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犬眼鏡】帝國無軍紀

【in帝國訓練營區‧規定是指揮官(艾伯)以降都要輪值清潔工作,打掃區域抽籤決定】   「哈哈哈哈!老子人品太好了啦!抽到超乾淨的閱讀室!」艾依查庫扛著掃把,一腳踹開指揮官辦公室的門,大喇喇走進來:「把人全部趕出去,五分鐘就掃乾淨了。」   艾伯抬起眼瞄他那得意的樣子,面無表情繼續做事:「……伙房,還是廁所?」   「哈哈哈哈哈……哈?」艾依原本忘形到在辦公室中央拿掃把練揮竿,聽到艾伯冒出這樣的問話,愣了。   「我說……要伙房還是廁所,你自己選。」艾伯平靜地用手指推了一下鼻樑上的鏡架,輕聲說。   「什……」艾依突然意識到艾伯的意思,嚷了起來:「喂!這樣不對吧!我是用抽的耶!怎麼可以說換就……」   「我是營區指揮官,我說換就換。」   「為、為什麼我一定得被換去伙房或廁所啊!我做錯什麼?」   「你自己想想為什麼。」艾伯的語氣冷酷的像鬼一樣。   艾依挾著掃把抱著手臂,認真歪頭思考。   ……啊!   是早上的晨訓。   清晨時他快要天亮才摸回自己房間,筋疲力盡心滿意足倒頭睡死不知多久,就聽到傳令兵衝用力敲門:「大尉大尉!」   「幹嘛啦……」要不是還記得這是自己的同袍,他早就拔槍出來對著房門連射了。   「今天要晨訓啊!您忘了嗎?少佐大人說,限您一分鐘出現在訓練場,不然您就自己看著辦……」   靠!艾依瞬間清醒坐起。   晨訓,他真的忘記了。前晚當他蹭著不肯離開艾伯房間時,艾伯「好像」提醒過他,但他那時血液大概都不在腦子裡,根本沒有聽進去。   這下真的死慘,艾伯超超超級重視晨訓,如果無故缺席,嚴重時是會被關禁閉的,即使犯錯的是他也一樣。   七手八腳穿上軍服的時候,他免不了在心底嘀咕。   (艾伯李斯特你不是人!明知道要晨訓,為什麼不適時把我趕走啊?雖然可以溫存大半夜是很痛快的事,但總有不適合溫存大半夜的晚上吧?……搞個1/3或1/4夜也很足夠啊啊啊啊……)   啊可是……就算艾伯認真驅趕他,恐怕他還是會留戀於那興奮得泛起淡淡血色的肌膚、輕吐出濕熱氣息的薄唇、濕淋淋的抗拒眼神、緊勾在他腰際的長腿、還有附在他耳邊發出的壓抑低喘……而不可自拔吧。   於是他又一邊咒罵自己,一邊衝去訓練場。   艾伯果然已經昂然立在隊伍前面,像是看見蟑螂或老鼠一樣瞪著狼狽衝過來的他,那眼光犀利得幾乎可以殺人。   (我走的時候你一副快要斷氣昏迷的樣子……為什麼會這麼有精神!!)艾依簡直欲哭無淚,發現士兵都用緊繃的眼神看他,連忙站直了咳嗽兩聲,調順自己的呼吸,快走到艾伯身邊,敬禮。   「辛苦了,頭痛好點了吧。」艾伯的語氣冷冷,一點也沒有體恤的意思。   ……他生氣了……他生氣了……他生氣了……   艾依知道他這樣在眾人面前給自己台階下,已經是最大的慈悲。   「已經沒事了!謝謝少佐大人關心!」他大聲回答,視線卻忍不住落在艾伯的領口、和頸側交界處,露出不到半公分的瘀色──是自己幹的好事。   還好,那痕跡大半被髮絲遮住了,不然他有十條命也不夠活……艾依覺得冷汗涔涔流下。   晨訓繼續展開,一天就這樣平靜過去,直到現在。   「……不要這樣吧,你自己都說了我是頭痛才遲到的,現在又要懲罰我也未免……」他捱到辦公桌旁討饒:「我下次不敢了。」   「你上次也這麼說。」   「真的啦,我下次真的能準時起床……」   「你昨晚也這麼說。」艾伯啪地把整疊公文夾落在一起,站起來看著他:「不認真提醒你一下是不行的,你自己選吧,伙房還是廁所?」   哦不……這一掃,就會是整整一個月呀……   他盯著艾伯把公文塞回書架的側影,快速在腦中盤算,如何說服艾伯收回成命。艾伯稍微昂頭,頸際的吻痕露了更多出來。   艾依實在沒把握,要是提醒他吻痕的事情,會讓他稍微心軟一點,還是會把他惹得更加惱火……最後良心還是戰勝了私心。   萬一那痕跡在艾伯不知情的狀況下被別人發現,不但會害艾伯遭人議論……他自己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活。   「喂長官!」他喚道,當艾伯轉頭過來,他默默地在自己脖子指了兩下印記所在處。   艾伯幾乎反射地把襯衫領子往上提,惱怒:「你又……」   「對不起啦,我也是早上才看到的。」他露出極之無辜又懺悔有加的純潔眼神:「昨晚我……太忘情了嘛。」   艾伯一聽,雙眼立刻飄到旁邊,輕咬住下唇,臉頰整個羞紅起來。   「你不開心嗎?昨晚。」艾依嘗試去拉住他的手,沒有被甩開,還發現艾伯的手心有點冒汗,於是提起膽子走近、直貼住艾伯的身體:「我……可是使盡全力呢。」   「我知道啊……」艾伯的聲音細得有如在對螞蟻說悄悄話。   「那,還不多體恤我一點嗎?嗯?」艾依把他的下巴撥回來,兩人鼻尖輕觸,感覺艾伯的呼吸開始紊亂……當然自己也一樣。   「……不行。」艾伯像痛下什麼決定般,閉上眼睛。   「……什麼?!」艾依幾乎要跳起來了。   「不行,你還是得掃一個月的伙房或廁所。」艾伯雙手抵著他胸口,想把他推開:「抱歉。」   「為什麼?」艾依摟住他的腰,不讓他退後。   艾伯的視線迎上微微瞇起的藍眼,正色:「這是紀律問題,我要帶兵就必須賞罰分明,不能因為你而開先例,你懂的。」   艾依無法反駁了,他望著那雙毅然的金色眼眸,表情鬆弛下來,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是的,他懂,沒有人比他更懂。   但他突然把艾伯抱緊,用力給了艾伯一個深吻,好似無奈之下的報復。 然後他放手,很帥氣的轉身拾起掃把,頭也不回準備離開辦公室,一邊大聲說:「好啦!老子去掃就是了!廁所是吧?老規矩,老子掃完之前誰都不可以進去用……就讓那些王八蛋們憋死吧!」   艾伯看著他的背影,露出一抹淡淡微笑。   走到門口的艾依略側頭,越過自己的肩膀,狡訐笑問:「掃完以後,可以去您的寢室報告嗎?長官。」   「如果……你還有足夠力氣的話。」艾伯的笑容裡多了一抹挑釁的味道,讓神情豔麗得像他身後的夕陽一樣。 《請自行想像後續伊哈哈the end(毆死》 *特別鳴謝我家愛犬小黧提供靈感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