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不良兒童讀物

  話說撒卡和穆兩『兄妹』被遺棄在森林中(因為當初爸媽很想要女孩,將小穆當女孩養)。

  沿路灑下、用來當作路標的茶葉蛋碎片,又被小鳥嗑光了(烏鴉在頭頂盤旋,發出『AHOAHOAHO~』的叫聲)。

  無計可施的狀況下,兩人只好拖著又累又餓的身軀往森林深處行進。

 

  『小穆撐著點!我們一定能活著回家的!要相信小宇宙的力量!』撒卡緊握著幾近脫力的『妹妹』的手,樂觀的態度散發著天使光輝。

  『唔……嗯……』幼小的穆雖然沒什麼怨言,體力卻明顯不支。

  腳步一個踉蹌,他險些被石塊絆倒。

  『小心啊!』撒卡驚呼,將他緊緊擁住。

 

  懷中小穆楚楚可憐,一路跋涉而使幼兒吹彈可破的粉嫩面頰泛起櫻花薄紅,明亮的水汪汪大眼中寫滿無助。

  撒卡心疼地看著他。

  再怎麼樣,自己吃苦沒關係,小穆可是他的至寶呢!

  打從小穆出生那天,他就下定決心『將來要娶妹妹作新娘』了不是嗎?

 

  『撒……撒卡哥哥……』小穆以童稚嗓音囁嚅道:『你……又要變黑了……』

  *註:撒卡什麼都好,就是有個怪毛病――只要一激動就會轉為暴走狀態,連外型也有所不同,簡稱變黑。

  *又註:我們有足夠理由相信,這是他被父母拋棄的主因;而小穆一同被棄的原因容後再論。

  經小穆提醒,撒卡懸崖勒馬地回復自我。(現在不是作這種事的時候!)他心想,捏了一把冷汗。←哪種事?

  

  『我聞到食物的香味……』小穆突然眼睛一亮,輕推開撒卡便往某個方向筆直飄去。

  撒卡頓足。這妹子也是什麼都好,惟獨無法抗拒美食,大概從小被餓多了,只要有食物便會如絕處逢生般燃燒起小宇宙,平日溫吞吞的動作一下子切換到瞬間移動模式……

  他連忙以光速追趕。

 

  兩人先後跌跌撞撞竄出樹叢,赫然發現曠野中央矗立著一幢散發著濃厚烘焙香氣的小屋。

  定睛一看更不得了!那房子根本是用餅乾和糖果製成的嘛!

 

  斯文的小穆也不禁發出讚嘆聲,上前,順手拔起小屋的門把,湊在鼻端嗅了兩下,接著張開櫻桃小口、啃食起來。

  『小穆……怎麼隨隨便便……』撒卡是很注重禮貌的,想阻止,這時肚子卻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正在猶豫,小穆悶聲不吭遞了一塊星星形狀的大餅乾給他。

 

  看樣子,是原本鑲在外牆的裝飾……撒卡捧著大餅乾,天人交戰了數分鐘,終究理智敗給了食慾,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填飽肚子再說。

  

  某個略帶詫異的聲線在背後響起:『啊呀,從哪裡跑來的兩頭迷路的小羊啊。』

  他倆嚇了一跳,齊齊回頭。

 

  一個修長的人影站在不遠處,逆光,看不清楚臉孔,但對方有著一把驚人的長髮,加上身穿的黑色長袍……

  撒卡想起傳說中住在森林裡、專門媚惑旅者的魔女。

 

  他立刻保護地將小穆撥到身後,充滿敵意瞪視對方。

  『……好兇哦。』那人輕笑出聲。撒卡這次聽清楚了,不禁一愣――是男的?

 

  『真是個盡責的好哥哥,不過,把人家的房子都吃了,未免太失禮了吧。』

  『對、對不起……』撒卡慚愧:『可是請原諒我們……』,他一口氣把自己與小穆的遭遇告訴那男人。

  『……這樣嗎?的確叫人同情呢……』男人聽完,上前了幾步,兩個孩子終於見到他的容貌。

  小穆立刻啊地一聲,忘記手中才剛拆下的一片糖製窗戶。

 

  男人也不自覺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呵,竟然和我有著同樣的眉毛,奇緣。』

  他走到兩人面前蹲下,露出溫柔微笑:『我叫做希歐,是一個烘焙師傅,你們的名字是?』

 

  就這樣,無家可歸的兄妹倆在餅乾房子中住了下來。

  撒卡感激希歐的收留之恩,一直尊稱他為『希歐大人』。

  小穆則叫他『老師』。因為每到下午,希歐便會烤新的餅乾,而小穆就老在他身邊兜來轉去地磨蹭著,硬要跟他學習……當然,其中一個理由也是為著現烤現吃……

 

  (小穆你就是這德行,誰給你食物你就跟誰啊……難怪爸媽不要你了。)每當撒卡看著那一大一小麻呂眉談笑甚歡的景象,心底總流著兩行血淚。

 

  漸漸希歐會令撒卡推著一個大板車,到鎮上採購大量麵粉、糖、鹽、奶油……還有一種叫做『銀星砂牌』的巧克力豆。

  都是用來烤餅乾的材料,其重無比,來往城鎮的路途又遙遠,撒卡覺得自己簡直是童工。

  希歐這個成年人,自己不去採買,竟然叫他這個身高只得一半的小孩作苦力。

 

  偶爾探口風,希歐馬上板起臉:『我沒時間再去鎮上了,小穆是百年難得的良材,我打算培養他作我的傳人,非專心不可。這種瑣事交給你辦吧――你也希望小穆日後能成為拔尖人才吧?』

  (話是沒錯……那我的未來怎麼辦?)撒卡再度流下兩行血淚。

 

  終究,他不是一個任性的孩子,這種程度的不滿還能隱忍下來。

  但是某天他到鎮上時,無意間和某人閒聊,令一切都改變了。

 

  那是在鎮上開中式外賣店的老頭,早已經退休,把店面丟給徒弟和徒弟媳婦打理,本人便風雨不改地盤腿坐在店門口不知想些什麼。

  撒卡第一次看見,還以為那尊紫色石雕是外賣店的象徵。(←就像肯X基爺爺或麥X勞叔叔)

  

  『孩子啊,你有心事吧。』

  那天撒卡買完炒飯出來,被茄子爺爺叫住。他大驚:『……咦?說話了!』

  『呵、呵,老朽當然會說話。』茄子爺爺瞇起平時藏在斗笠下的眼,端詳著撒卡:『總是買那麼多麵粉哪孩子,家裡常作西點?嗯?』

  『唔……啊。』不知為何,撒卡不想透露太多。

  『呵、呵。』茄子爺爺又笑:『不愛說自己的事嗎?那,有沒有興趣聽聽老朽的故事呢?』

  撒卡遲疑地看著他。

  『當作陪老朽吃午飯吧。』他回頭朝外賣店櫃檯喊:『春麗啊~餓了~叫紫龍炸些雞腿出來好唄~?』

  『是的老師,要幾條?』

  茄子爺爺轉向撒卡,表情帶有詢問意味。

  『我聽!』撒卡忙不迭舉手。

 

  話說……年輕時的老朽,是個跑江湖的賣藝人呢,專攻武器雜技。像什麼雙節棍啦、長槍啦,都耍得虎虎生風哦!

  能想像嗎?老朽年輕的模樣。

  (……滿難的,爺爺你現在大概舉不起長槍了吧?……

  孩子你嘀咕些什麼啊?想把雞腿還來是嗎?……

  好乖,勇於道歉是一種美德。

  總之,老朽那時也算陽光美少年吧……

  嗆到?來喝點茶。好,繼續。

  就說周遊列國的時候,老朽遇到一個人……

  唉,孩子你記住,看見美人一定要小心,越美麗的人越不可信任呢。

  (爺爺,你離題了啦……

  年輕人恁地沒耐心……仔細聽下去!

  就說遇到的那個人,是老朽生平見過最美麗卻也最危險的人。

  現在想起來……唉,但就算能夠重新選擇,老朽大概仍希望和那人相逢吧。

  (………………

  真的,真的,這輩子再沒見到那麼美麗的人了……

  可是換個角度想又很可怕,老朽從和那人見面的第一日開始,兩人就一直躲在室內,天昏地暗的千日戰爭呢,差點就那樣殘掉了……

  (……爺爺,我對大人骯髒的世界沒興趣啦,可不可以跳過……?

  什麼叫骯髒!那是人生的必然性啊必然性!……

  咦?老朽還沒說我們是在怎樣的狀況下相遇的嗎?

  (爺爺你老年痴呆哦……

  嘿嘿……好,現在來說,聽到可別嚇壞啦孩子。

  在遇到那人的時候,老朽剛好才跟人爭地盤受了重傷,又在山裡迷路,本以為會喪命的,結果被那人撿回去。

  他家很特別呢,是一幢用餅乾和糖果砌成的小屋……

 

  聽到這裡,撒卡已經呈現目瞪口呆狀態,手中啃了一半的雞腿搖搖欲墜。

  『真是個世間無雙的美人哪,那個希歐……調配鮮奶油醬的手藝也是卓絕的。』

  茄子爺爺津津有味地回顧著:『可惜心術不正,老朽好不容易逃出來後聽說,他一直都是那個樣子,專門撿些迷路或重傷的小動物回他的餅乾房子,用一堆西點把人養肥,調養完畢就將對方給吃了……啊?孩子你上哪去?』

 

  望著撒卡頭也不回、急急推了板車光速逃的背影,茄子爺爺無比遺憾地喊:『有空再來啊孩子!下次炸鮮蠔給你吃吧!』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那個希歐大人?!果然不是普通人嗎?

  初次到他時,自己所想起的魔女傳說……可能因為流傳太久產生誤差,但千真萬確,指的是希歐大人吧!

  那麼……被養得白白嫩嫩胖嘟嘟、狀似味美多汁的小穆不就危險了嗎?我的小穆啊!!

  

  撒卡拼死奔回森林,還比平常預定回家的時間早些。

  他隨手將板車推進倉庫、上氣不接下氣地靠在小屋的餅乾牆上調整呼吸。

 

  ……慢、慢著……室內好像一點動靜也沒有?煙囪也未飄著烤餅乾的香味,難道沒有人在?他懷抱忐忑的心情、將頭伸至糖玻璃邊探查。

  

  『……老師?』小穆似乎才從午睡中醒轉,揉著眼睛望向床邊人,帶有茫然的眼神天真懵懂。

  希歐挨著小穆坐下,用一根手指溫柔撫弄他那張如蜜桃般鮮嫩飽滿、幾可掐出水來的小臉。一路滑過頸項、肩頭、軀體……最後將小穆身上的薄被移開。

 

  『醒了嗎?那麼要開始下午的特訓了。』希歐微笑,順手褪去小穆所著的長褲。

  (臭老妖!把你的蹄子從我的小穆身上移開啊啊啊!)

  撒卡內心哀嚎,全身卻像定住一般動彈不得。也許,受到的衝擊太大了吧。

 

  只見小穆蹙眉:『老師……一定要特訓嗎?特訓好痛哦……』

  『中國人有句老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哪。』希歐將自己的長髮全都撥到背後,一手輕輕抬起小穆的腰:『先讓我吃正餐,等下準備點心給你,今天想要什麼,嗯?』

  『唔……呣……老師……我要草莓奶油泡芙……』

 

  慘、慘不忍睹!

  撒卡已經看不下去了,腳一軟,滑倒。他流著淚,連滾帶爬躲進倉庫。

 

  『老妖怪……你不得好死……小穆的貞操原本應該是我的耶……嗚……』

 

  聽說心情不好的時候,最好吃點巧克力。

  不知該如何發洩怨氣的撒卡,也顧不得平常自己對巧克力過敏,隨手拆開那包十公斤重的『銀星砂牌』巧克力豆,一手一把地吃了起來(←還繼續流淚)。

  

  (呼呼呼哼哼哼!終於吃了……

  撒卡聽見聲音,錯愕地抬起頭:『誰!』

  (我是住在你心裡的惡魔啦~也是你變黑的能量來源~叫我卡諾吧V

  『卡諾?……你想幹什麼?』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看你那麼恨希歐那老蹄子,想幫你幹掉他,啦啦啦~V

  聽到希歐的名字,撒卡無力仆倒在地:『我……不行,希歐大人是我們的恩人哪。』

  (咿!真龜毛!你這哥哥怎麼當的啊?

  『……就算真的想幹,我也打不過他,他是成年人,而我……』

  (啊哈!不用擔心,已經吃了那麼多巧克力,看看你的手吧V

 

  經過惡魔卡諾提醒,撒卡才發現不知為何、自己掌心泛起團團銀色的星光,彷彿充滿了能量。

  (你那過敏體質~吃了銀星砂牌巧克力以毒攻毒,反而能夠激出最強之拳.銀河星爆耶耶耶~V)卡諾彷彿拎著兩團啦啦隊彩球,在撒卡的心裡跳著祈求勝利的戰舞:(啦啦~啦啦啦~V

  『可是……』儘管卡諾興奮不已,撒卡本人仍然猶豫。

  (哼!再猶豫下去,小穆會被那個老蹄子啃掉囉。

  撒卡想起方才見到希歐侵犯小穆的畫面,心臟隱隱作痛。

  (啃得一‧乾‧二‧淨哦!我沒有嚇你V)←是嗎?

  開什麼玩笑?小穆屬於他,過去如此,未來亦若是……

  (最後只留沉默的羔羊骨頭給你哦!

  『嗚啊啊啊啊!』撒卡終於徹底變黑,緊握著的拳頭迸射出蠢蠢欲動的電光。

 

  【一切發生在彈指間。】←?!XD

  【希歐還來不及反應,已被撒卡一拳當胸穿過。】←!!XDDD

 

  『死吧你!只會拿餅乾房子騙小孩的老妖怪!』

  已將『情敵』秒殺的撒卡猶不死心,對著倒在地板的希歐的屍體狂踹:『看你還能不能作祟!竟敢早我一步吃掉小穆!喝啊~!』

  全身赤裸僅裹著被單的小穆,縮在床的一角全身發抖。

 

  『看吧小穆!妖怪被哥哥殺死了,以後都不用再害怕了!』

  『哥、哥哥好可怕……』

  『咦?』

  『嗚……哥哥把老師殺死了!』小穆放聲大哭:『哥哥是真正的惡魔!』

  『咦咦?等一下,小穆……』

  『走、走開!惡魔!』小穆用極端怨恨的眼神瞪著撒卡,並運用不知何時練成的念力,令一堆雜物往撒卡身上砸去。

 

  『咦咦咦?爲什麼……』搞不清自己到底做錯什麼的撒卡,被一片大鏡子當頭擊中。在昏倒前一刻,他從碎裂飛濺的鏡面反射中看到自己黑髮紅眼的猙獰模樣……

 

  ……老實說,滿恐怖的,真的會嚇壞小孩子。

 

  『……希歐的小宇宙,消失了啊……』坐在外賣店外的茄子爺爺仰望星空,眼角依稀閃過淚光。

  『老師,您進來吧,晚餐爲您準備了排翅和鮑魚呢!』外賣店的年輕老闆紫龍呼喚著師父。

  『唉,直到重逢的那日再見吧,希歐啊……』茄子爺爺抹了抹眼睛,慢條斯理地起身:『吃飯皇帝大,現在沒空想念你……』

 

  『卡諾,你給我出來!』

  (ZZZZZ…………

  『少給我裝睡!我知道你在聽!』撒卡敲著自己的腦袋,不小心打到稍早被穆重擊的傷口,忙不迭叫痛。

  (……唉呀唉呀,幹嘛這麼暴躁呢?不是把食人老妖消滅了嗎?可喜可賀、可喜可賀~V

  『希歐被消滅了沒錯!可是小穆也拋棄我啦!瞬間移動跑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嗄?我什麼都沒聽到?啊啊好睏……ZZZZZ……

  『你這個引誘我犯罪的男人!!!』

 

  就這樣,關於那住在森林裡、以餅乾房子媚惑旅人、進而將對方啃得屍骨無存的魔女傳說,終於隨著黑撒卡的完全覺醒而煙消雲散了……

 

 

  是嗎?

 

 

 

 

 

 

 

 

 

 

 

 

 

 

  若干年後。

 

  『……嗚,我走不動了啦!』有著一頭捲曲的藍色長髮、面容如少女般嬌美的小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賴來了。

  『加油!這片森林比起黃泉比良坡,還算小兒科呢。』蓄有紫藍色衝冠短髮的少年,硬拖著他那讓人分不出到底是弟弟還是妹妹的同伴,直線前進:『衝啊,力量就是正義啊!』←請問,從森林中脫出跟正義有關嗎?

 

  『咦?有一幢餅乾房子耶!』

  飢腸轆轆的兩個小孩,看著面前的小屋,雙眼閃著大心、唇角也滴下了口水。

  

  從小屋旁邊轉出一個身披黑色長袍的高大身影,逆光看不清面孔。但陽光灑在他天藍色的長髮上,乍眼望去,就彷彿天使的光環一樣。

  『……啊呀,從哪裡跑來的兩隻迷路的海產啊。』他笑了,聲線無比溫柔可親。

 

 


後記:

 本文同樣為2005年,發表於論壇的惡搞文。

 當初因為兔大的《正太肥羊圖》產生靈感,因此寫出了這篇兒童絕對不宜、意識極度不良的「童話」,生成時間在《新月》之後,於是也順手惡搞了自己一下……

 寫的時候,其實沒有特別的「用意」,但根據feedback,這個故事非常地……雙關,帶有一堆○暗示……

 啊啊?果然是糟糕人的血統在作祟嗎?(菸)

 話說回來,所謂的童話中,真的有可以讓小孩子看的內容嗎?如果讀過原始版本的童話故事,就會發現根本就是沒有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