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美索】b. putrida somnium

  如果可以就這樣醉生夢死直到腐朽,也就算了。   他想要追隨恩奇度而去。   寧頌女神懂的,同時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身為母親,她或許不該如此輕易就妥協,她應該更像人一樣嘗試救助自己的骨肉。   但她漸漸明白擔憂只是徒然,她親眼目睹因為恩奇度的死,兒子眼中的高傲烈焰是如何轉為幽暗鬼火。   這孩子的確由自己的肉體所孕育,現在卻成了陌生的成年男人,強壯雙臂曾經可以掌握世界,現在只能擁抱著空無,精神慢慢潰散,因絕望而頻死,沉到生命的谷底,終於真正脫離娘胎,也逐步陷入自我毀滅。   如果吉爾伽美什能夠靜靜死去就好了。   就算了,那樣也好,得償所願,能追上他唯一心愛的恩奇度,也算是幸福吧。   寧頌曾經這樣想過。   可是地平線傳來的戰鼓聲,又挑起她作為先后的危機意識。大葬時她為何憂傷?就是為了這個。   烏魯克城不是沒有敵人的,不管原本就是敵城,或者硬是被收服的附屬邦城,數年來都受到吉爾伽美什不合理的強大鎮壓著。即使在還沒遇見恩奇度的時候,他已經是一人當千的眾王之王。   如今英雄王威儀不在,諸城聯合進犯只是遲早的事。      因為有著不敗的王,城內並沒有太像樣的強將。幾個先王時代留下的老將勉強堪用,受寧頌的請託出城禦敵,他們的確是老派人,敬畏神明,忠於主君和主君的遺孀,即使年輕少主從來不重視自己,也願意為故鄉捨身。   多虧這些忠臣,烏魯克不至於一夕間淪亡,但也處於節節敗退的狀態。   差太遠了,跟吉爾伽美什親自出戰的實力差不言自明。 +++++++++++++++++++++++++++++   柔軟的雙掌捧起他的臉,溫軟的唇輕觸他眼角,長長髮絲搔得他更加鼻子發癢,也更加發酸。   平靜撫慰的聲音鑽進他耳中,但他聽出嘆息的味道。   「為何悲泣不止?吉爾伽美什……」   「還需要問為什麼嗎……你已經不在了。」   「但,你還擁有這麼多……難道沒有任何事情能令你愉悅?」   「這不是明知故問?吾友……我的至愛。」他輕扣住對方的雙腕,沿著前臂、手指鑽進對方袖袍中。   即使知道是夢,他也貪戀這一刻,撫摸著恩奇度光滑的手臂內側肌膚,充滿慾念地迎上對方視線。   恩奇度還是用那足以包容一切的溫和表情看著他。   「別這樣吧……吾友,你還有烏魯克,有終於愛戴、仰賴你的人民……你是受到恩賜的神子啊,想想你被賦予的……」   吉爾伽美什有些生氣了。「就算給了再多,如果不是我真心想要,有什麼意義嗎!」他低下頭,深深親吻恩奇度的掌心:「帶我走吧,失去你,這一切都不再值得留戀了。」   「寧頌女神會很傷心的……」   「那是她的問題。」吉爾伽美什執拗地攫住那對細瘦肩頭,明知對方早已不在,他還是放任自己迷失在夢和現實的模糊界域。   在恩奇度口裡嚐到熟悉甜美的青草味道,他知道是毒藥,但如果連命都不在乎,那麼毒藥也好,至少可以緩和體內的燥火,茫然又乾涸,燒得骨頭都痛了。   誰想繼續當半神?誰想永遠活著?像這樣,體會過擁有獨一無二的愛情的感覺,然後被拋下,只剩自己一個人……   即便在夢裡,和恩奇度不分日夜地溫存、佯裝對方還在生,他還是聽得到外頭戰場傳來的聲音。偶爾在被自己蹂躪得亂成一片的被褥間醒覺,空洞冷漠地靜靜瞪著天花板,兩方交戰的廝殺聲隱約能傳進他耳裡,但他並不動容。   「恩奇度。」   他任由身軀癱散,嘗試呼喚那個名字,當然不會有回應,室外的嘈雜聲持續進行,那片他「理當守護」的土地和他的人民,無視他的痛,只為了自己的存亡而戰。   「恩奇度……」   沒有誰會認真在乎自己以外的事物,吉爾伽美什眼角沁出淚。他很想讓寂寞全盤吞噬自己的神智,然而內心的怒火早一步蔓延開來。   --毀滅吧,燃燒吧,如果對你們來說,這一切如此重要,你們就為它而死好了……一群小丑。   --你們根本不知道,能夠在無知中死去是多麼幸福的事。 《依然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