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矢學園天國】2.5聖大附中‧飛舞吧!冰原的貴公子們!

Act 2.5聖大附屬中學――飛舞吧!冰原的貴公子們!(啥呀~)   話說可愛的艾薩克,原本是聖域大學附屬中學的學生。   『我家嘛……背景很簡單啊,一個親娘一個繼母,外頭還有一個小媽,一個姊姊兩個哥哥,下面的弟妹則持續增加中。老爸嘛……因為親娘改嫁三次,所以共計四人。還有什麼問題嗎?』   當年接受聖域大學校刊訪問時,艾薩克(10歲)微笑著說,真可愛(?)的回答呢~   總而言之,似乎是某個神秘大家族出身的貴公子,幼稚園時代開始就在聖大體系就讀了。   那樣的艾薩克,竟然沒有養成富家少爺囂張的驕矜氣,所以說,實在是太~可愛啦!   大概因為是有錢人吧,從小就受到栽培,學習許多優雅的才藝,其中他最有興趣的,莫過於花式溜冰了。   其實他更加嚮往奧運中的冰上競速(小時後還立志當奧運選手!),但母親大人覺得他頭髮夠刺猬了,不希望他的髮型會因長期競速、往後翹得跟個超級賽亞人一樣,故大力輔導他進入冰原貴公子的世界。   誰知道,這也註定了他日後不幸(?!)的命運。   故事發生在艾薩克14歲、初中二年級的夏天。   雖然上中學後才加入溜冰社,但因為是從小栽培的天才棋士……不,是天才溜冰選手,短短一年已經成了主將兼社長。   溜冰社指導教練,是當時就讀高中部的卡妙學長,也是個天才來著。   同樣都是眾所矚目的天才,但艾薩克對卡妙完全充滿了傾慕之情,他一直憧憬著卡妙參加國際少年錦標賽【白鳥祭】時展露過的夢幻技藝――『曙光女神之越頭頂踢』。   那個是連天才都不見得能夠輕易學會的終極絕招啊!   謎之音:學得會的才奇怪哩!   看看!一點也沒有瑜亮情結,只會滿心景仰著師匠,艾薩克,果然是很可愛的喲!   扯太遠了,回轉到那年夏天。初中部來了轉學生,同時也成為溜冰社的新社員。   來自俄國的冰河‧納塔沙‧城戶。   是個長相俊俏但沉默寡言、看起來甚至有點冷淡的美少年。   可愛的艾薩克,馬上對這位師弟有了好感。   『因為……他感覺很像卡妙師父啊←(?)』艾薩克仍然笑著說:『而且人家才那麼年輕,就從遙遠的俄國跑來當寄宿學生,一定很需要朋友吧←(??)』   基本上,是讓人感覺有點危險的發言,汗……   卡妙執起教鞭時是很嚴格的,這一點,我們可以在未來的小米身上看到證據。   即是說,他完全不理會冰河是否已經適應希臘的生活、或者對方才只有14歲,總之一站上溜冰場,他就化身為鬼了。   來看看訓練時的光景。   『……冰河,絕對零度是什麼?回答我!』簡直像是要甩起女王鞭的氣勢。   『唔……』畢竟還是人生地不熟的小孩子,冰河似乎已經忘記前兩天才學過的東西。   『答不出來?這樣還想參加【白鳥祭】嗎?』卡妙轉頭:『艾薩克!你來回答!』   『是!』艾薩克馬上向前示範:『所謂的絕對零度,指的是參加【白鳥祭】時必學的基本招數……』   冰河看著艾薩克的動作,好像有點印象囉。   『當旋轉時不小心摔倒,要立刻緊急應變,像天鵝一般優雅地展開雙手、腹部和冰面必須呈現絕對的零度、姿態曼妙地滑出去,讓裁判以為你是故意的,藉此避免扣分……』   冰河繼續看著艾薩克像隻摔倒的天鵝一樣、肚子貼著冰面越滑越遠……終於恍然大悟『哦』一聲。   『哦什麼?你也去練習!』頭頂馬上吃了卡妙一記。   練習結束後,冰河看上去一副很沮喪的模樣。   『別介意,師匠表面冷酷,心裡可是很疼愛我們的哦』艾薩克安慰他:『話說回來……你爲什麼要參加【白鳥祭】呢?』   冰河停止收拾溜冰鞋的動作,淡淡望了他一眼。『因為……想見我媽媽……』   『咦?』   一陣長長的沉默之後,冰河終於拿出胸前掛著的雞心項鍊,打開,艾薩克看見一位美麗而神情溫婉、長得和冰河有九成相像的金髮女子。   該不會……冰河和媽媽失散,想要藉著【白鳥祭】尋親吧……。可愛的艾薩克如是想,眼淚都快跑出來了。   『基本上,我爸有很多女人也有很多小孩,我媽很不爽,更痛恨我輸給那些兄弟。』冰河輕描淡寫地說:『所以她把我踢來希臘,因為我的兄弟們有很多在這裡,還跟我說,如果不成為國際知名的溜冰選手,就別想回俄國了……』   啊哩?!   『那……你媽媽一個人在俄國不會寂寞嗎?』   『不會,她太愛喝伏特加,我出發來希臘前,已經酒精中毒變成植物人了說。』   啊哩哩?!   『那……你還會想見她嗎?』   冰河狀似不好意思地抓抓頭,臉也紅了:『那個……畢竟……是我媽媽……』←這位小朋友的戀母情結實在不是普通的嚴重啦喂!   艾薩克終於忍不住,抓起冰河的雙手:『我真的不知道……你實在太孝順啦!』   『咦?』   『我太尊敬你了!』艾薩克搭住冰河的肩膀,指著西方的夕陽:『我們一定要學會曙光女神之越頭頂踢,然後在【白鳥祭】一決勝負吧!』   冰河雖然一頭霧水,但面對夕陽,也就莫名其妙地熱血了起來。   白鳥祭,一日一日逼近了。   『太嫩了!還是太嫩了!』愈發嚴厲的卡妙斥道:『這樣還想練成曙光女神之越頭頂踢嗎?』   渾身是擦傷、瘀青的冰河從地上爬起來,強忍著淚水。跟艾薩克截然不同,幾個禮拜來,他完全沒有進步,據卡妙的說法,是冰河無法維持冷靜之故。   當他每次起腳嘗試曙光女神之越頭頂踢的時候,卡妙總故意擾亂他,看著訓練場門口高喊:『啊!你媽媽來了!』,冰河馬上就會跌個狗吃屎,屢試不爽。   而且不知怎麼搞的,冰河老抓不住翻身旋轉的正確角度,原本他的實力並沒有那麼差,但越是不成功,表現越爛,加上給卡妙那麼一攪和,到最後往往連100%的力量都無法發揮。   自然會被罵成豬頭了。   艾薩克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等到卡妙離開,他連忙神神秘秘地拉著冰河往外衝。   『幹、幹什麼呀師兄?』   『帶你去個好地方。』   兩人趁著暮色跑出校園,來到一處建築工地。   『師兄……這是?』   『看到前面那條斜斜的鋼筋了嗎?』艾薩克得意洋洋:『這是我練習曙光女神之越頭頂踢的秘密武器哦!』   『?!』   『在平面上又要加速又要起跳,很不好翻身對吧,可是如果從上面滑下來,只要管起跳就好啦!』艾薩克慫恿他:『我就是在這邊抓到起跳的訣竅的,你也試試看吧!』   『師、師兄……』冰河的眼中閃著感激的淚光。   事不宜遲,兩人馬上開始特訓。   才不過兩三下,冰河就能靠著重力加速度、在適當時機躍起,優美地完成頭下腳上的翻轉,然後最重要的――是利用三次上下翻轉的空檔,用腳在空中排出『A‧U‧R‧O‧R‧A』(曙光女神)的字樣。   曙光女神之越頭頂踢!!   『你……你成功了!!冰河!!』艾薩克驚訝大叫,並且興奮地奔上前。   要知道,他苦練了好幾週,也只能拼出UO而已,但冰河卻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   冰河啊!你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那麼……白鳥祭……   『艾薩克!!小心!!』   恍神的艾薩克,只聽見冰河慘叫一聲、還有頭部的重擊感,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過了很久以後,才感覺到從遙遠處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   『……練習……煞車不及……』這是冰河,他在哭嗎?   『……冰刀踢到……破相……失明……』好像是卡妙師父,他聽起來比較像在哭的樣子。   『還好夫人環遊世界去了……但是她回來時怎麼辦……』啊哈!這人他認得,是他家的家庭醫生。三個人當中,他的聲音聽起來是最慘的。   艾薩克從床上跳起來,輕快地說:『怕我媽知道嗎?沒問題。』,一點也不像個傷患。   『?!!!』家庭醫生當場傻了眼:『少、少爺?!』   『這樣正好,我老早就想轉學啦!當個好人家的少爺真是悶死人。』他拉出床底的行李箱,開始收拾衣物:『既然不能參加【白鳥祭】,我轉去海大附中算了。』   卡妙忍不住出聲:『傻、傻瓜!海大是軍校!你剩下一隻眼睛也不能當軍人吧!』   艾薩克想了一下,露出『對呵』的表情。   『沒關係,還可以找小朱朱想辦法呀!』   『小朱朱~~~!?』三人傻了眼。   沒錯,所謂小朱朱者,海大理事長繼承人――朱利安‧梭羅是也。和艾薩克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艾薩克不顧醫生、師父和師弟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模樣。和朱利安在電話裡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哈哈哈地聊了三分鐘,掛線後很快就拎了行李離開家門。   『……所以,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是怎麼進海大的嗎?就是這樣。』   聖大舞會結束後,在市區的酒吧裡,艾薩克咪咪笑著,對卡諾訴說。   只不過,卡諾早就趴倒在吧台上,笑得雙肩顫抖。   『喂~~卡諾學長~~』   『你哦……夠天兵!』卡諾抹去眼角笑出的淚水,對艾薩克豎起大拇指。   心裡倒是想:萬一當初,他是被撒卡這樣子害進海大的話,他一定會把撒卡#%&*$%#……(碎裂聲XD)   艾薩克,真不是普通殺死人的可愛哦!   『卡諾學長,我進入海大附中的故事也很悽慘哦!要不要聽?』依歐在旁邊滿心期待地舉手。   沒想到,卡諾只是淡淡地看了看錶:『不早囉~我得回宿舍。酒錢就交給你們啦!』   『可、可是……』   『依歐,你還想讓我離開的時候,從你頭上踩過去嗎?』   不顧依歐的哀鳴,卡諾揚長而去,可愛的艾薩克,仍然笑著高聲跟他說再見。   這個故事到底教訓我們什麼事呢?   老實說……並‧沒‧有!XD←踹飛~ 《Act 2.5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