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靜臨】休假日的Pot & Pudding

  「抱歉,哥,現場發生了一點狀況所以要過夜……」   「啊,不要緊,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我很好……不然今天的進度完成之後,我請個假回去吧?」   「你想為了晚飯特地從京都開車回東京再開回去?拜託請不要!連塞爾堤大概都沒辦法在半個晚上這樣來回吧?」   「可是……」   「幽,真的沒關係,下次吧。」   靜雄和弟弟講完電話,隨手把手機塞進口袋。   雖然跟臨時修改行程的幽說了「沒關係」,還是忍不住默默看了一眼手上的超市紙袋。   唔,裡面有肉有菜有豆腐……難得碰上自己休假,幽的新戲又殺青,原本是跟幽約好,要去幽的公寓一起吃火鍋的,所以儘管平日很節省,已經吃慣了速食店、頂多偶爾去賽門那邊吃個壽司的靜雄,還是決定稍微奢侈一點,到百貨公司樓下的超市大肆採買了一番。   果然是不能小看演藝圈的突發狀況啊!幽的工作看似瀟灑又耀眼又吸金,事實上也不是每個人都做得來的。   因為擁有這樣外表酷帥、內在卻非常實在又肯苦幹的弟弟,靜雄花了一分鐘時間小小地驕傲了一下,然後回到殘酷的現實。   ──唉,袋子裡有一公斤的牛肉片、兩顆高麗菜、四塊各有他巴掌大的豆腐、半打跟他拳頭差不多的松茸、還有其他族繁不及備載的配料……該是要怎麼消耗才好啊?   靜雄的本能反應是打電話給新羅,反正之前也在新羅家辦了火鍋聚會,如果以塞爾堤的名義開口,一定馬上可以招集到Dollars的火鍋團……   唔唔,不過跟這群傢伙一起吃火鍋,多少是有點累啦。   畢竟比起用筷子在鍋子上方角力或拔河,靜雄情願摔下碗筷(塞爾堤說不准折筷子)、直接把對手從陽台毆飛出去。但其實在新羅家的火鍋戰場,連這種基本的「排除」行為也不會被允許(事實上不管對誰動了手,後果都滿麻煩的……因為他的火鍋友們之中根本沒有正常人嘛!),就總是覺得有哪裡卡卡的「不蘇胡」,因而讓靜雄多躊躇了一分鐘。      前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頂多三分鐘好了,卻大大改變了靜雄當晚的命運。   如果他沒有因為分心思考,就不會拐錯彎,原本他可以直接離開超市的,但一個錯彎讓他上錯電扶梯,跑到了他平常不會來的、有點「太過奢侈」的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街的甜點區。   (啊……誤闖雷區了……)   身為甘黨,靜雄當然不可能不知道這裡有好吃的東西,但也深知這裡的點心出名貴,他自己實在捨不得買來吃,都是幽,有時會體貼地找出各種名目和藉口讓助理去買給他。   想到無緣一起享用火鍋的弟弟,藏在藍色墨鏡後面的溫柔雙眼,忍不住露出無奈的神色……   然後,靜雄突然全身發毛,同時豎起了耳朵。   他聽見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正在和甜點專櫃的售貨小姐對話。   那個聲音實在是……就算化為雜訊(?)他也認得出來,反而會讓人有種一時之間想不起在哪聽過的錯覺。   靜雄連忙躲到附近的牆角後面觀察。   「……那麼,請問您想要什麼口味呢?」   「啊~啊,傷腦筋,是什麼口味呢?好像是那個吧!」聲音的主人半彎下腰,像個小孩一樣指著冷藏櫃裡的某件點心:「原味?」   專櫃小姐有點歉意:「嗯……其實原味和香草焦糖看起來很像,您要不要試吃一下呢?」   「唉呀~糟了,我也不知道味道啊……☆」折原臨也的頭輕輕往旁一歪,露出了苦笑。   (搞、搞什麼啊?!跳蚤混蛋怎麼會在這裡……買甜點?!)   靜雄感覺自己額頭上的血管開始跳動,雙手也忍不住越握越緊,一旁經過的路人看到這情景,都為他手中的紙袋捏一把冷汗。   甜點專櫃上的對話持續進行著。   「……您買這個是要送人嗎?」   「是啊!我剛下班,想說帶些禮物給我那個超麻煩的十六歲兒子啊!」   「咦咦咦?!您是說十六歲的……兒子?」   「開玩笑的~☆妳真的相信了嗎?不會吧!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   「這……真的非常抱歉……」   「沒關係,人不可貌相嘛!」臨也的態度轉為輕鬆(在靜雄眼中不折不刻是輕浮):「反正~其實我是想買幾個來當晚餐的,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有點想吃……只是口味弄錯就沒意思了,呵呵。」   (笨~蛋!平常不太吃甜點的人,突然拿甜點當主食會胃痛的啊!你還是滾去吃正餐吧混帳!)   對甜食幾乎有專家級心得的靜雄,瞇著眼睛在心裡想著。   「請問……一定要指定口味是嗎?」專櫃小姐是個熱心人也是專家,直覺知道眼前的男子並非甘黨,更不可能是常客,會「拿甜點當主食」一定有什麼特別的理由……   「啊……嗯,因為我的……一個『朋友』,很喜歡這個啊。」臨也眼神飄移地說著,還不自覺地輕輕抹了一下臉:「很久沒和那傢伙一起吃飯了,所以……」   (哈?!跳蚤混蛋有朋友嗎?!)   躲在牆角後面偷窺的靜雄,驚訝得臉都歪了。      「哦~我懂了,是位很可愛的小姐吧?」專櫃小姐笑著問。   臨也笑盈盈回話:「才不呢~☆雖然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可愛啦……那傢伙可是個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有著變態怪力的金髮單細胞生物呢!」   (什……死跳蚤你在說誰?!)   「咦咦?!是這樣嗎?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就跟妳說人不可貌相嘛~☆」臨也寬大地攤開了雙手,又繼續研究冷藏櫃裡的甜點:「唉,到底是哪個口味呢?我對『布丁』這種東西,實在一竅不通啊……」      靜雄本來已經打算拎起身邊專櫃的冰箱,直接往臨也那裡砸過去的,接下來傳入耳中的對話,卻讓他莫名地住了手。   「……看樣子,我和那傢伙其實也沒想像中那麼熟吧,我竟然連他喜歡什麼口味的布丁都不知道……」聲線雖然輕快,靜雄卻聽出底下藏著很空虛、很落寞的頻率。   「直、直接打電話問對方如何呢?」   「不用了,我就說,只是想買來自己吃而已,如果特地問他豈不是要買給他了嗎?我才不想送他禮物呢!那傢伙有可愛的弟弟和一堆沒事就聚在一起吃火鍋的朋友,我可是大部分的時間都要自己吃飯的哦!他也不會稀罕我送的禮物吧!」突然長篇大論起來的臨也有一點惱怒,但看到專櫃小姐似乎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連忙又調整了語氣。   但,調整過後的發言反而變得更陰鬱:「總而言之,隨便幫我拿兩個好了,反正我可能永遠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歡原味還是香草焦糖……」   「笨蛋,是香草焦糖啦。」靜雄終於聽不下去了,直接從藏身處走出來。   「咦,小靜?!」臨也顯然被嚇了一大跳,反射地往後退了一大步,還伸手到外套口袋裡握住小刀,然而大腦的瞬間反應跟身體完全相反,他脫口問:「不是原味嗎?」   「不是,你不知道我喜歡吃很甜很甜很甜的布丁對吧?」靜雄直直盯著臨也睜得滾圓的雙眼,看到裡面揉合了各種情緒:驚嚇、嫌惡、困惑……但其中最明顯的一種,是閃閃發光的喜悅,並非摻雜著惡意,而是打從心底散發出來、很純真的那種。   他不是沒見過臨也這個樣子,可是畢竟很罕見,所以格外難得,足以熄滅他看見臨也在池袋出沒的怒火。   不,豈止沒有發怒,他感覺心底某個柔軟的東西被震撼了一下。   ……就好像被湯匙挖下第一口,而顫抖著的布丁一樣。   (真是個喜歡裝模作樣的討厭跳蚤……)   靜雄嘆了一口氣,說出連自己也意料不到的話:「你……還沒吃飯吧?要不要來我家吃火鍋?」   「哈?」   「說來話長啦……總之剛好買了火鍋料卻得一個人吃……」靜雄本來想說「如果不要就算了」,看到臨也的眼睛幾乎泛著淚光,破天荒的聰明了起來、把原本想說的話吞回肚子裡:「……你就買兩個香草焦糖布丁當甜點好了。」   「啊……哦。」臨也渾身僵硬,平時的伶牙俐齒好像都飛到北海道去了一樣,他想轉過頭去請專櫃小姐拿布丁,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不過,專櫃小姐已經一臉感動地光速包好兩份香草焦糖布丁遞給他,還細心地在禮盒上打了天藍色的漂亮蝴蝶結。   不愧是在池袋討生活的女孩啊……雖然臨也更懷疑,她可能跟狩沢有什麼血緣關係就是了……   他掏錢付了帳,正在不知道該怎麼乖乖跟在靜雄後面的時候,靜雄表情平和地對他伸出手。   臨也感覺一陣昏眩……應該不是因為沒吃飯的關係吧。   他空著的左手手指抽動了一下,猶豫是否應該回應小靜的好意。      「……布丁我來拿吧。」   平靜的語氣,合理的內容,卻讓臨也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深處一樣,跌破了第十八層的地板還繼續往下墜落……   「小靜真過分!」   「哈?!」   「你只是因為想吃布丁吧?根本不是想跟我吃飯吧!」   「什麼東西啊?我沒這麼說吧!……還有你突然用女人的語氣講話是怎麼回事?」   「我以為你……結果你情願雙手大包小包地拎滿重物也不肯……」臨也撇開頭,鼓起了臉頰:「算了,我回去了!火鍋和布丁你都留著自己吃吧!」   「你呀……給我差不多一點。」靜雄額頭上的青筋幾乎要爆開了,但,卻完全沒有想要揍人的跡象,只一個箭步上前,用手臂內側勾起臨也的腰,輕輕一甩便把臨也拋在自己肩上,像是多扛了一袋米。   臨也在這晚第N度的受驚之餘,不忘感到可恥地拼命掙扎:「這樣很難看!放我下去!」   「只是小小懲罰一下而已,反正走個十分鐘就到我家了。」一到室外,靜雄便無視於雙手和肩頭掛滿荷物,竟然點了菸:「出爾反爾是個很壞的習慣呀,臨也老弟,答應要跟人家吃飯,怎麼可以突然鬧脾氣跑掉呢?」   「……………」   「話又說回來,你有多久沒吃火鍋了?我記得以前你不是很喜歡吃嗎?老是硬拉著新羅和門田在屋頂上就煮起來了……」   「哼……有那種事嗎?我早就忘了。」臨也嘴硬地悶哼著。   可是,儘管這樣姿態怪異地被靜雄扛在肩上,也感覺到路人投來的異樣目光,臨也卻突然發現,自己不知多少年沒有如此放鬆地在這個城市裡移動了。   他胸口一陣熱,忍不住輕揪住靜雄的酒保服背心,默默哭了起來。 ================================= 腦煉時間:     嘛~火鍋火鍋~(大心   前天和兩位太太吃了火鍋,突然想起跳蚤姑娘對火鍋的執念XD   該不會……你寂寞到沒人陪你吃火鍋吧!!(顯然是這樣   結果昨天從百貨公司超市買了加菜用的食物之後,突然就想到這樣的故事了。   蚤娘總是自己一個人吃飯吧?真是寂寞啊~~   小靜!趕快多陪一下老婆啦!!(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