歐像是(?)早就料到有這一著,就在黑撒卡的拳頭即將擊中他胸口的那一瞬間,他雙手一揮,輕輕鬆鬆便將黑撒卡甩出去。

  隨著一聲攸長的慘叫,黑撒卡穿過教皇廳的屋頂、變成了天邊的星星……

 

  『啊~啊,舒服多了,空拋果然是一種好發洩啊。』

  希歐重新倒在玉座上,享受著報復後的快感……和空虛。他反而有點內疚了。

 

  ──就算把撒卡空拋一萬次,黃金們還是在放年假,又要修屋頂……嘖,損人不利己▔ε▔

想著想著,白羊座沒耐心的毛病又出現了。

反正特助撒卡已經不知飛到哪裡去,無法辦公。希歐一把扯下法衣,決定開小差去城裡散步。

 

『話說回來,復活後還沒好好看過城裡的現狀呢。』

希歐穿著雜兵便裝、帶著十八歲的容顏走在街上,任誰也不會想到他就是那位身披法衣,長年戴著面具與頭盔的教皇。

 

『……媽~媽媽!我生日要吃教皇大人送的蛋糕~!』一陣小女孩撒嬌的聲音,傳進了希歐的耳朵,他聽見『教皇大人』四個字,本能地轉過頭去。

『可、可是……』做母親的似乎很為難:『教皇大人很忙的,他沒辦法……』

『我不管~隔壁的蘿莉姊姊生日,就收到教皇大人送的蛋糕!我不管我不管~!』小女孩從撒嬌、變成撒賴,最後終於撒野了,坐在地上不肯起來。

 

(笨哪~我幾時親自訂過蛋糕送給小孩?還不是小孩的父母自己訂的,以我的名義……)

希歐挑了挑眉,正感慨著那年輕母親的死腦筋,電光石火間突然想到。

(對了!我也可以比照辦理呀!用女神的名義訂個特~大號的蛋糕給自己好了~v

希歐豁然開朗,腳步也輕快起來,他開心地往鎮上最具規模(也是唯一)的蛋糕店──『聖記烘培屋』走去。

  (雖然穆做的蛋糕也很好吃,但我畢竟是教皇嘛~派頭大一點是應該的~v)←哪裡應該啦~囧

  

  然而,他的好心情在抵達聖記時,再度消失殆盡。

  原本兩層樓高的店面暨烘培坊,外部整個用施工木板圍了起來,完全不像營業中的樣子。

  

  『喂~那邊的老伯~請問蛋糕店怎麼了?』他攔下路人。

  老伯上下打量他的雜兵裝,似乎覺得他很沒禮貌的樣子:『……那個呀……據說是建築物被評鑑為危樓,被勒令改建中。』

  (怎、怎麼偏偏碰上這時候……)

  希歐氣得幾乎顫抖起來,還不死心地繼續問:『是、是誰評鑑的?』

  老伯再度上下打量他的雜兵裝,露出狐疑表情:『……當然是教皇特助‧雙子座的黃金聖鬥士撒卡先生。』

 

  『咕!』希歐全身瞬間僵直、雙眼圓睜,耳畔轟地一聲,彷彿頭殼裡有個炸彈突然爆炸似的。

  (請參考動畫《冥王十二宮篇》最後一話、他快消失前做過的那個怪表情XD

 

  (撒……卡…………………你死定啦!!)

 

330

  撒卡低頭半跪著、動也不動,四周一片鴉雀無聲,已經有幾個小時了吧。

 

  汗水慢慢從他的髮際滲出、逐漸凝聚成汗珠、然後緩緩沿著他那宛如從大理石雕出的精美面頰、滑落至下顎……

  ……還沒完呢。

  汗珠就那樣掛在下顎上,形狀越來越沉重、水滴的下半部越來越飽滿……

  但額角的汗水仍在徐徐匯集、持續滑落、加注至下顎的汗珠中……

 

  終於,一顆汗珠再也難以依附著撒卡的下顎,直滴在地毯上,發出令人難以察覺的鬱悶聲響。

  但,教皇廳實在太靜了,因此在場的人都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包括撒卡本人。

 

  『唔……』希歐沉吟一聲。

  白痴也聽的出來,那個聲音混雜了強壓的憤怒、深沉的不滿、長年的抑鬱,以及因為大家罰跪,而感到享受的惡毒涼薄。

  撒卡跪在前面,阿布羅迪和沙加則排排跪在後面。

 

  才剛天亮,希歐就把三人叫來,任憑他們行禮也沒准許起身,一句話都不說,就這樣變相地讓他們罰跪了好幾個小時。

  女王的變態嗜好,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啊!

 

  終於,希歐慢條斯理地開口,聲音很輕柔,簡直細不可聞:『……本來呢,今天是教皇誕,我想放你們休假的…

  『……但是後來想想,你們不是已經在放年假了嗎?躲在自己宮裡閉關的閉關、鬧脾氣的鬧脾氣……』

  阿布和沙加的額角也開始沁出汗水。

  『還有一個人呢……很好,年假期間也在努力工作,不忘為鎮上居民的安危著想……』

  撒卡吞下老大一口口水。

  『……有時候看著那個人,還真會錯以為他才是教皇呢…………』希歐說著,起身離開了玉座,步下石階。

  撒卡似乎很害怕的樣子,頭垂得更低了。不料希歐逕自從他身邊走過去,來到小魚沙加面前。

 

  『……放年假就可以不來請安啦?你們以為我還是死的嗎~小鬼!』只消雙手輕輕一拋,小魚和沙加也成了天上的星星了,真不愧是比美『教皇粉星拳』的最強技……

 

  希歐繞回撒卡面前,撒卡這時抬起頭來,一臉準備慷慨就義的模樣。

  『怎麼了?今天不變黑了嗎?』希歐不忘調侃他,隨即一手抓住他的領口、把他舉起來:『……你呀!偏偏愛和我唱反調對不對?虧你和艾奧羅斯小時候,我那麼疼你們……』

  『……您記錯了。』撒卡竟然還能平靜回答:『恕我直言,您從以前就是這麼暴躁,每次生氣,也都要空拋我們,我和羅斯其實早已習慣……』

  『住口!!』希歐聽不下去,一使勁,光速將撒卡往教皇廳的門口擲去。

因為實在太快也太用力了,撒卡甚至來不及反應,眼看就要把黃銅鑄成的大門撞個洞、直線飛到山腳的白羊宮去……

 

  大門突然敞開,撒卡落在門外一張泛著光澤的透明安全網上,又輕輕往回略彈,而驚險萬分地落地。

  『什……水晶網!?』希歐雖然呆了半秒,仍不忘氣得哇哇大叫:『你這小蹄子!竟然忤逆師父!』

  可不就是穆。他從容地從大門走進來,與撒卡併肩而立,吁出一口氣:『……趕上了。』

  『嗯。』撒卡靜靜點頭:『感謝。』

 

  『你們這些小鬼在搞什麼鬼!!!』遙遠的教皇廳盡頭,希歐還在暴跳如雷,只差沒吼吼噴火。

  『希歐大人請息怒。』穆連忙趕上前,雙手奉上一個足足有半個人高、包裝得十分精美的大禮盒:『祝您生日快樂!』

  『該死的小蹄子竟然串同那個抓耙子……什麼?』希歐猶自胡鬧不休,但在看到禮盒時也吃了一驚,安靜下來。

  『向您報告,這是我們向您進貢的生日禮物,由迪斯馬斯克帶回。』穆優雅微笑,解開盒子上的緞帶:『是跟義大利名牌「亞○尼」特別訂製的,由亞○尼先生親手縫製,請您試穿哦!』

 

  穆將盒中的禮物抖開。希歐怔怔看著那件繡著美麗金線、以真絲製成的全新純白法衣,竟然啞口無言,任由穆替他換上新衣。

  還來不及說話,貴鬼也衝了進來,抱著一大束比他身體還寬的長莖紅玫瑰,十分吃力地來到希歐跟前:『希歐大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這是雙魚座阿布羅迪大人特別為您栽種的賀壽花束。』

  希歐看著那兩百多朵玫瑰,每朵都有碗口大,一時間又有點錯亂,但仍呆呆接受獻花。

 

  『……那麼,希歐大人,請隨我瞬間移動吧。』一手抱著花,穆輕輕牽起他的另外一隻手。

  『……去哪?』希歐茫然地問。

  穆笑了:『……是秘密花園。』

 

  沒錯,是沙羅雙樹園。

  時間已近黃昏,沙羅雙樹園內擺滿一張張鋪著雪白桌巾的圓桌和椅子,雜兵們正在準備餐具,見到他們進來,連忙行禮。

  仔細一看,桌椅上還飾有和希歐懷中同樣大小的嬌豔玫瑰,只是各種顏色華麗繽紛,趁著暮色,好像進了華麗夢幻的玫瑰世界。

  花園正中央有條長長的紅毯、一直往沙羅雙樹延伸過去,而沙羅雙樹前面已經搭起了謎樣的舞台,左右兩旁各有一個超大型的白色帳篷。

  

  穆引導著希歐走上紅地毯,一邊解釋:『……玫瑰是阿布羅迪拼命栽種的,會場則是沙加努力佈置的。他們為了給您驚喜,已經幾天幾夜沒睡了……』

  『唔……嗯……』希歐應和著,心中又滑過一絲內疚,可是沒表現出來。

 

  當他們走到舞台前的主桌時,迪斯剛好從其中一個帳篷出來,手中還扛了一箱東西。

他看見希歐穿著新法衣,眼睛一亮:『希歐大人來了!希歐大人生日快樂!』

帳篷內一陣騷動:『來了嗎?』、『快去賀壽吧!』

只見帳篷的布幕揭開,迎面傳來一陣誘人香味,然後有四個人影跑了出來。

 

『希歐大人!祝您生日快樂、長壽健康。』亞爾迪巴朗,也就是牛哥了,兩肩各扛著一個和迪斯一樣的木頭大箱。

『希歐大人~這是我和妙妙去法國幫您挑的上好香檳哦!生日快樂!』米羅開心地用眼神示意自己抱著的木箱。

  卡妙畢恭畢敬地行禮,跟著說:『祝您心想事成,小小心意請您笑納。』

  『希歐大人,為了慶祝您大壽,亞爾迪特別回鄉進口了大批高級食材。』修羅綁著圍裙,手中拿著大叉子,顯然是在烤肉:『我將負責處理烹調,希望您滿意。』

  『修羅也準備了好東西給希歐大人……』米羅的眼睛咕溜溜轉到另外一個帳棚,卻吃了卡妙一肘子。

 

  這時通往處女宮的大門被推開,白銀聖鬥士們舉著旅行團小旗、領著一大群鎮民入場。

  『……以上是一到六宮的行程,謝謝各位參觀!』領頭的米斯蒂拿起大聲公宣佈:『現在請各位盡情享受希歐大人的誕辰派對,別忘了祝福壽星哦!』

  民眾馬上爆出歡呼聲:『教皇大人長尾巴快樂!』

  『感謝您帶領聖鬥士守護聖域!』

  『愛您哦~~V

  無論大人、小孩或老人,都開懷地笑著,一邊尋找自己喜歡的座位。

 

  穆將希歐領到主桌坐下,並為他斟了杯香檳。

  『……這宴會,你們計畫多久了?』啜飲一口酒、手指又在桌巾上敲了幾下,最後希歐問。

  『這個嘛……』穆彎下身,正待回答,突然眼睛一亮:『啊~貴賓來了!』

 

  可不就是雅典娜。在卡諾的扶持下,優雅地踏著紅地毯而來,身後跟著朱利安梭羅、冥王黑帝斯、潘朵拉,以及他們重量級的手下。

  『最近卡諾負責到海界和冥界、以邀請這些貴賓出席。』穆湊在希歐耳邊提醒他。

  好個希歐,無論平常在自家如何地專制、愛耍任性,至少對外時還很有王者風範。他立刻掛上教皇專用的外交微笑,端起酒杯上前迎接貴賓。海鬥士和冥鬥士們則各自就座。

 

  寒喧過後,他們也在主桌入席了。

  『……真是了不起的宴會啊~不愧是聖域。』潘朵拉笑吟吟地說:『還開放民眾參觀,實在很親民……白羊宮門口好像有個售票亭?』

  『潘朵拉小姐過獎了。』雅典娜也笑:『不如您生日時也開放參觀冥界?請青蛙和蚯蚓當嚮導?相信民眾一定也會很盡興的。』

  兩個少女不動聲色地過招,讓朱利安和小黑只得傻笑的份。

  (不要在老子面前鬥心機呀喂~)

  希歐的額角爆出十字路口,一旁伺候著的穆連忙給他的空杯添酒,並且向卡妙猛使眼色,叫他們出菜。

 

  夜幕終於低垂,雜兵們在園中點起火把,晚宴氣氛是越來越熱絡了。

  除了主桌的食物由專人服侍,民眾們則和聖鬥士、海鬥士及冥鬥士們依序排隊,以自助餐方式到帳篷領取餐點:具有各國風情的肉類、海鮮(包括生魚片)、蔬果料理,光是用看的都叫人口水直流。

  修羅更穿起了廚師服,親自用手刀為大家片下鮮美多汁的烤牛肉。

  

  舞台上的燈光突然亮起,阿布笑嘻嘻地登台,拿起麥克風。

  『各位先生、女士,大朋友和小朋友,歡迎各位參加我們最敬愛的教皇‧希歐大人261歲的生日宴會……』

  穆看到希歐握緊了酒杯,急著對阿布揮手、用小宇宙通信說:年齡不用強調了!年齡~!

  『咳哼~無論如何,希歐大人總是如此地……明豔動人……祝希歐大人青春永駐……』

  黃金們紛紛掩面,表情活脫脫是『死了你!小魚』的樣子。

  『咳哼嗯~!除了美味餐點,相信各位嘉賓也很期待宴會的表演項目吧~』阿布硬是轉了過去:『那麼,就讓我們歡迎今晚的第一組表演者──青銅+暗黑聖鬥士們。』

  

  只見青銅+暗黑聖鬥士以天馬幻想MV的方式衝進會場、跑上舞台。

  『親愛的朋友們,大家好~』星矢頭戴耳機式麥克風,一貫元氣十足地說:『今晚爲各位帶來的是,改編自日本人氣偶像「SMP」所主演的舞台短劇‧聖鬥士星矢!』

  五小強擺出帥氣的姿勢,和二軍及暗黑們有模有樣地在台上對打起來。

 

  『聖鬥士扮成SMP再扮演聖鬥士……什麼跟什麼?』已經有點微醺的希歐喃喃自語。

 

  米羅和迪斯在一旁已經笑得抱成一團、笑到眼淚都掉下來。

  『喂喂~給點面子。』艾奧羅斯不知幾時來到他們身邊,無奈地說:『畢竟這是奉女神之命安排的節目……』

  『對啊,我們還特地飛去日本耶。』艾奧里亞站在哥哥身邊,接著抱怨:『訓練也花了很長時間……都是一輝啦,死也不肯好好配合……』

  米羅和迪斯看見一輝臭著臉、卻笨手笨腳模仿偶像的模樣,又噗一聲蹲下狂笑。沙加則抿著嘴,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冰河……姿勢不夠優美……』卡妙竟然認真看著舞台上的表演,咬著指甲若有所思,小米聞言滑倒。

 

  好不容易短劇落幕,意外獲得在場大部分來賓的好評(囧)。冥王小黑甚至陶醉不已:『在舞台上還真有型呀……仙女座。』(←喂!)

  『……爲什麼找那個熱血的小個子(邪武XD)扮演「海皇」呢?』朱利安卻悶了。

  青銅謝幕後,阿布又重回舞台。

  『接下來的表演……哦哦~可是重量級的!』他開心地宣佈:『表演者橫跨聖域、海界和冥界哦!讓我們歡迎三界合奏團~』

 

  只見潘朵拉領著天獸星法老、前白銀歐路菲上台,海魔女蘇蘭多跟在後面。四人就定位後,雅典娜女神緩步走到舞台中央,向台下行禮,觀眾群響起一片叫好聲。(喝醉了你們……XD

  表演由豎琴三重奏開場,隨後加入長笛。台下聽得如痴如醉(?)──胸痛的胸痛、觸電的觸電、打滾的打滾、抱頭的抱頭……

  直到雅典娜開口唱歌,叫好的人才知道後悔,倒地者更達到90%……

  為了避免更嚴重傷亡,一曲才剛結束,阿布就急忙衝上台,宣佈要切生日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