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學園天國】2.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六)

Act.2 庇里牛斯山上的春天(之六)   吃完炒飯的修羅,隨手將餐具丟在房門口。人攤平在床上,目光不離新西裝,出神。   宿舍好安靜,整幢建築一個人都沒有。   真教人難過,雖然沒有被城戶沙織正面拒絕,但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和女生好好地談一場戀愛嘛,因為體質,他早就斷念。沒想到因為沙織的關係,彷彿又出現了一絲希望之光。   然而打從一開始,他也沒有那種想法。只想守護這個女孩,能夠一直看著她的微笑,他已經滿足了……   他的女神……   但是……女神怎麼能有婚約呢?這對純情的修羅來說,簡直是重度>褻瀆的事情嘛!   (什麼朱利安‧梭羅啦!海商王又怎麼樣!一定是玩遍歐洲的花花公子!沙織小姐嫁給他?搞不好會被○○○又XXX,最後還%$#@*&$……啊啊啊啊啊!!!)   修羅羞紅了臉,拼命揮舞雙手,想把頭頂那片異色的雲團驅散。   ↑先生你鎮定一點好不好XD   這時候,有人輕敲他的房門。   他呆了好一陣子才回神,一開門,發現門外站著……一個光頭佬!!   『……誰啊你!』修羅本能地往後跳了三步。   『敝姓辰巳,是城戶沙織小姐的管家。』大光頭不苟言笑:『小姐有請閣下著裝,出發前去舞會。』   『騙、騙人……』   『不信的話,請閣下往樓下看。』   他遲疑了幾秒鐘,然後緩步走到陽台……   哪尼?!   修羅要努力揉好幾下眼睛,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身穿一襲銀白色綴亮片晚裝的城戶沙織,正站在黃金寮樓下,仰起那張甜美精巧的臉,微笑著對他揮手……   『……爲什麼你可以當司儀?』充滿濃濃恨意的卡諾質問。   『這是希歐教授的意思。』撒卡平靜地說,端起香檳杯啜飲:『關你什麼事?』   『爲什麼好康都只會落到你身上!!』卡諾當場跳上椅子憤怒地指著老哥。原本佯裝不支酒力、想偷偷挨到他肩上的少女A,頓時撲了個空。   『唉~喲!有什麼關係~!因為撒卡很帥嘛~呵呵呵~』米拉大姐在桌子另一端,顯然喝得爛醉,半個身體倒在沙加身上,咯咯笑。   (沙加頭頂三條線,但一臉隨緣相,大概已經放棄了。)   米羅簡直快瘋了:『姊!!形象!!妳是大明星耶!!』   卡諾暴跳如雷:『他帥!難道我就不帥嗎!』   『阿米巴的氣質果然不同……』迪斯和阿布湊著頭偷笑。   『喂那邊兩個水產組的!!有種給我說大聲一點!!』   『唔,你們這桌好像很熱鬧嘛,可以加入嗎?』   卡諾聽到有人插話,想也不想就惡狠狠瞪回去:『加入個屁!沒看見老子心情不爽嗎?』   這一回頭,可不得了了!站在他身邊冷笑的,不正是希歐校長嗎!   『老、老蹄子……』卡諾脫口而出,頭上立刻捱了撒卡一拳。   『校長……您怎麼從主桌下來了?』   『沒事,不是說覺得你們這桌很有趣嗎?好像很好玩哪!』希歐露出叫人感到惡寒的和藹微笑,雙手背在身後,繞行他們所坐的大桌:『讓我看看……讓我看看……這位美女是誰呀?』   蟹魚渾身的寒毛頓時全都豎了起來,想偷偷尿頓,卻立刻被希歐拎起衣領。   『搞什麼呀!臭小子!跟你們說不准再扮女裝出場,皮癢啊?』希歐暴吼一聲,又轉向另一邊:『你!把手拿開!那是米羅的舞伴!別以為我不知道!』   原本想趁神不知鬼不覺、若無其事地搭上少女A肩頭的卡諾,立刻把手伸進自己的頭髮裡,還吹起了口哨。   (少女A則氣得快昏倒XD)   撒卡開了口:『希歐教授……能不能網開一面?念在他剛轉學來的份上……』   『哦?撒卡要爲他講情?』希歐挑起了眉毛。   『老哥……』卡諾感動地望著老哥。   不料一瞬間,撒卡眼中閃過紅光:『請不要依照慣例,現在就把他趕出會場,事後再把他從蘇尼安岬踹下去吧。』   『咦?好主意……』   『臭撒卡!你果然是真正的惡魔啦!』卡諾兩行果凍淚。   會場入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全體定睛一看,竟然是靦腆的修羅,領著高雅大方的沙織小姐出現!   『奇……蹟啊……』黃金寮全員瞪大眼。   『啊啊!那不是城戶沙織嗎!』米拉好不容易撐起眼皮,突然發起酒瘋:『咦?旁邊那個小男生,怎麼不是朱……』話還沒說完,大家已經手忙腳亂地把她的嘴遮住。   眼見修羅彬彬有禮地將沙織帶往舞池中央,兩人互相鞠躬、然後開始配合著音樂起舞。希歐嘴角浮起一絲笑意。   『那小子……不錯嘛。』他撂下一句,接著出乎眾人所料,居然掉頭回主桌去了!   『好險哪~撿回一條命~』蟹魚拼命拍胸喘氣。   原本以為自己又要被罰廁所禁閉的卡諾,一時間反而不知所措,呆呆地。←果然犯賤XD   直到少女A第N次企圖像背後靈一樣從他身後冒出來,他才怪叫一聲彈開,猛拍自己的衣袖,一副全身起雞皮疙瘩狀。   朦朧的燈光、優雅的音樂,一切都如此浪漫……   修羅想都沒想過,自己有這麼一天,能和公主、不、女神一般的女孩共舞。   (啊啊啊~如果時光能就此停住,我死而無憾哪~~~)修羅心裡發出帶有血淚的吶喊。   『修羅學長……』沙織的聲線放得極柔,一個旋身,她貼近修羅,幾乎耳語:『我……對你……』   咦咦咦咦咦?!這是什麼氣氛呀!!   黃金寮生們在自桌伸長了脖子,眼珠子簡直快瞪得掉到地板上。   (小米跳到椅子上,卡諾更過分,爬到他背上張望XDDD)   修羅緊張得完全呈現口吃狀態:『沙沙沙沙織小姐……妳要說什麼……』   她抿嘴一笑,正要開口,音樂停了,撒卡的聲音傳來。   『各位女士與先生,請注意,希歐校長要說話了。』   沙織立刻轉過頭去,修羅這時才把憋著的一口氣吐出來,臉漲得通紅。   『咳咳……各位親愛的同學與來賓,歡迎參加今晚的耶誕暨忘年舞會,相信各位都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是啊~老蹄子你跑到我們這桌來惡搞之前都滿愉快的……』卡諾大聲唱衰。   『在各位準備繼續盡情熱舞之前,要特別介紹我們今晚活動的贊助者……』希歐頓了數秒,抬起頭望向會場門口:『請熱烈歡迎――希臘海商王家的繼承人、也就是海洋軍事學院的年輕理事長――朱利安‧梭羅先生!!』   場內響起如雷掌聲,黃金桌則是一片嘩然。   只見玉樹臨風的朱利安,緩緩往舞池中央走去,身後還跟著兩名隨扈模樣的年輕人。   『朱利安……?』沙織似乎詫異了,握住修羅的手也倏然鬆開。   他一臉臨危不亂,走到她面前,開口道:『沙織小姐……』   修羅感受到身邊的沙織彷彿帶著一種緊繃感,他本能地只想把她撥到身後、保護她……   不料沙織竟然蹦蹦跳跳上前去,一下就跳到朱利安身上:『老公~~~~你來了啊~~~~』   『對啊~~老婆~~好想妳哦~~』原本沉穩的朱利安,一瞬間好像變了個人一樣,抱著沙織傻笑。   『 啥!!!』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了下來,眼見這對未婚夫妻傻瓜般地公然卿卿我我。   修羅……大概是突來的打擊太大了,什麼反應都沒有,已經變成一尊石像。   『……對了~~老公我給你介紹哦~~這就是我常提起的修羅學長~~』沙織甜甜地笑,轉向修羅:『學長,剛才說到一半呢~~其實我真的很感激學長你哦~~教會我做那麼多菜,是很好的新娘修行呢~~嗯哼~v』   直‧擊!!   修羅搖搖晃晃,似乎要昏倒了。蟹魚、還有米羅立刻衝出來扶住他。   『咦?修羅學長怎麼了?領結打太緊了嗎?』沙織一臉天真地問。   卡諾晃過來,酷酷地拍她的肩膀:『妳……還是趕快嫁人去吧……人間不是妳應該來玩的地方……「小姐」。』   『看!看!是卡諾學長耶!!』跟著朱利安的其中一人認出了卡諾,興奮得大叫:『記得我嗎?』   『蛤?誰呀你?』卡諾滿頭問號。   『……怎麼這樣!!』獨眼的少年人一臉委屈:『我是艾薩克呀艾薩克~~還有依歐呢……』   『哦哦~可愛的艾薩克和「踏腳墊」依歐……』卡諾豁然開朗,搭著昔日弟兄的肩膀:『怎麼跑來聖大玩哪?』   『出差嘛,陪朱利安來的。』   『好!爲了慶祝重逢,去喝一杯吧!』   『呃……反正不要喝醉以後再踩在我頭上唱卡拉OK就好了……』←註:這是依歐XD   蟹魚和小米依然扶著修羅,眼見卡諾就這樣揚長而去;另一邊,朱利安偕同沙織走向希歐。   水象星座三人組左看看右看看,反而有點不知所措。   (這傢伙……果然喝酒比兄弟重要嗎……?)   『喂~~再來一瓶呀~~~~!』不遠處,米拉繼續吆喝著,大明星的優雅氣質早已蕩然無存…… 《又……又幻滅了啊!待續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