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靜臨】Love Kills

  身為純種吸血鬼、君臨地下世界的王者,折原臨也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人。   當然,每當他吸吮獵物的血液,依照慣例(不知道是哪個老祖宗發明的無聊遊戲),他必會攀附在對方的頸側喃喃說他愛他們、他愛著所有的人類。   「我愛人類~人間LOVE★★★」 他常於飽食一頓後,站在死灰色蜷縮的軀體旁,展開如斗篷般的長外套,戲謔地狂笑著吶喊。   「啊~啊,這種宣言就像是人類說『我最喜歡吃牛排了www』一樣,超不誠懇的。」妹妹舞流會露出可愛的小獠牙,嘲笑道:「你說是吧,阿臨哥?」   臨也嗤之以鼻,警告性的血色光芒在眼中閃動:「說的那是什麼話~我可是一直都很認真的、懷抱著愛意和敬意在進食哦!呵!」   舞流不理他,繼續吐槽:「反正這種感情,跟真正的愛戀扯不上關係,只是一種用來促進食慾的自我陶醉罷了。」   「旨(好吃)~www」九琉璃合聲似地在一旁舔舔嘴唇。   臨也瞪著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自顧自擁吻成一團的小妹們,又要顧慮到自己的形象,只能僵笑。   然後他又默默從窗口飛躍出去,尋找下一餐美食、那種會被他的美貌和巧舌所迷惑的脆弱心靈,是他最喜愛的大餐。   ……真的是愛嗎?   也許只是「喜歡」,如同舞流所言。   不斷催眠再催眠,一度認為沒有牛排會死,總有一天突然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愛吃牛排。   更遑論「愛」。   吸血鬼怎麼可能會「愛」人類,之於人類怎麼可能會「愛」牛排。   對血統純正的吸血鬼來說,愛上人類就像拿牲口來洩慾一樣猥褻吧。      (我愛你們……我愛人類。)   (但,那終究只是一種自我滿足而已,對吧。)   (算了,獵食者何必在意自己對獵物抱持什麼想法……)   某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臨也在覓食途中,聽到一聲低沉的咆哮劃破夜空。   「──我以神聖的Pastel Pudding之名捕捉你,至淫至惡的吸血鬼──!!」   (神聖的啥────?!)   臨也毫不介意對方對於吸血鬼的毒罵,但很在意對方到底把什麼奉為聖物。   猛一回頭,眼角只瞥見一雙充滿殺氣的強悍眼眸,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橫空掃來的道路標誌擊中、天旋地轉地飛出好幾十公尺遠。   他重重摔在一團垃圾堆底下,隱約知道自己應該趕快起身逃走,但四肢百骸像是快散了一樣,完全動不了。   聽見交談聲由遠而近地傳來。   「奇怪,應該掉到這附近才對……」   「哥,你確定是吸血鬼嗎?我聽說吸血鬼是兩個小女孩……」   「咦?!不會吧!我明明看到黑色斗篷啊!」   「那是黑色的長外套吧?」   「咦咦!可是他會飛!」   「我只看到他企圖從二樓屋頂跳下來哦,哥你不是也常幹這種事?」   「咦咦咦!慘了!」   臨也躺在暗處,嘴角淌著血,意識半明半滅,眼見兩個年輕男人一前一後地逐步逼近。   走在前面那位蓄有一頭零亂飛舞的金髮,透過臨也矇矓的雙眼望去,即使在黑夜的暗巷中,那人也像頭閃閃發光的猛獅一樣,輕鬆地掄著笨重路標,散發出耀眼霸氣。   那並不是所謂的領導者魅力,只是單純的強大、無敵、最高等級。   但對方四處張望的神情如此失措,好像因為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而懊惱著,跟威風凜凜的氣勢形成對比,矛盾到了極點。   虛弱的臨也眨眨眼睛,不知為何,覺得那人很……有趣。   明明是個高頭大馬的健碩傢伙,卻有著孩子一樣茫然無助的情緒,而且天真到絲毫不加以掩飾。   真的很有趣。   心臟傳來有種奇妙的鼓動。   ……咦?什麼?心臟怎麼了?   它會跳!   一定是被路標砸到,身體變得有點怪怪的。   嗯,一定是的……      魂出的臨也,自然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昏厥五秒後,靜雄在垃圾堆中發現他,連忙邊喊幽過來幫忙,邊慌慌張張地衝到他旁邊。   昏厥八秒後,靜雄滿懷愧疚地望著他嘴角的血絲,皺起了眉頭,努力忍耐想撞牆的衝動;而幽看似不動聲色,其實全神戒備著隨時要阻止哥哥衝去撞牆。   昏厥十三秒後,就著昏暗的路燈,靜雄看清手中托著的、不足巴掌大的蒼白臉孔,不知因為是掌心傳來的寒意,或者那面容之秀麗,令靜雄心頭震蕩。   昏厥十七秒後,平和島兄弟熱烈討論應該拿他怎麼辦,基於獵人的直覺(?),幽大力反對要把這可疑的路人帶回去照護,但大哥異常堅持。   昏厥一分三十五秒後,平和島幽放棄說服大哥,回復平靜無波的臉色,默默看著大哥將神秘黑衣人抱了起來。   「……幹嘛瞪我?」平和島靜雄有點心虛地瞄了弟弟一眼。   「不……只是好奇哥你為什麼要用公主抱,他是男的吧?」   「什、什麼公主抱?!……這傢伙很瘦啊!這樣抱比較好吧?」   「呼~是嗎?明明平常都會隨便把人往肩膀上一扔就走的……」   「喂……喂!幽,你是什麼意思……不要聳肩!混帳!」   吸血鬼昏厥三分鐘後,狀似柔弱無害地蜷縮在獵人的胸前,被帶離了暗巷。   在靜雄看來,對方的面容十分安詳,連臨也自己也不知道的是,他打從出生開始都未曾露出過這樣的表情。   就好像終於能在熟悉信賴的懷抱中安睡一樣。   「那個啊……阿臨哥,你知道我們怎樣才會死嗎?」   「嗯,陽光對我們這一族是無效的,木樁大蒜聖水純銀火燒砍頭什麼的都是笑話,太飢餓也只會陷入長眠……理論上來說,我們不會死啊。」   「噗呼呼!原來阿臨哥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www」   「愚(無知的阿臨哥)……好(也很可愛)……」   「九琉璃閉嘴!舞流給我把話說清楚!」   「嘿嘿~等到你有天『真的』愛上某個人之後,再告訴你~www」   「戀(Love)……滅(Kills)……www」   吸血鬼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依然)窩在獵人懷裡。   他大驚,直接從床上跳起來,睜大眼,瞪著對方平和地抓了抓臉,繼續酣睡。   「……你醒啦?」聽到聲響而進房來探視的幽,維持面無表情:「不好意思,這裡只有這張床,哥又不喜歡睡地板,所以就把你放在旁邊睡了……只是沒想到他會把你當成抱枕,還真不錯呢。」   「哪裡不錯了?!」臨也又驚。   「嗯因為,不覺得他很像大型犬嗎?會抱著喜歡的骨頭睡覺。」幽淡淡說。   (什麼人會這樣形容自己的哥哥啊……還有,什麼叫做「喜歡的骨頭」!!)   「我想說的是,他應該是喜歡你的味道吧。」幽領著臨也離開臥室時又補上一句。   「什……味、味道?!」   臨也再一次感覺到陌生又奇妙的心臟鼓動。   只是他怦然跳動的柔軟心臟,在看到獵人的蝸居全貌後再度倏然而止、回復到堅若磐石的狀態。   這小屋簡直像是童話中七個小矮人的房子,又小,又窄,雖然算是收拾得頗為整齊乾淨啦,但對住慣古堡的嬌矜吸血鬼來說,未免太寒酸了。   「你們兄弟兩人……住這麼小的房子?」他故作挑剔的樣子,試探著問。   「呵不,我住在隔壁。不嫌棄的話請過來喝杯茶吧!」   半分鐘後。   「……覺得怎麼樣呢?寒舍。」平和島幽仍然一派淡定又謙虛,用徵詢的眼神看著臨也:「實在不是什麼氣派的豪宅,希望您不要太介意。」   「這……還算過得去啦……」自認為見多識廣的吸血鬼,終於因為困惑而冒出冷汗。   平平都從事獵人業(?),平和島幽的家簡直就是不輸給古堡的華麗莊園!   那,看起來很強大的金髮傢伙是怎麼了?   「因為工作量有差。大哥平常是個連一草一木都不忍傷害的溫柔的人,只是還滿執著於追捕吸血鬼的。」幽替臨也倒茶,一邊解釋:「我對工作比較來者不拒,不管什麼樣的獵物都OK,甚至在途中需要床戲或女裝都沒有關係……」   (喂喂喂……這樣的工作內容也太怪了吧,到底是獵人還是獵奇啊!)   臨也一頭霧水,但隨即恢復了警覺。   金髮傢伙專門捕獵吸血鬼,這下可有點麻煩……   嗯?慢著……專門捕獵吸血鬼?   這一帶的吸血鬼名單如下:折原臨也、折原九琉璃、折原舞流……以上。   而他們三兄妹都活蹦亂跳好幾百年了。   也就是說,那個獵人根本沒有成功完成任務過?   會不會……太可愛了?!   「……我有個疑問,因為聽說吸血鬼的數量不多……」臨也如履薄冰地探問:「你哥沒在追捕吸血鬼的時候,都做些什麼?」   「當農夫。」   「哈?」   「他從小就立志要住在鄉下種田、過著平靜的日子了。」   「……………………」   「我還在想人到哪去了,原來被你帶過來了啊,幽。」   冷不防,靜雄睡眼惺忪揉著頭髮走進幽家的起居室,和臨也四目交會,兩人的臉都刷地轉紅。   (不會吧……我會臉紅心跳?明明是吸血鬼的說……)臨也忍不住捧起自己的臉:(而且……他是吸血鬼獵人就算了,竟然還是個農夫……好土哦……但是……)   靜雄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將頭別開。   幽靜靜喝著茶,然而眼神像是在說「賓果」。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