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PH米英情人節賀文】Snow Lover

  2010年2月10日,受到嚴重暴風雪侵襲的華盛頓D.C.,積雪量突破史上最高記錄,政府機關連續停班數日,機場持續封閉中……   阿爾弗烈德‧瓊斯的心情比任何人都沉重,卻不只是因為單純的天災損害而已。   「……這樣是不對的!根本是犯規嘛!」新聞發布的次日晚上,阿爾連珠砲般地抱怨。   「哪裡不對?誰跟你犯規了?」電話裡傳來一貫的,淡淡的聲音。那是一種偽裝成單純提問的吐槽,可惜阿爾永遠聽不出來。   放假在家的他正掛著免持聽筒,把雙腳擱在茶几上,整個人癱成大字形:「「老~天~爺~啦!這不公平~~!」   「呵,人生幾時公平過?」亞瑟在另一頭敷衍著輕笑。   「可是可是可是!早就決定我這幾天要去倫敦過情人節啦!」阿爾忍不住踢腳:「機場竟然封閉了!這叫我怎麼去?」   亞瑟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氣:「……那……就不要來了啊。」   阿爾一聽,整個人幾乎陷入瘋狂:「我要去!是情人節耶!難道你不想看到我嗎?」   「就像你說的,風雪這麼大要怎麼來?」亞瑟避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放棄吧,小鬼。」   「不要叫我小鬼!」   「那,『年輕人』,給我聽著。」   「蛤?」   「這是天災,你除了接受它也別無選擇,不是嗎?這叫做識相。」忍不住托起下巴的亞瑟嘆息:「不過,在你的大腦中根本沒有『識相』的細胞啊……」   「又說那種咕嚕咕嚕讓人聽不懂的話……」阿爾嘟起嘴:「不管,我要去倫敦,大不了游泳過去!」   亞瑟聞言冷笑:「等你游到時都幾月了?想來幹嘛?」   「應該是七月吧,就剛好過生日啊!www」   (我看你是來分手的吧!)   亞瑟瞇起了貓兒般的漂亮雙眼,心想你這個死小鬼,都幾百年了還不知道老子我最恨你的生日嗎?   「最好你游得到!」亞瑟冷冷地結語:「總之你來不了,就不要再想了。」   「可是……」   「不要可是,我很忙,你去騷擾別人吧。」輕輕喀答一聲掛上電話。   阿爾從喉嚨底發出長長的悶哼,抱起沙發上的兔子大布偶。   那是亞瑟送他的新年禮物,雖然當時亞瑟說得好像是順路經過玩具店時被店員拉住,實在無法脫身之下才隨便買回來的,而且「便宜得要命」,但阿爾無論怎麼想,也不覺得玩具店的店員會跑到街上去拉客。   更何況,掛在兔耳上的吊牌明明就標示著「75鎊」,還有禮物出現時的誇張外包裝,鬼才信什麼那是「順路」或「隨便買」的結果。   但,他當然不會點破,嘿嘿傻笑著收下就是了,然後用一個印在亞瑟燒紅發熱額頭上的吻代替道謝。   ──如此美好的聖誕節。   相形之下,必須留在自家孤獨度過情人節的殘酷現實,簡直是好比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大悲劇嘛!   他把臉埋在兔子柔軟的大耳朵中間,嗅著上面幾乎淡不可聞的倫敦的味道。   亞瑟的味道。   他只想現在立刻馬上飛去亞瑟身邊啊……   「唉~亞瑟,我好想你哦……」阿爾看著窗外飄著的鵝毛大雪,無奈地翻了個身,抱緊兔子在沙發上睡著了。   2月12日、2月13日……天氣依舊惡劣,連披薩店都不太願意送外賣。   阿爾已經窩在家吃了好幾天的炒麵,又油又鹹又放味精,空的外帶盒就那樣一個個疊上去,乍看之下,很像小灣家那座一度號稱全世界最高的大樓。   打開電視嘛……電影台演的全是什麼「西雅圖夜未眠」之類的溫馨愛情小品,刺眼得讓他想在家裡直接戴上太陽眼鏡。   上網逛逛嘛,竟然收到餐廳訂位社群網站寄來的「貼心」電子報:「及早預約情人節大餐,你就是女朋友的HERO!」,什麼跟什麼!!這樣就能當HERO?!   阿爾生平第一次發現,自家人也未免太愛當HERO,不禁自我嫌惡了起來。   實在太無聊了,阿爾只好又打電話去亞瑟辦公室,卻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僅得到秘書小姐輕柔甜美但語帶歉意的回應:「柯克蘭先生現在外出中……」   「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呃……不知道耶,因為這陣子剛好是華人新年,柯克蘭先生總是會去幫忙照顧小灣小姐和王耀先生住在倫敦的僑胞……」   手機不是不通,就是接起來後會聽到背景傳來吵死人的車水馬龍聲,而且說不了幾句就斷訊了。   「亞瑟你……該不會偷偷跟別人過節吧!!」一次被莫名其妙地匆匆掛斷以後,連神經粗大的阿爾都開始覺得可疑。   可是,就像亞瑟說的,他能怎麼辦?   即使百般不願意,萬惡的2月14日終究降臨。   N年以來,阿爾初次嘗到情人節早上被凍醒在床的滋味。   (該不會……連暖氣都壞了吧……)   他吸著鼻子爬起床,戴上眼鏡,發現鏡框是冰的。縮頭望向窗外,雪勢的確小了不少,但還是下個沒停。   (機場……大概又沒希望了……)   阿爾意興闌珊地套上恐龍腳拖鞋(亞瑟送他的聖誕節禮物),還有深藍色的格紋厚睡袍(亞瑟送他的感恩節禮物),走到廚房想泡杯咖啡,然而悲劇之神似乎繼續糾纏著他,咖啡粉竟然……沒了。   他繃緊的神經終於在那一刻斷線,抓起電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撥往巴黎。   「喂法蘭西斯!亞瑟有沒有在你那!」口氣難得地惡劣。   「……什~麼?」法蘭西斯不知道人在哪裡,周圍全是狂潮般的音樂和笑鬧聲:「亞瑟?他怎麼會在我這。」   「你在哪裡?」   「紅~磨~坊~啊!」法蘭西斯應該已經喝醉了,十分亢奮的樣子:「亞瑟沒有跟你在一起嗎?」   「沒……沒有。」阿爾實在很難承認自己把亞瑟搞丟的事情。   「唉呦!他可能在鬧脾氣啦,跟兔子一樣,肚子餓就會自己冒出來了~」   「你說的是貓吧?」   「哎一樣啦!貓呀狗呀兔子呀亞瑟呀……不跟你講了,可愛的小姐們等我開香檳呢!」通話結束。   阿爾想想不甘心,又撥去東京。   「你好我是本田。」   「阿菊,亞瑟有去找你嗎?」   「咦?亞瑟桑來找我做什麼?……不好意思你等我一下。」阿菊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疑惑,完全不像裝出來的。   然後他好像轉過頭去跟別人說話,阿爾隱約聽見「是的這是情人節限定套組,一共有十二種顏色……好的粉紅色是嗎……收您2980円十分感謝……」   阿爾突然發覺,他又找錯對象:「……阿菊你……忙著做生意啊?」   「嗯,因為是情人節嘛。」阿菊用一種理所當然的平靜語氣說,隨即再度招呼起了人客。   「唔,那沒事了……」阿爾默默掛掉電話。   最後,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他還是打給王耀。   「嗄?今天是年初二,阿香也回來了阿魯。」王耀講著電話的同時,應該還努力在搓著麻將牌,啪啦啪啦的:「你知道嗎,小灣死也不肯回來阿魯……怎麼會這樣呢?她竟然跟我說,我家不是她的娘家阿魯……」   (我在問你亞瑟……誰想知道你跟小灣又吵些什麼了啊……)   王耀還沒來得及繼續抱怨,阿爾已經直接把電話按掉。   心情沮喪到了極點的阿爾,隨便套了幾件衣服,出門去買咖啡。   (可惡,我一整天都要待在街上詛咒那些卿卿我我的情侶!)   當他從冷冷清清的咖啡店買了外帶出來,才發現數日以來最不幸的事實──天氣那麼惡劣,情侶都窩在家裡滾床單取暖去了,誰會特地跑到街上卿卿我我給你看?   夾帶著雪花的寒風颳在阿爾臉上,令他欲哭無淚,傷心得連自己怕冷的事情都忘了。   他捧著那杯在五分鐘內完全冷卻的咖啡,遊魂般地緩緩走到一座公園裡,隨便找張長凳坐下來,發呆。      雖然,亞瑟好像很討厭過情人節的樣子,總說那是資本主義炒作下的產物,可是每次過節時,亞瑟也從來沒有抗拒過不是嗎?   阿爾記得有一年,他軟硬兼施把亞瑟騙來自家度假兼過節,結果整整一個禮拜都在忍受亞瑟的「歷史講座」。像是……   「你知道為什麼情人節被訂在2月14號嗎?」   「WHY~?」當時阿爾懶洋洋問,很故意地用腳踝勾住亞瑟的小腿。   「那天其實是羅馬時代一個教士的忌日,那人叫做范倫泰。」亞瑟想把腿抽起來,試了幾次,失敗:「當時羅馬皇帝為了順利招募兵士,頒布年輕人的禁婚令,但是范倫泰仍然為情侶證婚……最後遭到處斬,就是2月14日,後來他也被封為聖人。」   阿爾感嘆:「哇~好浪漫,簡直跟羅密歐與茱麗葉裡的那個神父一樣嘛!」   「笨──蛋!哪裡浪漫了?所謂的情人節,搞了半天只是個忌日啊!」亞瑟斜斜瞪他:「反倒是王耀說過,他家有個『上巳節』,還比較像是古老的情人節吧。」   「啊~啊!我也聽過!那一天男女可以出外郊遊然後在野外……」阿爾露出嚮往的神情:「野外啊?不錯耶……」   「你……在想什麼?那種可疑的眼神……」   「沒有啊~如果你喜歡打野戰,以後我們可以改成過上巳節哦!wwww」   「誰、誰喜歡打野戰啊!!」   「……沒消沒息的,該不會對我厭倦了吧?」阿爾落寞地自言自語,向來樂天的他,胸口竟然微微刺痛,鬱悶得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的眼鏡已經快滑到鼻尖上。   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他恍惚著隨手接起。   「……你在幹什麼?」   唉,莫非在作夢?是亞瑟打來耶。阿爾在心底如此想著。   不過,亞瑟的語氣依然冷冷的,雖然平時早已聽慣,這種時候卻覺得太無情了點。   阿爾不知該高興還是生氣或是悲哀,有氣無力地答:「沒幹什麼……看天氣好像變好了點……出來散散步……」   「散步嗎?」亞瑟聽起來像在質疑:「可是你坐著,而且一頭一身都是雪,這樣也叫散步?」   阿爾直覺地感覺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亞瑟的話裡彷彿有某種很嚴重的語病,但他被凍得無法仔細思考。   「你到底在那邊坐多久了?這種天氣,會凍死的,笨蛋!」這一次,聲音不是從話筒裡傳出來,而是直接出現在身後。   (……咦咦?!)   一隻戴著皮手套的手伸了過來,輕輕拍掉他頭上和肩膀的積雪。   阿爾遲緩吃力地轉過身。   還真有如夢中的情景──亞瑟正側著頭回望他,身穿襯有毛裡的長風衣,結著喀什米爾羊毛圍巾,一手插在口袋裡,另外那隻替他撥掉積雪的手,則是不知道該擺在哪裡,硬生生又收回去。   「你……為什麼會……」阿爾蠕動嘴唇,有種隨時會昏倒的感覺:「……機場明明封閉了啊?」   亞瑟略微別開頭去不看他,若無其事地說:「啊……杜勒斯機場是封閉了沒錯,我……剛好發現有班飛機可以飛去邁阿密而已。」   「你從邁阿密……坐車?」阿爾也不知道自己打哪來的靈感,腦中瞬間浮現起了亞瑟那天掛斷電話後開始到處找非往北美的班機、第二天一大早就拖著匆匆收好的行李直奔希斯洛機場……的畫面。   「嗯,火車。本來昨天晚上就可以到的,天氣實在太差,只好在亞特蘭大多待一晚。」亞瑟越說,臉就越紅:「你家的傳統市集實在很讓人傷腦筋啊,那些農夫都太熱情了……我只好買了幾罐桃子果醬……」   雖然身體已經僵硬,他還是一把抱住亞瑟,感動到無以復加。   「你……趕上了……」阿爾閉上眼睛,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什、什麼?我只是來看看你的狀況而已,這麼嚴重的暴風雪……」   「對啦,只是來看看。」他笑著打斷亞瑟的解釋,親吻亞瑟的臉蛋──又燒得熱滾滾了,一點也不像站在雪地裡的樣子。   親上去的感覺,好溫暖。   「……回家吧,看你冷得跟什麼一樣……」亞瑟有點扭捏地輕推他的胸口,垂頭,從瀏海底下看著他:「家裡還有食物嗎?」   「沒了,連咖啡也沒了。」   亞瑟嘆氣:「我就知道,那……先去一趟超市?」   「你要下廚?」阿爾一臉錯愕。   「你有什麼不滿嗎?」綠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殺氣。   「當然……是沒有。」阿爾笑得咧開了嘴,牽起亞瑟的手:「情人節的手料理耶!太棒啦!」   「少噁心了,你這笨蛋……」亞瑟把臉稍微縮進圍巾裡,又撇開臉。     神,畢竟還是眷顧自己的,因為他是HERO……   但是慢著!亞瑟剛剛說到「幾罐」桃子果醬嗎?   阿爾無奈一笑,只希望等下回家,起居室不要已經被果醬罐頭埋起來才好。   他抬起頭,發現雪不知幾時停了,太陽應該很快就會露臉了吧?空無一人的街頭,只有他倆慢慢走向超市的身影,還有他們身後,印在雪地裡的、兩組相隨的足跡。 ********************************************************** 後記:   雖然小年夜已經寫完1/4,除夕團圓和家人玩到清晨,直到快早上四點才動工啊……差點就要跳票了(帶著眼圈茶~   閃光節到了,我的去死魂也蠢蠢欲動,本來想說一定要來個逆操作,寫篇很不應景的黑賀文來掃大家的興、澆熄周圍的LOVE LOVE氣氛,誰知道最後是生出了這篇……我真的沒有故意倒糖哦!真的。   最近發現,這兩個人的故事只要沒有刻意控制糖份,甜度就會自發性上升……(我是放任劇情自由發展主義者)……喂!是先天性血糖過高的CP嗎你們!(被閃到的作者翻桌   總而言之,寫都寫下去了,也來不及寫我那篇腹黑陰謀來平反,只能說時也命也,就當作這次我又輸給你們了,但是你們給我記住!!總有一天要把你們搞到鬼哭神號痛不欲生哇哈哈哈哈!(抖S黑樹出沒注意,請勿任意餵食激痛/鬼畜/虐本 小筆記: ‧本文基本設定「非」HS世界,也跟新刊無關YO!真要說的話,跟前作短篇Cat Lover屬於同個時空間,所以取了有系列味道的篇名。 ‧最近發生了不少事,所以自宅阿爾的個性有點……嗯,變得比較纖細? ‧D.C.這陣子天候很慘是事實,不過昨天我查過機場官網,其實好像已經解除封閉了,不過……管它呢XDXDXD ‧情人節的起源真的頗瞎,怎麼會拿人家的忌日來算呢,唉呀呀…… ‧農曆3/3的上巳節,才是華人傳統的情人節哦!聽說當時(應該是周朝吧,反正是詩經的時代)的社會風氣十分開放,「野合」的行為是被默許的~ ‧把某大樓聯想成Take-away餐盒疊起來的樣子,純屬個人興趣(毆 ‧餐廳訂位網站是以阿爾家西部為中心的知名網站,灣家新聞也刊過。雖然是西岸的事情,反正阿爾都會跑來跑去,所以亂訂電子報也不奇怪…… 有圖有真相!感謝友人e桑提供圖示wwww
‧亞瑟的秘書奉命對阿爾隱瞞亞瑟行蹤,沒錯~這也純屬個人興趣(又毆 ‧阿爾到處打電話騷擾大家的橋段,同樣純屬個人興趣(再毆 ‧因為時差的關係,本文的2/14片段其實是「明天」才會發生的事。故王耀說大年初二。 ‧亞特蘭大的特產是桃子耶,好棒!有沒有要揪團五月分去玩的?(被埋起
  其實,故事還有後續……   亞瑟後來大概在D.C.待了快一個月,因為某個跑去雪裡呆坐的笨蛋,回家後在沒有暖氣的情況下嗶────(自律消音),結果重感冒,所以他只好勉為其難、百般不願、口嫌體正直地留下照顧了……   當然也就像某斗拉馬的劇情一樣,每天用「幸福的手料理」替患者補充營養啦!(就是這樣感冒才不會好的吧? ********************************************************** 又追加:   話說看到賀文後,我們家悠某突然驚:「啊!我也要來畫賀圖……」(妳也未免太遲鈍了吧,年菜吃多了嗎……)   七某:「我們等下不要是ㄘ去?」   悠某:「人家想放圖~~」   七某:「好啦好啦,回來再說,我先放一張……」   ……不過,說得容易,這種時間叫我上哪去變老悠的圖出來?   沒想到在電腦裡翻了一下……   哇咧!CWT24的場刊圖不就正應景!!(雖然阿爾的衣服不太對XD
  我跟老悠果然還是心有靈犀啊~(毆      在此祝大家腐年行大運、腐腐生豐、三人成腐(攻君+受君+自體燃燒)……當然還有閃光節快樂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