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學園天國】2.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五)

Act.2 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之五)   『叮叮噹……叮叮噹……冬天呀……果然是很冷的啊……』   修羅裹著棉被、坐在124室陽台上,身軀無意識地輕輕搖晃,口裡一直念念有詞。   『樹上的葉子……都掉光了……』   阿布、迪斯及卡妙在房間私語:『他從昨晚回來以後就是這個樣子,會不會出事……?』   『不是還坐在那裡吧!』小米和卡諾推門,看見修羅失神落魄的模樣,大驚。   『童虎老師下午來看過他,也沒能把他拉進來。』阿布哀怨道。   穆抱著一堆衣服進來:『這樣下去不行哦……來,各位的行頭準備好了,謝謝惠顧,請試穿。』   『修羅也跟你訂做了嗎?』小米拎起一件帥氣的黑色西裝,不可置信的樣子:『而他還沒有開口邀請城戶沙織?!』   卡妙發現修羅正越過落地窗往室內看。『小、小米……趕快把那個拿開!』他連忙將衣服塞回穆手上、推他出寢室。   不知幸或不幸,修羅似乎只是茫然空洞地瞥了他們一眼,然後又轉回頭去碎碎唸了。   『沒想到快手這麼純情啊……』卡諾抱著雙臂,感嘆。   『當然,別把人家跟你這女性公敵相提並論。』   卡諾氣得揪起迪斯的衣領:『你說什麼?!』   『嚕啦啦啦~』迪斯對他吐舌,笑得很賤:『仗著自己帥就拼命挑剔嘛,老修找不到舞伴是天無眼,你則是活該~』   阿布蹙起眉頭:『你們兩個閉嘴!還有……我沒有說過要原諒你,爛到不行的臭螃蟹!』   『小魚魚~你最好了~我們可是穿同一條尿布長大的耶~』   『真噁心!走開!』迪斯遭到阿布狂踹。   卡妙的雙手抱在胸前,一臉無奈:『現在該怎麼辦呢?明天就是舞會了呢。』   米羅點頭:『就算我能幫修羅約到人,他也沒辦法跟對方好好相處呀……』   雙眼失焦已久的修羅,突然在恍神中瞥到一團紫色。   他用力眨了眨眼,發現是城戶沙織。她一個人,還穿著高中部校服,非常猶豫地朝著黃金寮走來,還一面東張西望。   修羅連忙伏低,用棉被作為掩護。   『老修在幹嘛?』迪斯和阿布在拉扯間,發現修羅的異狀。   眾人安靜地互看一眼,立刻丟下手上的事情,一起擠到可以看清楚大門口狀況的走廊盡頭。   沙織和童虎老師講了幾句話,數分鐘後,撒卡出現,神色凝重地向她說著不知什麼。   只見沙織面容上的驚訝越來越深,她頻頻抬眼望著124室的陽台,不時皺眉搖頭,模樣楚楚可憐。   『……女人果然很討厭。』卡諾被擠在最下方,半張臉緊貼著落地玻璃。他嫌惡地說:『害人家傷心成那樣,還裝無辜……』   阿布打斷他:『說話公平一點啦,她怎麼會知道修羅在想什麼,又還沒告白……有未婚夫也不是她的錯。』   眼見撒卡和沙織談到最後,卡妙破天荒地幽幽嘆息:『加上這次的打擊……修羅的女性恐懼症大概一生都不會痊癒吧。』      樓下。   『對不起……撒卡學長,請問擠在走廊邊偷看我們講話的……是卡妙老師他們嗎?』   『呃……請不要介意……(黑:那群笨蛋!!!……)』   『那……陽台上那團破棉被怎麼沒有人收起來……』   (黑:這傢伙……該說她是涉世未深還是沒神經……)   撒卡彷彿快要失控變色,他吁出一口氣:『小姐,請回吧。』   舞會當天。   從早上開始,黃金寮便鬧哄哄的。姑且不論視舞會為洪水猛獸的帥哥樓層成員,其他寮生還算滿興奮呢。   當然他們那層也很『稱職』地準備著,完全像是要去作秀給校長看的模樣。   『給我起來!天都快黑了!』   撒卡一把掀起老弟的棉被,將他踹下床。   卡諾在地上喊了一聲痛,隨即向老哥出拳:『……幹什麼啦你!』   『叫你開始準備。』撒卡面不改色,擋住他的兩隻手,兄弟倆就此陷入千日戰爭模式。   『不去也是死,沒舞伴也是死,弄來一條纏人的恐龍也是死……』卡諾頂著凌亂長髮,惡狠狠地說:『橫豎都是死,我選擇缺席。』   『少囉唆!!』好個撒卡,順勢扣住卡諾的手腕,硬把他往自己房間拖:『跟我來選西裝。』   『撒卡你不是人啊啊啊~~~』   穆和牛哥正在各自打點著西裝領帶,看到卡諾被像垃圾一樣扔在撒卡的衣櫃前面,雙方還不死心地展開毒舌口角攻擊。   『嗯……我們應該幾點去接米家姊姊們好?』為了化解尷尬,牛哥只好佯裝視而不見。   穆優哉游哉地穿上為自己縫製的白色西裝:『不必啦,米家姊姊會來找我們。』   『可是舞會不都應該去接女方……』   『時代已經變囉。』   正說著,已經穿好一身亞麻色西裝的沙加敲門:『……真受不了那條魚,你們知道他穿什麼嗎?』   『凡爾賽宮庭風超級夢幻粉紅蕾絲蓬蓬裙?』穆想起去年的光景,不禁一陣惡寒。   『不是!今年換成西班牙卡門風大露背血紅佛朗明哥舞衣!』沙加在穆的書桌前坐下,托著頭:『鬢角插花不說,嘴上還刁一根紅玫瑰!我佛慈悲呀……』   『活該偷看!長針眼了吧!』迪斯惡毒的聲音從對門傳來。   小艾去123室找哥哥,兩兄弟要一起去白銀寮門口和魔鈴及夏依娜碰頭。艾家兄弟是十分周到的,還替女伴們準備了胸花。   同時卡妙也在那裡,幫米羅結領花,米羅則是電話講個不停。   『……他喜歡什麼內衣顏色?我怎麼會知道!妳不是還沒穿衣服吧!拜託快一點!』小米一臉抓狂樣:『不說了,我有插撥……喂?姊?快好了快好了!二十分鐘後會場門口見。』   他和卡妙一前一後搶出房間時,碰見穿著睡衣和拖鞋的修羅,捧著一盤炒飯,慢慢跺回空無一人的124室。   修羅……從來不會這樣。米羅和卡妙覺得很恐怖。   他的個性向來一絲不苟,平時就算在寮內,也都穿著整齊休閒服(不像其他人,如卡諾,會穿汗衫短褲到處跑);他也從來不會把食物帶進房間,總是中規中矩、在樓下吃完了才上來。   換言之,這已經不是他們認識的、正經八百又有潔癖的修羅了。   卡妙想了一下,跟著他回房。不出所料,修羅一邊味如嚼蠟地吃炒飯,一邊把新西裝掛出來慢慢欣賞――雖然像是發呆的模樣多一些。   『修羅……跟我們去散散心吧?』卡妙嘗試:『沒舞伴就算了,你已經盡力,說不定希歐教授……』   話還沒說完,修羅已經背對著他們擺擺手。   不需要靈媒也看得出來,他頭上的鬼火早已遠遠超越迪斯。   『我討厭領帶!上吊啊?』   『閉嘴!我要先進場。羅斯,麻煩你盯著,別讓他跑了。』   卡諾趁撒卡轉身,將領帶扯鬆、解開西裝釦子,開始閒閒抽煙。那一身正式裝扮,當然是老哥硬借給他的,連頭髮也被強迫束起。   舞會會場門口擠得水洩不通,大家都在排隊,等著童虎老師一個個核對名單。   迪斯低聲碎碎唸:『……幹嘛不用遮瑕膏蓋掉那顆痣?』   『怎麼可以?那是我的象徵耶。』   『對呀!一看就知道是你啦!』   『別擔心~V』阿布展開手中的黑色蕾絲扇,遮住半邊面,只露出一雙美眸:『這樣如何?』   『沒事亂放什麼電啊……萬年發情魚……』迪斯木然地說:『今晚被人拐走,我不救你哦。』      米家四姊妹神定氣閒,陪同沙加、卡妙、穆和亞爾迪排隊。有學生似乎認出了米拉,但也遠遠私語,不敢靠近。   米羅約的女同學,少女A,和他站在一起卻沒什麼特別互動,倒是不安分地頻頻偷看卡諾,眼中貪婪之色一覽無疑……基本上,很多帶有男伴的女生都是同樣的德行(XD)。   童虎老師畢竟是塊老薑,魚蟹二人經過他身邊時,突然盯著『阿芙洛蒂』欲言又止。阿布連忙展開扇子『呵呵』笑了兩下,竟安然過關。   只不過……『迪斯馬斯克』和『阿布羅迪』的名字旁邊,被各畫了一個叉(XD)。   卡諾就更不用說了,雙手插在褲口袋裡。當童虎詢問『你的舞伴呢』,他聳了聳肩。   童虎嘆口氣,又是一個叉。   『各位女士、先生,歡迎來到本年度聖域大學耶誕暨忘年舞會,請盡快入席,舞會將在十分鐘後正式揭幕……』   卡諾望著前台那穿著黑西裝、戴有白手套的熟悉人影,下巴掉了下來。   『沒錯,撒卡是希歐教授御指名的司儀。』米羅拍拍他的肩:『所以呢,不.用.舞.伴。』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你又不能取代他,早點說有什麼用?』   卡諾憤恨不平地就座,還繼續瞪著撒卡,根本沒發現夾在他和米羅中間的那位少女A,眼神已經越來越焦灼了……。 《好懷念啊高中舞會~待續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