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學園天國】2.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二)

Act.2 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之二)   次日。   『書包準備好了嗎?』   『OK!』   『鞋帶呢?』   『綁緊了!』   『學生證別掉啦,如果讓女生溜進來,會被當成叛徒的。』   『沒問題!』   早上7:28,黃金寮的玄關瀰漫著蓄勢待發的備戰氣氛。   最接近大門口、準備打前鋒的,是八點有課的米羅、卡諾、小艾、牛哥和迪斯。   卡諾儼然已成指揮官:『誰敢掉了學生證,要在交誼廳受到「開放式阿魯巴」的懲罰!』   『哦哦!』   儘管他們都是喜歡熬夜玩電腦的一群,此時也幹勁十足,燃燒起熊熊的小宇宙。   『我要準備開門囉……』童虎老師看著錶對時:『三、二、一……GO!』   大門一開,五人眾便像賽馬一樣衝出去――抱著必死的覺悟。   不出所料,門口已經圍了大群女生,彷彿期待心儀的偶像從電視台走出來般,一見到他們,立刻此起彼落地尖叫。      『卡諾!看這邊~~!』   『米羅!小米小米!』   『卡諾學長~~!』   『卡諾是我的,妳這賤人!』馬上有兩個女生開始互相推擠、消失在人牆中。   『里亞,我想把你死會活標啊!』   『牛牛你有女朋友了嗎?舉重的樣子很帥哦!』   『卡諾!撒卡!卡諾!撒卡!呀~』←這位……到底是花痴還是腐女,真可疑啊……   好不容易衝出重圍拼命跑了好遠,確定沒有人硬是跟上來後,他們稍微停下喘息。   迪斯立刻跪倒在樹下:『我為什麼要跟你們一起跑呢……剛剛沒有半個人叫我啊……』   『所謂完全沒有異性緣,指的就是這樣吧。』小艾搖頭作悲天憫人狀。   『為什麼~~為什麼~~』迪斯流著兩行果凍淚,一直用額頭撞樹。   小艾大力拍他的背:『沒關係,你還有「阿芙洛蒂」啊XD。』   『那是個如假包換的男人來的!!』   亞爾迪有些不安:『童虎老師沒問題吧?畢竟上了年紀……』   『不用擔心啦。』卡諾笑:『住我們樓下的巴貝爾、托拉米還有摩瑟斯都說會去幫忙擋門……死面沒課的時候也該去幫幫忙。』   『你這是什麼意思!!』迪斯抓著卡諾的領口,頭冒鬼火:『長得帥就威風了嗎?』   『沒錯~這就是力量~力量就是正義~啊!是你說的吧。』卡諾故作無奈地攤開了手。   『可惡……像你這種人,又不想跟女生有接觸,竟然還那麼紅……沒天理!』   『好啦迪斯,阿米巴那張嘴挺賤,你又不是不知道。』米羅把他扳開,好言安慰:『別人盤裡的東西,看起來總是比較好吃嘛,有天等你被一堆女生包圍,說不定會煩死呢。』   『如果有那麼一天的話……』卡諾還火上加油,將手圈在嘴邊小聲補一句。   『……說起來,我老哥不知道有沒有舞伴了。』   下課後的卡諾和米羅,往食堂走去。   『真難得,你也會關心撒卡?』   『只是好奇,我被追趕得這麼慘,為什麼他好像都沒事?』   抵達食堂,卻發現修羅不在配餐區,負責打菜的,是臨時被叫來幫忙的城戶紫龍。   『修羅上哪去了?』小米問。印象所及,修羅是全勤的好學生兼好雇員,不管風吹雨打都會準時上班上學,難道出了意外?   『嗯……聽說急性敏感進了保健室。』紫龍很細心地將他倆的午餐裝進便當盒、交到他們手上:『卡妙老師、撒卡學長他們已經趕去看他了,兩位方便的話也去一趟吧。』      修羅虛弱地躺在病床上,任由好友們圍繞著,大家邊吃午飯邊交換意見。   米羅一看到修羅滿臉的紅斑,大約也猜到發生什麼事,他走到卡妙旁邊。   『你怎麼啦?快手。』卡諾大喇喇坐上床尾,拍拍他的被子。不料修羅竟然縮了一下,彷彿真的很不舒服的樣子。   『你別鬧他。』撒卡抱著雙臂站在牆邊,嘆息:『真沒想到……她整個人貼在你身上?』   『先拉了我的手……然後……馬上挽住我的手臂……』修羅奄奄一息,似乎連呼吸都有點困難:『你們……不要那個德行……好不好……?好像……我快死了一樣……』   保健室的護士小姐轉進來:『來,修羅同學,先打個抗過敏針吧。』   『讓我來。』撒卡攔住她,接過她手中的針筒:『不好意思,可是他的過敏源是女性……』   不虧是醫學院的資優畢業生,撒卡純熟的注射技術,令護士在一旁看得臉紅。   她走後,卡諾開口:『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我覺得她好像在視覺強X你說……』   『那又怎麼樣。』撒卡老神在在地說:『風度是很重要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讓女性怨恨呢,活得不耐煩了嗎?』←太極達人XD   『去它的風度!』卡諾轉向修羅:『我說快手,你很機警的啊,怎麼會被女生偷襲?』   『怎知會有女生偷襲我。』打了針,他的呼吸平順下來,頭頂出現三條線。   『果然,萬惡的舞會!』   『我真想死……老修……跟你交換好不好……』迪斯又流下兩行淚:『連你都被偷襲了……』   修羅沒好氣:『想要我的體質的話,儘管拿去。』   『不是啦……』   阿布一手把哀哀叫的迪斯撥到一邊,自己蹲在床旁:『這樣下去不行的,舞會還剩三個禮拜……你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更害怕女生啊?』   修羅給他一個『你說呢』的眼神。   『那我當你的舞伴好了。』   『OH!NO!』迪斯抱頭亂轉:『魚!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人家修羅有生命危險耶!』阿布擺手:『你可以自己找舞伴,去!去!』   『就是找不到嘛……我去降一個女幽靈來當舞伴還快一點……』迪斯的額頭又抵上了牆壁。   (順便一提,迪斯降靈時,出現男性的機率是100%XD)   『算了啦,阿布,心領了。』修羅嘆口氣:『你還是照原定計畫吧,我呢……船到橋頭自然直……』   (已經越來越歪啦!)在場所有人在心底同聲慟哭,保健室頓時陷入愁雲慘霧。   過敏大概是世間最神出鬼沒的毛病之一了,中午還一副病危狀、臉腫得像豬頭的修羅,睡一覺後已經沒事人一樣。他離開保健室,卻也不想直接回黃金寮。   還不到五點,大門口一定又擠滿了女生……   漫無目的地遊蕩,不知不覺來到青銅寮的入口。   (去看看紫龍吧!)   他想起童虎老師的叮嚀,於是踏了進去。   『傳得好!再來一個!天馬~彗星球~~』   才進門口,就有顆橄欖球從他鼻尖一吋前打橫飛過。修羅定眼一看,差點昏倒。   青銅寮的外觀,和黃金寮的差別不大,但是內部裝潢……明顯被高中部學弟摧殘得面目全非。   ――交誼廳一角的電視機上有許多裂痕;沙發破舊不堪,好幾處迸出了彈簧;地毯髒得像萬年沒清理過,灑滿食物殘渣、紙屑、汽水罐;天花板的日光燈罩只剩下一半,燈管也歪歪掛著……   橄欖球又飛了過來,修羅一把接住。   『這不是修羅學長嗎?』投球的小男生活蹦亂跳地跑過來,修羅記得他就是城戶星矢。   『修羅學長?』和他對打的金髮碧眼男生,想必是星矢的兄弟、卡妙的得意學生,冰河.納塔沙.城戶了。   『喂!紫龍!你的偶像來囉!』星矢朝著廚房的方向喊,然後對修羅笑:『學長是來看紫龍的嗎?還是要陪我們玩球?』   『你們沒舍監嗎?』修羅將球還給他。   星矢抹抹鼻子:『那個呀……有是有,但都做不長,昨天又有一位辭職了……』   『修羅學長!』紫龍迎了出來,身上還綁著圍裙,驚喜:『學長已經沒事了嗎?不回黃金寮休息?』   修羅不好意思提起自己怕女生的事:『啊……想說來看看你在做什麼。』   『正在做晚餐的小籠包呢,學長請來看。』紫龍引他進入廚房。      修羅望見料理台旁邊的身影,愣了一下,本來以為穆也來了,可是紫龍馬上招呼那人。   『小姐,介紹一下,這是我常提起的修羅學長,超級烹飪高手。』   小姐?!女女女女女生?!   她轉過臉,修羅看到的是一雙如寶石般閃爍的雙眼。   柔順的長髮、白瓷般的皮膚、靈秀的氣質……好出色的女孩子啊。   他完全說不出話來,除了『好出色……好出色……好出色……』不斷回響外,腦子一片空白。   『學長,這是城戶財團的繼承人,城戶沙織小姐。』紫龍繼續說:『算起來,我們兄弟和小姐是遠親,不過小姐住在校外自宅,今天特別留下學習作麵點。』   『久仰大名,修羅學長。』沙織微笑,向修羅伸出了手。   『妳好。』他想都不想便握了一下。   她的手很溫暖、軟軟的,從掌心到指尖的皮膚都很細,顯然是位不需作家事的千金小姐。   『對了學長,關於蒸籠……我不太確定要怎麼疊比較好耶,童虎老師好像說過有訣竅?』   紫龍討教著,修羅立刻把注意力轉移到紫龍身上。   沙織一直坐在旁邊,好教養地仔細聆聽。   『什麼?!和女生握手卻沒事?!』阿布的呼聲,幾乎從交誼廳直穿破黃金寮的天花板。   『嗯……』修羅靠在沙發上,還愣愣地望著自己的右手,手心手背那樣轉著看:『我也沒特別去想……可是真的沒發病。』   『老修去找她當舞伴吧~~』迪斯流下感動的淚水,雙手各舉一把義大利國旗花色的折扇,來來回回跳著舞:『我.得.救.了~V』   阿布伸出腳將迪斯絆倒:『智障蟹,你好吵哦。』   『嗚痛……無良魚……』      阿布不理他,繼續向著修羅:『很好啊,你可以試試看邀她做舞伴嘛。』   『嗯,不過……』   修羅的話還沒說完,已經被窗外突來的喧鬧聲打斷。   『預備……卡諾~~卡諾~~~~!』   『幹什麼呀,這些八婆不用回家的嗎?』呈現嚴重酸葡萄狀態的迪斯搶到窗前,阿布和修羅尾隨。   只見一群(顯然是高中部)女生圍在宿舍外面,全體仰望著樓上,像啦啦隊或應援團般呼喊。   『完全失控……』阿布喃喃說。   另一方面,卡諾拎著向童虎老師借來的大聲公,出現在123室的陽台上(當然又引起騷動)。   他一腳踏上欄杆、額角帶有青筋,深深吸氣,然後對著大聲公狂吼。   『樓下的小鬼現在立刻解散!老子在打電玩……不,是在用功!妳們吵死了!我重複!樓下的小鬼現在立刻解散……』   可是他的警告並沒有用,反而令她們更加亢奮了。   『小米……把那個給我!』卡諾伸出了手,讓無奈的米羅將臨時接來的水管交給他。   『忘了撒卡說的嗎?被女生怨恨是很恐怖的哦。』   『問答無用!打擾我玩電腦的人只有一死。』卡諾瞇起眼睛:『去廁所開水吧。』   小米只好嘆息著跑出房間,兩分鐘後,從陽台散落的水花濺了女孩們一身。   『啊啊~好冷~V』   『我一定會撐下去,這是愛的試練啊!卡諾~我愛你~』   小米又出現在卡諾身旁:『好像……得到反效果了哦。』   『可惡!』他的嘴角抽搐:『要是在海大的北大西洋基地就好了,統統踢進百慕達黃金三角……』   轉回樓下。   阿布意識到身邊的修羅又開始發抖,甚至直接氣喘:『好……好恐怖……女生……』   『我去找童虎老師。』迪斯衝往廚房。   『振作一點!』阿布扳住修羅的肩膀、前後搖晃:『回想一下城戶沙織!快點!城戶沙織!』   原本修羅眼前一片昏黑,聽到阿布的聲音之後,漸漸出現一團小小的薰衣草色光圈、越擴越大、終於勾勒出沙織的髮型和側臉,然後她轉過面孔,對他優雅一笑。   童虎趕來時,修羅已經恢復正常。   『咦?奇蹟。』迪斯詫異,只見阿布在偷偷笑、對他猛使眼色。   『好的真快,該不會是……?』童虎檢視修羅的狀況,又聽阿布把事情敘述了一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就是她了!』魚蟹心花怒放地互相擊掌,令修羅臉紅到耳根。 《修羅醒醒啊!待續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