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黑歷史

  如果說阿爾對亞瑟的「身體」有什麼不滿的話,大概就是亞瑟前臂內側的那個刺青。   東印度公司的印記,曾經以正經商賣之名、卻行海盜掠奪之實的證明。   一條腸子通到底的阿爾,無法忍受那種道貌岸然的行為。   「喂……你能不能把那個洗掉啊?」他不只一次這樣問亞瑟。   「……為什麼?」亞瑟總是冷冷地回看他,即使前一秒還在調情臉紅,只要阿爾講到這個話題,亞瑟的雙眼就會瞬間降溫,變成深不可測的黑洞。   「沒有為什麼,看了覺得很煩。」阿爾眼見亞瑟迅速拉下衣袖,笨手笨腳地把袖口扣好。欲蓋彌彰的樣子讓他一肚子無名火,只好用力扭開頭。   如果亞瑟就此打住也就算了。   他卻低下頭,眨眨轉為綠色的雙眼,偏補上一句:……「你懂什麼?別以為你可以把自己那套英雄論套用在我身上。」   聽到這話,阿爾真的火了,也不知道是否下意識,一把抓起亞瑟帶有刺青的那隻手。   「你對這個記號很驕傲,是嗎?它提醒你,自己以前如何在七大洋上稱雄?對不對?」   「放手,這樣很痛。」亞瑟僵硬地說。   「優雅地微笑著當你的紳士,但背後隨時可以捅人一刀,這樣子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你給我……閉嘴。」亞瑟瞪著他,表情有一點扭曲,聲音充滿壓抑,像是想掩飾存在於心底的某種很黑暗的東西。   阿爾覺得自己說對了,而被莫名的沮喪感包圍住。「……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你,只是這樣而已……」   亞瑟把手抽回來,轉過頭背對他:「不想接受就算了,你以為我稀罕嗎?」說完便丟下他,到廚房去泡茶。   兩分鐘後,亞瑟聽到阿爾霍然起身往外走的聲音,大門被用力甩上的瞬間,他的肩膀也隨之顫動了一下。   他想繼續把茶泡完,可是無法控制雙手簌簌抖動,只好放下茶壺,發出匡一聲。   亞瑟扶著額角,沉重地吐氣,過了好一陣子,一顆眼淚滑過他的臉頰。   「……你以為,我喜歡讓這種東西留在身上嗎?」他咬著牙、低聲自語:「不是我不想洗掉,是……不可能洗掉的啊……混帳。」 ******************************************************** 【廚後記】
  我真的在手上畫了刺青......(廚!!   不列顛東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其實還滿美的,總覺得穿上捲袖白襯衫會非常好看(毆   在電影神鬼X航中,傑克船長手上好像也是刺了這玩意兒,我喜歡傑克,應該說,我超喜歡海賊www   果然體內流著海賊血吧。   不是元ヤン,是直到這一秒仍然是ヤン,只不過長大了一點,懂得用Burb●rry的風衣和圍巾把ヤン成份包好藏起來......(一直很想買一套Burb●rry的經典款風衣說......   這篇文是突然暴走的產物,說是文嘛.......比較像草稿?似乎是某個山雨欲來大事件的前奏(或者其中片段)。   最近和亞瑟同頻同得很離譜啊~(掩面)   據說某個和我同星座的知名香家男演員也時常如此,一個不小心就入戲超深的,有時會讓身邊人為他捏一把冷汗......   是的,我在構思新刊。   早上在噗裡有感,亞瑟的心態......應該是一方面覺得很羞恥,但是私底下無法控制地對以前的輝煌歲月感到自豪,然後,因為這種矛盾的心情就崩潰了,是個很不穩定的亞瑟。   再加上阿爾會在旁邊亂→反感,腦子裡瞬間浮現:故意在下著春雨的倫敦街頭、穿著一件薄襯衫飄搖遊蕩的亞瑟,這樣的畫面。   好痛。(是在自爽什麼東西      新刊的糖份會再下降,就這麼決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