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2012降臨祭】甘,是甘樂的甘☆

  「小靜,我要吃甜點!」   「哈?」   坐在床邊抽著菸的靜雄,緩緩回頭,用一種「你現在是吃飽撐著找麻煩嗎?」的表情、望向在被單裡捲成一團的細瘦人影。   那張下巴尖尖的小巧臉孔……嗯,還浸在紅暈跟汗濡裡。   儘管如此,臨也拉起被單了遮住大半張臉,只留下瞇起的雙眼:「你聽到了,我說,我要吃甜點。」   「你不是不愛甜食嗎?」靜雄挑眉,心想這人今天吃錯藥。   「就是想吃嘛!小靜你不知道『常吃甜點才會變漂亮』嗎?」   「漂亮?你是人妖啊?嗄?」   「總之~我!想!吃!甜!的!」被單中傳出任性的耍賴聲:「你就當我懷孕好了!我要吃甜點!」   「???神經病哦!」靜雄搔搔頭,轉過身不理他。   「……小靜你這禽獸!變態!色鬼!寡廉鮮恥!始亂終棄!」臨也伸出腳猛踹。   「始亂……??喂……喂!不要踢啦,死跳蚤。」靜雄先用單手格擋,實在擋不住了,只好去抓臨也的腳:「你發什麼神經?」   「煩啦!我要吃莓果屋的水果塔!」腳踝被抓住的臨也,仍在床上扭動哀嚎:「最討厭小靜了!你這怪物!鐵骨魔人……」   「你才煩咧!我到底是哪裡得罪……」靜雄被鬧得受不了,順手把抽到一半的菸狠狠插進菸灰缸、抓住臨也,把他壓在自己身下:「好啦不要吵了!明天去買給你,可以了吧?」   「哼!臭小靜,我才不稀……嗚!」他還想撇頭抗議,然而下巴立刻被靜雄撥回來,扎實的吻塞住他原本打算叨念整夜的埋怨發言。   隔日,午休時間,速食店。   「……所以,你晚一點還得趕去西武買點心就對了。」湯姆用薯條沾著番茄醬,細嚼慢嚥。   靜雄點頭,大力吸著可樂:「莓果屋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要指定那家呢?」   「平面媒體介紹,名滿天下。」梵蘿娜在旁邊閒閒翻著少女喜愛的服裝雜誌,靜雄探過頭去,看見一大篇圖文並茂的專題報導。   湯姆問:「哪來的雜誌?」   「折原九琉璃、舞流姊妹贈與。」   「哦……」靜雄挑起眉頭,稍微懂了。   「會指定店家?公主還真不好伺候呢。」湯姆若無其事看著差點被可樂嗆到的靜雄:「我沒說錯吧?你是要買點心給『那個』吧?」他伸出小指。   「呃……」靜雄被湯姆關愛的眼神、還有梵蘿娜火眼金睛的注視夾在中間,只好含糊其詞:「嗯……啊……」   「真有你的!追多久了啊?」湯姆大樂。   「追」嗎?大概已經「追」了快十年了吧?那個蹦蹦跳跳、彷彿每次都全力逃跑,但又從不跑遠的背影……   「前輩所選,理當為傾城傾國之美人?」梵蘿娜也歪頭。   美人嗎?靜雄繼續發著愣,腦裡浮現那人雙手插在口袋裡、轉過臉的模樣,嘴角略微上勾露出捉狹笑容,表情總是那麼細緻又靈巧,口裡嚷著最討厭,眼中卻漾著誘惑……可惡的時候當然可惡得要命,但也可愛得不得了……   「看來是……很迷戀啊~」   「肯定。意亂神迷程度直逼岸谷醫生……」   這時靜雄才意識到,前輩與後輩正大喇喇地討論自己……剛剛該不會露出一臉痴呆相吧?   「我……去一下洗手間。」他連忙起身離開現場。   「…………」湯姆見他閃躲,面不改色吃薯條:「真是,他一定以為我們不知道對方是誰,對吧?」   「靜雄前輩果然,單細胞生物。」梵蘿娜低頭看雜誌:「情報屋也是,品味卓絕……」   話說臨也。   他那一整天都待在家裡,坐在沙發上抱著膝蓋,無意識不時搖晃身體,瞪著茶几上的手機。   沒響。   一直都沒響。   已經快天黑了,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小靜在幹什麼?   他已經是這天的十八次拎起手機,確認不是收訊不良什麼的。   「你,會不會有點神經質了?」波江從他背後走過,輕描淡寫問。   「哪有!」   對於自己的雇主這整整一天沒做半點正經事、只待在沙發上狂喝黑咖啡兼扭來扭去,還硬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波江並不覺得意外。   (唉……不過是過個生日而已……)   她想起自己上班時拎來放在冰箱裡的小蛋糕,看來臨也不但沒注意到,大概也不會感到驚喜吧。   臨也的手機終於響了,波江眼見他幾乎撲上去接聽,撇嘴搖搖頭,把最後一個資料夾塞回書架,準備下班。   蛋糕……就拎去給誠二吃吧。   「長~尾快樂哦!阿臨哥!」「誕(生日)賀(快樂)……」手機另一端傳來妹妹們的祝賀,讓他失望到連波江關門的聲音都沒聽見。   「妳們……還記得我的生日啊?」臨也沒好氣。   「不要這樣嘛!我們也只是隨便盡一下身為妹妹的義務而已w」「為(是看在)……母(媽媽的面子上)……」   「夠了!妳們走開!」臨也氣到失去冷靜,一手把電話闔上。   然後電話又響,他也不看來電顯示,本能地又接。   「呦~今天是什麼日子呢!應該要普天同慶還是天地同悲呢?」新羅聽起來彷彿努力在憋笑:「你的生日還真難定義呢,對於全人類來說……應該是有害吧?被你愛著真是太慘絕人寰啦~」   臨也連回嘴都無力:「謝謝你哦!」   「不謝~塞爾堤問說,你晚上要不要來我們家吃飯啊?她回家時可以順便去買螃蟹腳煮火鍋哦!」   「不用了!你們小倆口留著自己吃吧。」他沒好氣,再度摔上電話。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幾乎同樣的劇情重複上演。   門田、四木都打來約他吃飯,被他婉拒。   賽門的祝賀電話聽起來,根本就和公關小姐攬客電話沒啥兩樣……只不過更無良。   (來呦~壽司好吃呦!壽星也沒有折扣喲!)   帝人很正經地打給他賀壽,但也很客氣,說了長長一串不符合年齡的成熟賀詞之後就掛了。   其他人就別提了,以正臣為首,打過來咒他早點被車撞的還多一點。   但他根本不在乎這些人是祝福還是詛咒……更何況祝福他的多半聽來也更像詛咒……他只在乎一件事。   ……為何還不打來?   他整個身體緊縮成一團,焦慮地咬著自己的指甲,不肯承認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天色越來越暗,他也就越來越失望。   而且在心底,始終有一團黏呼呼的恐懼,或許靜雄根本就沒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   還在工作中的靜雄突然一陣惡寒。   「有什麼不妥嗎?前輩。」梵蘿娜開口問。   「不……」靜雄默默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竟然這麼晚了,百貨公司幾點關門呢?   可是也沒辦法,每個月的這時候最忙。月初,大部分的人都能領到薪水,討債公司不趁機出門收款,還想等什麼時候呢?   湯姆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忍地說:「……不然你先去買蛋糕吧?剩下的我和梵蘿娜美眉去跑一下好了。」   「沒關係啦,才剩一家而已。」靜雄露出微笑。   結果那「最後一家」意外花了他不少時間。屋主不但嗑藥到神智不清還持槍,最後由梵蘿娜巧手擒下槍支,才發現對方根本沒裝子彈。   就這樣,靜雄錯過了百貨公司的營業時間。   臨也睜開眼睛,望向自家的天花板。   他已經小睡了一陣子,現在算是餓醒的。   --小靜騙人!   都快半夜了,靜雄連一通電話都沒打……   他才不會為這種小事流淚,卻也悶不可言,打定主意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惡整靜雄不可。   或許再陷害他一下吧,反正「又不是今年第一次」了。   臨也想著繼續餓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穿上外套想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才一出門,剛好撞上正要按門鈴的靜雄。   「小靜?」   「抱歉,這麼晚了。」靜雄有點心虛地抓頭,臨也注意到他手中的塑膠袋,於是抱住雙臂,稍微昂起頭。   「……這是給你的,說好的甜點。」靜雄遞出袋子。   臨也覺得自己的身體關節發出卡啦卡啦的摩擦聲:「……騙子,你說會去買莓果屋的啊!」   靜雄見他不接,只好無奈地自己走進屋。「加班嘛……來不及了。」   「哼!不重視約定就說啊,找什麼藉口……」臨也露出不高興的表情,回到沙發旁重重坐下:「小靜你以為可以用便利商店的便宜蛋糕打發我嗎?」   「不是蛋糕。」靜雄坐到他斜對面,將甜點從袋中拿出來:「蛋糕賣完了,只有布丁。」   「你……小靜你只是自己想吃吧!」臨也整個腮幫子都鼓了起來,人也從沙發跳起來,臉頰脹得通紅:「小靜根本都不在……乎……」   怒嗔到一半,他突然被攔腰抱住,簡直就像隻小貓一樣被靜雄輕鬆撈進懷裡。   「不准說出來,因為沒有那回事。」靜雄溫柔地對他耳語,輕蹭他的脖子:「生日快樂,跳蚤。」   臨也的嫌惡表情,連同緊繃扭動的身體瞬間放鬆。無論他的尊嚴和保護殼再堅不可摧,只要靜雄的一句話就能輕鬆將之瓦解。   誰叫他……自己也會替靜雄找藉口呢?   更何況,呼吸的熱氣正吹著他的耳廓,身體沒有直接酥軟掉,這意志力已經很強大了。   「……你還記得是我生日啊。」臨也持續垂著頭,不想被看到軟化的眼神和更羞紅的臉,他低聲問,順手推開靜雄。   「怎麼可能會忘記啊?你的生日……麻煩降臨在地球上的日子。」靜雄正經八百地說,雙手卻很不正經八百地伸進臨也衣服裡。   「禽獸就是禽獸。」他又把靜雄的手甩開,佯裝還在生氣:「我要先吃點心。」   「哦啊……可是沒有蠟燭哦……」靜雄想了一下,見臨也煞有其事端坐、打開布丁的蓋子,靈光一閃:「好吧,用這個應該可以代替……」   --這什麼?!   臨也不可置信地看著靜雄掏出一根菸,點燃了直接插在布丁上,繃到臨界點的神經終於完全斷線。   「再說一次,生日快樂,跳蚤。」靜雄還笑得很燦爛,雙手端起布丁捧到他面前。   「小靜你白痴嗎?!燒什麼香啊!!」他幾乎要哭出來了,忍不住用力甩頭,站起來想回房間去。   可是靜雄把他拉住,拔掉布丁上的菸,笑:「騙你的,傻瓜,這才不是你的生日蛋糕。」   「啊?」   「我今天真的沒空,所以……明天我們去莓果屋吧,已經訂了位子哦。」   「啊?!!」臨也像是看到了毒蛇猛獸一樣,瞪大眼睛。   --訂位?!小靜你竟然會「訂位」這麼細膩的事情?!   「聽說……莓果屋的特殊款蛋糕,只有在他們的咖啡店內供應,沒有外帶。」靜雄叼著菸,神色自若地拿起塑膠湯匙,挖了布丁送到他嘴邊:「今天就先將就一下吧,可以嗎?」   臨也隱約含著沒有掉下的眼淚,仍是倔強撇頭:「笨……蛋,哪有人補過生日的?……」   「不去嗎?」   「我沒說不去!」他張口一嚷,盛著布丁的湯匙就塞在他嘴裡。   「說第三次,生日快樂,臨也。」靜雄認真看著他:「雖然你真的很煩,還是希望……你一直快快樂樂的。」   「少噁心了……誰要小靜的祝福……布丁也難吃死了……」他含著湯匙,決定打死也不承認,這輩子從來沒吃過如此香甜的布丁。   --不過,莓果屋還是要去的,小靜也是要好好惡整的……不如就狠狠大吃一頓害小靜破產吧?   只是他完全忘記,今晚靜雄一定會留宿,明天……他能不能正常起床,都還是個問題。w Fin. 本文取材地點:Berry Cafe,水果塔看起來都好好吃哦!(心   角色整個崩壞了啊哈哈哈~(笑啥XD   嗯,因為前面一個月都在跟重病的臨也奮戰,想寫些可愛傲嬌公主感覺的東西……不過也許,還是滿有病吧XD   壽星最大!所以小靜也很溫柔!(不要找藉口   總之~臨(俺)也(嫁)生日快樂!雖然我老是在花心,但還是很愛很愛你的呦!   感謝閱讀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