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潮與虎極短篇】30秒

  你說是真由子開始帶頭在玩的遊戲,那陣子,你們很喜歡問人家這個問題。   「如果只剩下三十秒可活,你會想說什麼?」   有一天,你也這樣問我了。   你眨著那雙在我看來、其實還不夠懂死亡為何物的清澈大眼,正經八百地問了。   「笨蛋!大妖是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我不是很在意,能讓老子掛掉的東西還真不多。   而且,如果真的要死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是說……假設呢?」   臭小鬼,幹嘛那麼認真?   拗到最後,我們又打了起來。   真是無聊。   其實,我一直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什麼。   諸如此類的鬧劇天天上演,老子還真不知道是哪來的耐心,每天陪你這樣玩。   像是,從一開始就讓你替我取了個像寵物的名字。   「阿虎!」   那名字不難聽,可是換作別人,我應該還是會選擇一口把他的頭咬下來。   大妖不該有那麼可愛的名字。   不過那名字和你的笑臉很相襯,所以我收下了。   要是再往回說……我真的沒想到當初打開地窖的,會是你這樣的孩子。   看清你的臉時,心底那種鼓動的感覺是什麼呢?   「小孩子很美味」,嗯,一定是吧。   你也未免太單純,放著一個會吃人的大妖在身邊。總是不知道當你呼呼大睡的時候,我是用什麼樣的貪婪眼神盯著你的身體。   實在忍不住了,會趁你睡著時偷偷嗅你的臉,甚至舔個幾口。   但你常會在睡夢中拉住我的鬃毛,說著「阿虎別鬧……這樣很癢」之類的夢話,然後一個翻身就窩在我身上。   把老子當成大型布偶了,真是!   只好又放棄吃你的念頭,抱著你睡。   其實應該直接把你吃掉的。   只是,懷裡多了一團香噴噴暖呼呼的小東西,倒也不難受。   沒神經的時候是如此天真。   戰鬥的時候又是那麼強悍。   獸矛持有者,老子見多了,卻沒見過飛舞起來那麼美麗的長髮。   在你身上總是嗅到深深的寂寞氣息,卻帶著故作堅強的味道。   已經那麼孤單,還要去成為別人的光炬。   你啊……   用小孩子的肩膀,是扛不起整個世界的,但你每次還是有恃無恐地站出來。   事情弄到再怎麼不可收拾,還有老子頂著。   狡猾的小鬼,連撒嬌的方式都很陰險,非蓄意的使出這些招式,更危險。   真想拔掉你的頭,以免你完全成長以後不知變成什麼魅惑眾生的妖魔。   從某種層面來說,比白面者還可怕。   不過因為你的寂寞,就原諒你了。   唉呀唉呀,不知不覺,老子也活了好幾千年……一直都只靠自己,所以格外能明白你眼底的渴求吧。   打架時有個人站在身後互相守望,其實……感覺真不錯。   但承認這種事,對大妖來說就太丟臉了。   因此一直就隨你去,比起承認心裡的柔軟,稍微縱容一下小鬼並不算沒面子。   你知道我不會丟下你不管,大概早就看穿我的藉口吧,我也知道「老子的食物不可以死掉」這種話,太沒說服力。   只不過是張如同薄膜般的存在,義理性地隔閡在人和妖之間。   即使不用穿越那層膜,老子也能擁抱你,終究不能大開先例,讓世間變得一團亂。   人和妖之間的界線,不能那麼模糊。   真要說起來,和你相處的時光算是什麼呢?   白面者消失後,首先想到的是這些事情,好像不到一秒鐘就在腦裡全部閃過,太快了,真希望它們停留得久一點啊……   包括那個問題。   「如果只剩下三十秒可活,你會想說什麼?」   看著你那張哭得死去活來的臉,我應該說些什麼的吧。   應該再摸摸那把長髮的。   應該讓你知道,雖然不討厭讓你騎在我背上、飛來飛去地戰鬥,但是每次空戰亂鬥時,我有多怕你摔下去。   應該告訴你,我不介意繼續當「阿虎」,即使這會因此讓我越來越沒有大妖的尊嚴吧。   但我希望你在我的雙腕中長大。   想陪你走到天涯海角,守護直至你的天命終焉。   應該多舔一下你的臉,儘管,我更想把你身上那些戰鬥後的血汙都舔乾淨。   邊用爪子替你慢慢梳開一頭亂髮,就像平時一樣。那其實是很享受的,故意咬著你小小的身體,感覺那顆小小的頭在我身上嗚咽磨蹭,皮膚上淡淡的鹹味摻著咬傷滲出的那點血絲殘留在舌尖上,當你倦極入睡時我仍捲著舌頭回味著,這比真的吃到你的肉還令我陶醉。   因為是你。   應該好好地對你說,謝謝你,這一年我過得很……幸福。   三十秒說這些話、做這些事,綽綽有餘了。   可是我說不出口,你已經哭成這樣子,這麼淒慘。如果我說了,後果會是什麼樣子?你知道嗎。   也許你的確會變成獸,但我不要你變成一隻心碎的獸。   夜夜嚎哭的獸比人類更慘。   到時候,沒有誰能繼續抱著你。   我知道你想聽什麼……從你第一次問的時候,想聽到的都是同一件事吧。   你感覺得到我真正的想法,而我很清楚這點。   但對不起,潮,我不能說。   所以,當三十秒告罄,你在那邊又哭又鬧時,老子還真是出生以來第一次、打從心底地感謝上天。   ──小鬼終究是小鬼,無計可施了只好耍賴。   「你不是要吃我的嗎?阿虎!」   啊啊,還有什麼話,比這句更適合給我台階下?   身為大妖,當然要漂亮地退場。   「我已經……吃飽了。」   真的,我很滿足。雖然遺憾更多。   這些,你都不需要知道,只要你安穩地活著就好。   你不忍我犧牲讓我感動也感謝,但我之所以那麼做,也只是希望你活下去而已。   對不起,為了讓你能夠得到幸福,最後三十秒,我還是選擇了小小的殘忍。   畢竟,我要留給你的,是比三十秒的言語更深沉的東西。 《完》 ==================================== 後記:   許久沒更新,一更新就貼了「在資料夾裡放著也是放著」的一篇XD   很意外的是,這是個人近年特喜愛的其中一個短篇,大概因為沒什麼壓力,純粹自己流暴走趴趴寫之故。      說到分離。   有時候「絕情」真是無可奈何之下的選擇,如不能把心一橫,壯士斷腕,豈不是繼續婆婆媽媽牽扯不清?就像集結元氣玉一樣,拖個三五集有剩。   藕斷絲連只會更痛,非分不可的時候卻留下讓人懸念的情話和伏筆也一樣,不負責任。   ──如果不能在一起,情願你就此斷念。   大妖以橫跨千年的世故選擇決絕,恐怕等到小辣椒長大,才會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