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學園天國】2.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一)

Act.2 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之一)←明明是冬天啊喂!   下了課趕回宿舍的修羅,發現黃金寮門口擠滿女生,一愣。   童虎老師正滿頭大汗地站在大門口、像門神一樣擋著不讓她們上去,如臨大敵。雙方似乎僵持了好一陣子。   他看見修羅,連忙舉起掛在胸前的大聲公:『小姐們,請讓路,有寮生要回來了。』   『呀~是修羅學長!』   『快拿給他!他們住在同一層!』   修羅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已經有一堆粉彩色的信封塞在他懷中。   『請幫我們轉交~~V』她們異口同聲、閃著少女特有的夢幻雙眼懇求道。   『……呃,同學,請先借過……』修羅小心翼翼地避免擦撞到她們,捧著書包和信封鑽進宿舍大門。   等他進去,童虎立刻將門關起來、啟動電子鎖,這才鬆一口氣。   (註:黃金寮除了早上7:30到10點、以及下午4到6點的上下課巔峰不鎖門外,平時需要用學生證開鎖)   『終於六點了……這兩個小時真難熬啊。』   『老師,發生什麼事?』   童虎苦笑:『又到了「那個」季節啦,現在是戒嚴時期,進出一定要特別小心哦。』   修羅望著童虎遠去的疲憊身影,又看了看懷裡的信封,啊地一聲。   『對了,原來是「那個」啊……』   他上樓後,直接到123室敲門。   一進去就聽見小米和卡諾又在鬥嘴。   『我叫你殿後的啊!幹嘛衝得那麼急,你看!全軍覆沒了吧!』卡諾沒好氣地罵道:『老是橫衝直撞,還取暱稱叫「深紅少年之傳說」哩,根本是單細胞生物!』   『你說什麼?這個來自深海的阿米巴原蟲!』小米不甘示弱頂回去:『虧你還有將軍銜,隊形安排得那麼爛,前鋒太弱了啦!我衝過去的時候已經快死了。』   『要是在海大,你這態度早就受軍法審判啦!單細胞生物!』   『可惜這裡是聖大,不爽的話咬我吧!阿米巴原蟲!』   『單細胞生物!』   『阿米巴原蟲!』   『喂……你們……』修羅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單細胞生物和阿米巴原蟲……沒差多少吧……』   兩人住了口,仔細一想有理,各自靜靜轉回電腦前面。   『卡諾,這是給你的。』修羅將信封全抖在他的鍵盤上。   『又來了嗎?』卡諾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最近這些女生都怎麼了?老給我情書。』   修羅和米羅下意識地對望一眼,小米奸笑:『原來……你不知道呀。』   『知道什麼?』   『舞會啊,學校裡會舉行一連串的舞會,這些女生大概希望你邀她們作舞伴吧。』   『舞會?!』從軍校轉來的卡諾,彷彿聽見外星名詞一樣茫然:『可以不去嗎?』   『唔……一般的倒無所謂,像是社團或各學系獨立舉辦的那種。』小米的笑意越來越濃:『可是,有一個你非去不可,就是大學的耶誕暨忘年舞會,大學部全體硬性規定參加,而且一定要帶.舞.伴。』   『不是吧!』卡諾的下巴掉了下來:『違反規定的話會怎麼樣?』   『那你乾脆搬去廁所住好了。』小米輕鬆自若地上網瀏覽:『雖然我們也覺得很麻煩,但是希歐校長說,大學生應該培養健全的兩性社交活動啦。』   『聽說在亞洲某些地區,談戀愛被視為非正式的大學必修學分呢。』修羅搭腔。   『什麼啦!!大學生涯的三大必修是翹課、豪飲和玩電腦啊!』卡諾抱著頭倒在鍵盤上,大疊粉彩色、甚至薰了香味的信封滑落在地:『我想當個男子漢不行嗎?為什麼一定要跟女生打交道啊~~』   『認命吧!』小米故意對他雙手合十:『嗚呼!』   卡諾又彈起來:『對了你們呢?我記得你們也都很少跟女生攪和的,不是嗎?』   『也不是全部,里亞跟魔鈴感情就滿不錯的……羅斯應該會請夏依娜幫忙吧,反正夏依娜也很討厭和一般男生扯上關係。』小米笑嘻嘻:『我根本不是問題,連帶妙妙、穆和沙加,早就安排好了,和去年一樣。』   『去年?』   修羅在旁邊搖頭:『小米,老是依賴老姊們,你會長不大的哦。』   『她們也很高興能夠來玩啊,我們五姊弟碰面的機會又不多。』   『深紅少年的傳說大大~你還有沒有多一個姊妹~』卡諾可憐兮兮地問。   『你真的是阿米巴哦?看名字也知道只有我們五個吧。』小米摸著下巴:『對了,修羅今年怎麼辦呢?往年你負責餐點所以有豁免權,可是今年聽說要讓城戶紫龍實習……』   『咳……說到餐點,我去廚房看看童虎老師需不需要幫忙……』修羅連忙落荒而逃。   卡諾莫名其妙:『他……怎麼了?』   『這個嘛……』小米苦笑了,抓抓頭。   修羅回房間丟下書包,並沒有去廚房,而是把自己重重摔在床舖上。   舞會……舞伴……   正如小米所言,他從來不需要煩惱這個問題,但今年卻不得不想了。   而且比起其他同學,『找舞伴』這個任務,對修羅來說更加難如登天,他應該是全黃金寮……不,是全校最不願意和女生『社交』的人吧。   因為他有一個鮮為人知的隱疾――女性恐懼症。   換句話說,不是他不想跟女生打交道,而是他根本不能跟女生打交道。   輕微的接觸,比如碰撞,已經能令他渾身發癢;如果有女生(不小心或故意)握住他的手,他立刻會起一頭一身的風疹塊。非常嚴重。   看過許多醫生,都診察不出發病的原因,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大概因為他讀幼稚園的時候,曾經被一名比他高兩個頭、身型是他兩倍壯的女同學強吻之故。   即使受過長期心理輔導,修羅仍然無法克服這個障礙。像是下午在宿舍門口那種陣仗,又讓他嚇得冒出一身冷汗。   女生實在太‧可‧怕‧啦!   他躺了一下,最後決定起身。既然說了要去廚房,就去轉一圈也好。   在走廊上,遇見迪斯正向阿布求情。   『……拜託嘛,又不是辦不到。』迪斯幾乎要下跪了:『反正你穿起女裝,比女生還優雅……』   『你去死啦!沒聽說過「同樣的招數對希歐校長不能使用第二次」嗎?』阿布氣鼓鼓:『去年他已經警告過不可以再犯了,人家會以為我們有問題……』   『化濃妝吧,衣服底下可以墊東西啊。』   『幫你的話,「我」不就缺席了嗎?你去給自己找舞伴啦!』   『找得到還用求你哦?真是!小氣魚!』迪斯的臉垮下來:『枉費我們那麼多年交情。』   『那你又忍心看「我」因為缺席、被罰勞動嗎?笨蛋蟹!』阿布哇哇大叫:『雖然我知道自己穿女裝很漂亮……』   『打個岔……不如迪斯先帶「阿芙洛蒂」入場;阿布再溜出去換裝、隨便拉個女生來?』修羅提議:『反正在門口點名的是童虎老師……』   阿布想一想,點頭:『這倒也是……』   『萬歲!我贏了!』迪斯歡呼,隨即黯淡下來:『老修你呢?有什麼打算嗎?』   『對啊,你不是……』阿布也一臉擔心的樣子。   修羅聳聳肩:『再說吧,船到橋頭自然直囉。』   他走後,迪斯和阿布面面相覷。   『……都二十年了,會突然直嗎?』   『嗯,不會直的。』   『修羅啊……舞伴找好了嗎?』連童虎老師都彷彿有些焦慮:『你那老毛病……』   修羅試探:『老師,我難道不能向校長請假嗎?有醫生證明的。』   童虎老師邊揉著拉麵要用的麵團,邊搖頭:『跟他提過了,那老傢伙叫你憑意志力去克服呀……說什麼舞會的用意,就是要讓大家懂得如何和異性相處……』   (既然如此,校長大人自己為什麼獨身哪?怕是沒人受得了他吧……)修羅頭頂三條線。   『總之,加油啊。』童虎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忘了自己滿手都是麵粉XD):『對了,有空時不妨去青銅寮看看紫龍,給他一點宴會餐點的建議,他很崇拜你呢。』 《閃亮亮純情少男修羅的奮鬥史……加油待續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