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可能跟Noir有關的片段......

  活了一千年以後,純真會變成一種奢求。   年輕如你……大概無法想像我是怎麼活過來的吧?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些戰場上淋過的雨,每一滴都像冰冷的針一樣直戳到骨髓裡;泥漿和血漿混合的味道抹在鎧甲上、凝在掌心中,散發出死亡腥臭,無論怎麼洗滌都沖刷不去。   你所信任的人全都仰賴你的強悍,然而他們早已全數戰死。   你一度深愛過的人最懂得你的弱點,於是成為你致命的敵手。   明明再也站不住了,渾身無處不是傷,喘氣喘到幾乎咯血,心底暗自希望能死個痛快。仍要咆哮著、揮舞著瀕臨折斷的長劍,為了守住最後的……尊嚴。   自以為凶狠的狂亂眼神,其實只能換來對手同情。   生無可戀但不甘心被抹殺、遺忘,沒有比這更可悲的事情。   終究還是從那樣的傷害和屈辱中存活下來,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曾經在永無止境的波濤中爭戰,除了逼自己變強再變強之外沒有活下去的理由,真的,已經不知道什麼叫累。   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總是帶著冷淡的表情,靜靜凝視一切。   那些太認真所導致的痛苦回憶揮之不去,我不想再製造更多類似的契機。   遇到你的時候,我以為惡夢走到了盡頭。   太乾淨的靈魂,乾淨到讓人心痛,閃耀到難以逼視,卻也移不開視線。   直覺告訴我,你的本質比我強大百倍,但當下畢竟還幼小,覬覦你力量的人多如繁星,守護你是我的使命。   而我在飄泊千年之後,終於找到安息地。   前所未見的,絕對的純真。   不是因為有我,你才能安然成長,是因為有你,我才能放心入睡。   這我很清楚。   但也許,我根本還是弄錯了?   所以,當你堅決地站在我面前,用槍指著我的時候,我無言以對。   ……啊啊,又是這種雨。   腦子裡唯一的念頭,竟然是不相干的抱怨。   你大概不知道吧,我情願被你射殺,也不想聽你多講一句離開的理由。   那些都不重要。   你要捨棄我了。   如果我真的還有一顆心,也終於化為齏粉。   甚至來不及散落,就隨著雨水流逝無蹤。 ************************************************   論文症候群發作,應該乖乖去寫歡樂本的,小黑卻拼命想插隊……(眼死   依照前例,這個片段跟黑本有關,但不一定會真的出現在黑本裡。   (根本沒種認真寫獨/戰啦!這俗辣~)   最近被日本的某大手戳成蜂窩(讚美意味),昨天又看到友人分享的MAD,突然腦內燈泡一亮 ,一切的謎團都解開了。   唉亞瑟你這死傲嬌……混帳那種感覺真的很痛啦!!(自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