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美索】a. funus flores

  大葬之後,烏魯克變得很安靜,靜得有如死城。   其實並沒有人去限制城民的日常活動,但一切的歌舞慶典祭祀,就這樣不約而同停止了下來。   這也不是某種同殤共悼的情懷,只是在城民的集體潛意識中似乎存在著一個心驚:啊,還是低調些得好。   完全是本能性質的默契。   人們回想那場鋪張到匪夷所思的華麗大葬--奢靡程度超越王室葬儀,直逼神祭--讓受邀(或被迫)前來參加的邦城使者張目結舌、烏魯克人則不知該從何說起。   真的,他們太明白為何會如此,即使在思考上無法理解的那些,心底也是懂的。   而這種事,又怎麼解釋給不熟悉城內日常瑣事的邦城使者聽呢?   大葬的主祭者是先后寧頌,向來高雅的女神威儀大大削弱,表情悽慘極了,一臉天地即將被劈裂的哀怨神色。   哦?那是因為,先后對那位大人視同己出,還收了那位大人當養子吧。   有使者如此自作聰明地推測。   道地的烏魯克人對這種評論,只能苦笑著維持緘默。   並非誰與誰的關係不可告人,在那時代作為統治者,沒什麼可稱為稀罕之事物。   然而被留下的那人,背影太悲痛,僵硬而挫敗,用斗篷裹住自己大半張頭臉,不肯讓任何人看見他的容顏……他曾經那般喜歡抬著下巴,接受人們瞻仰自己俊美的臉孔,大葬時卻始終垂頭,注視著已經不會再動彈的主角、他親手裹屍的摯友。   沒有人能夠幫那樣的背影解釋些什麼的,要是看不出那人身懷著多麼深厚卻粉碎的愛情,也只能說是瞎了。   當然,關於其他事兒的說長道短可沒停過。   有人說,因為王遲遲不肯舉行葬儀,恩奇度的屍身早已腐敗,半透明的裹屍布下隱約可見蛆蟲蠕動,放置遺體的主祭壇周圍惡臭薰天,混合著鮮花和香油的味道更讓人作嘔。除了王本人連眉頭都沒皺過一下(雙手還不時搓摩屍身!有人看到了!),奉命陪侍在左右的烏魯克貴人們在大葬結束後,都差點活活厭食而死……   又有人說,王為了恩奇度的猝死和伊南娜女神決裂,在恩奇度進入永眠的那晚,王不顧瀆神下場親手殺了金星神廟的數名祭司,當時王還一手抱著恩奇度尚有餘溫的死體。恩奇度不但是因諸神降罪而殞命,死候甚至沾染了無辜的聖職人的血,成為生生世世受到詛咒的最不潔者,怕會為烏魯克帶來災禍。   也許吧,在那種「王即為國、王之力即為國之力」的時代,讓吉爾伽美什王心死若此,烏魯克也差不多等於完蛋了。   大葬後,邦城的使者們各懷心思回去了,而烏魯克人再也回不到數個月前,城內瀰漫著一片祥和又滿足氛圍的豐饒生活,在某種程度來講,這或許比吉爾伽美什的暴君統治時期還糟。   因為曾經滄海。   曾經把絕頂的幸福握在手中、抱在懷裡過,失去便無比難忍。   這就是大葬結束後--儘管吉爾伽美什王往往夜不成眠,然而一旦能睡著,又無論怎麼也叫不醒他--的原因。   有時被寧頌女神親自前來弄醒了,也像隻焦慮的獅子一樣,在拉緊布幔而不見天日的寢殿中走來走去,不說話也不做別的事,就是走來走去。   最後總是咆哮著叫人送酒上來,喝得酩酊大醉後又倒頭去睡。   他根本不想醒來,獨自在偌大空洞的床上醒來後的時間,對他而言毫無意義。他本來就不是個特別關心政務的王,烏魯克因為他的散漫而會變成怎樣,他絲毫不關心。   他對自己的夢極度偏執,對恩奇度的思念,令夢境比現實更令他安心。   恩奇度總是在那裡,一如往常,頭上頂著他沒耐心地匆匆編就的粗糙花冠,溫柔燦爛地對他笑著,白皙皮膚反射著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陽光,細膩得彷彿接近透明。那五官、四肢、軀體,都太美麗精緻到一點也不像人。   但一雙湖水色的大眼中,永遠填滿著對世界的好奇和對王的愛戀。吉爾伽美什敢發誓,自己從沒見過如此具有生命力的「人」。   他不認識任何「人」,比恩奇度更重視「生命」,包括自己在內。   他熱愛生活中的愉悅,可是說到底,那和熱愛生命本身有很大的差別,甚至出於完全相反的動機。   但恩奇度依舊毫無保留地眷戀他,並不因為他的傲慢或自私而評判他。   完全是因為,他就是他,於是深沉地愛著他。   如此純粹的愛意,時常令吉爾伽美什感動到鼻酸的地步。   夢中的恩奇度向他伸出柔軟小巧的手(你真的無法想像那麼小的手有扯裂猛獸的怪力),然後硬牽著他蹦蹦跳跳往哪奔去。   秀麗的長髮在眼前擺動,淡淡香氣拂過吉爾伽美什的鼻尖,也不知道是花朵的味道還是對方體香。吉爾伽美什總故意打幾個噴嚏,好去掩飾自己陶醉得近乎發呆的表情。      他也迷戀恩奇度的一切,儘管相形之下,那份愛還不夠純粹,但的確是從未愛過任何人的英雄王,此生最傾注全身心所投入的愛情了。   這幸福的美夢,往往以奔跑的恩奇度在他眼前逐漸僵硬變成泥團、最後片片崩落、碎成粉塵作為結束。   他能感覺到手心的溫度逐漸冰冷,最後掌中只剩一握泥沙。   而他為此在夢中無聲痛哭。   即使如此,他仍偏好滯留在夢境多一點。   無論結局如何,至少在夢裡,他還能看得見恩奇度。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