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橄欖石事件

  這是曾經發生過的真實事件(的改編),發生在誰跟誰跟誰身上就不用太在意了。   雖然「阿爾到底有沒有那麼纖細的文學造詣」還有待商榷(XD),綠寶石和橄欖石的色差,再怎麼說是不一樣的。   一般人究竟知不知道「綠寶石色」和「橄欖石色」在文字上的差別?   如果不特別強調,可能不會在意,但若是很喜歡亞瑟、會去在意瞳色的人,就算原本不知道,只要對他們說出來了,應該會有種「啊對,沒錯,就是這樣」的恍然大悟。   除非對橄欖石的顏色完全沒概念……這也不是沒可能,唉……   用綠寶石籠統帶過不是不行,但總覺得差了那麼半分,不夠到位。      寫作上的形容,到底要細膩到什麼地步?   因為考量到讀者可能不知道那是啥,就要放棄最貼切的比喻和形容詞嗎?   我真的不知道現在的閱讀者可以去到什麼地步,這不是批判,而是打從心底存在著的困惑。   余憶幼少時,如果在書裡看到不懂的詞彙,我會去找資料、查字典,直到搞清楚作者想表達什麼。   那個時候的書平均比較難懂,輕小說幾乎不存在,遇到生詞是稀鬆平常的事,喜歡賣弄學問的作者更是多如繁星(抱歉說成這樣)。   但身為閱讀者,也學到很多東西,從詞彙開始,會吸收到各種稀奇古怪的知識與常識。   現在的閱讀者願意做功課嗎?   當然,「綠寶石和橄欖石不一樣」這種事情,實在不怎麼複雜,似乎不該煞有其事搬出來討論(古狗大神圖片搜尋隨便找一找就可以搞懂),但也確實發生了。   有人像馬修,一頭霧水地反問「有差嗎?」,他知道顏色本身不一樣,可是不在乎文字上的敘述,對橄欖石這名詞陌生,應該也不會刻意去研究那是什麼。   也有人像阿爾,和法蘭西斯是一國的。你如果對他們說「亞瑟的眼睛是綠寶石色」,他們大概會跳起來拼命揮舞雙手:   「不一樣!!橄欖石色和綠寶石色是不一樣的!!」   就是很龜毛地堅持使用「正確的字眼」。   理直氣壯又固執,因為那兩個東西「真的不同」。   創作者當然這樣想,因為愛(對角色對作品對創作行為本身),即使被批評為偏執狂也在所不惜。   可是閱讀者呢?   我們應該走體貼本位,盡量不要製造閱讀者的負擔?   還是不該小覷閱讀者的實力和求知慾,就照自己想表達的方式去創作呢?      我想,這是拿捏的問題吧。   體貼閱讀者固然很好,但處處以讀者為考量,拳腳難伸,最後就很痛恨寫作,沒娛樂到自己,即使全世界都叫好叫座還是很悶。   (雖然高收入可以讓心理稍微平衡一點,但只為了別人而寫的人從來不會有高收入。)   忠於自己、盡情揮灑固然很好,卻難免發生「文章除了自己以外別人很難看懂」的狀況。   致中和,在自我滿足和同理心中間取得平衡。說來稀鬆平常,但其實是很大的課題啊!   最後還是要再吵鬧一次,亞瑟的瞳色真的沒有狹義綠寶石那麼鮮麗。廣義綠寶石的色域又太廣了,用來形容他的眼睛太粗糙。   翡翠綠、玉石綠的道理亦同,它們的色域也都太廣。   綠碧璽、綠幽靈又太龜,正常人哪裡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啊!!(翻桌)   故,亞瑟的瞳色形容全改回橄‧欖‧石‧綠,就這樣確定了。   花了整晚去思考、兩個小時去剖析,終於才敲定一個名詞,原因是在這過程中,像拎粽子一樣,牽出來一堆隱藏的暗流。   可見得,自我定位的功課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切的波濤都源自於內心動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