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ATE】【美索】c. aureus sanguis

  獨自站在最前線,吉爾伽美什緩緩睜開眼,毫無激動或憤慨的情緒,當然也沒有鼓動軍心的意思。   事實上他跟自己的軍隊也有一段距離,說起來,距敵陣還更近一點。如同單獨出陣,唯有他的寵獅,跟在後方幾步遠的地方。   就那樣矗立,手中提了長劍,黃金鎧甲不知怎地根本沒穿戴齊全,裸著上身,一頭金髮散亂,與往日威風凜凜的王者氣息相去甚遠,然而懾人的程度更甚。   原本就屬戰神等級的強大中多出了無邊無際的空洞感,鎮壓著整片戰場,讓敵陣全軍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他到底受到寧頌女神苦情請求才離開寢殿、或者單純出來尋求發洩,如今也無法深究下去。   不打算留下眼前任何一個活口,但似乎,自己也不打算活著回去。   這不是洪巴巴的杉木林,也並非面對天之蠻牛,就是很單純的人與人的戰場,此時他不是追逐永恆聲名和喜悅的英雄,他是必須捍衛疆土的烏魯克之王。   哪種戰鬥更高尚一點?   他一定能勝利,誰會是他的對手。   但他也無比脆弱,因為與他並肩而立的人不在了。對他來說「守護」是太薄弱的動機,他從來就是為了快樂而出戰。   現在呢?是為了什麼而舉劍。   跟著我,跑吧,吉爾伽美什。      眼前彷彿閃過長髮飛躍的背影。他夢遊般地踏出一步,再一步,然後奔跑,耳邊只聽見風聲,或許還有恩奇度的笑聲,從遙遠的夢中傳來,他聽不見人們驚恐走告的嘶喊聲,一雙雙注滿恐懼的大眼瞪著自己,在他看來也只像待宰的牲口。   不懂。   生命是什麼。   為什麼擁有力量。   究竟必須守護誰。   身為英雄、身為王的意義在哪裡。   跟著我,吾友,我承諾過你,要一直與你同行,你也承諾過我,要讓我看見你眼見的未來,所以,跟著我。   他隻身衝進敵陣,斬裂所有橫阻在他面前的人體,那輕盈背影始終在人牆之外,僅隱約可見,為了追上去,他只能砍了又砍,劈了又劈。   刀鋒卡在骨頭中,就用腳把殘軀踢開,溼熱的液體黏滑得害他拿不住長劍,就用雙手緊握,手臂的轉幅受限沒關係,一劍橫過去,同時靈巧旋轉身體,輕易能將對方剖成兩半。   偶爾遇到比較頑強的對手,一擊並不夠,那也無所謂,他並沒有極限,無論力氣或敏捷度,沒有人能像他這樣兩者兼具,短短幾秒就能做到穿刺、切入、扯碎的動作。   才沒多久吉爾伽美什便渾身溼透,汗水滑過身體滴到土地上,每一滴都是殷紅色、混合他的虐殺成果。   他還是聽不見哀嚎,對於敵人的痛苦表情也麻木不仁,耳畔只有那如天籟的溫柔歌聲。   深愛的人影依舊離他很遙遠,讓他胸口鬱悶。   恩奇度……   不要走……等等我……   恩奇度……   恩奇度………………   吉爾伽美什終於從身體深處迸發野獸般的嚎叫聲。   一聲接一聲,極之淒厲痛苦地劃破天際,和積鬱已久終於暴發的落雷聲混合在一起,與其說是宣示勝利的呼嘯,更像與上天的對峙。   他的模樣也和野獸沒什麼差別了,渾身浴血,在他手中一面倒的屠殺持續進行。烏魯克軍隊終於回過神來加入戰鬥,但沒有人能追上王的戰績。   王城中的寧頌女神頹然坐在露臺,在雷雨中無聲啜泣。   雨聲早已淹沒了戰場傳來的聲音。   自己的孩子已如此偏離人道,出發點完全是因為被扼殺的無辜的愛,誰有資格責備他?   但在那之前,諸神便算是背棄了他,奪走他唯一摯愛,才導致現在的慘狀。   「沙馬什大人……求您保佑吉爾伽美什……」她細聲對比自己位階更高的太陽神禱告:「如果他要走,請給他一個痛快,如果他能回來,請讓他從傷痛中醒覺……」   即使有暴雨沖刷,鮮血噴濺的速度仍然太快,讓吉爾伽美什始終一身腥紅。   不知為何,他聽得到母親的禱告聲。   --太多事了,母親。   他執拗地、不斷地往前衝。不斷地手起刀落,削斷敵人的脖子,斬開敵人的軀幹和四肢,徒手伸進傷口扯出內臟,狠狠摔在地上。   他並不是沒受傷的,長劍、小刀、斧頭、槌子、釘棍、鎖鏈……所有能用上的武器都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跡。   雖然根本不準備回去,他也不想輕鬆死去。   他沒有忘記恩奇度死前的痛苦表情,總覺得不親身體驗一下就無法原諒自己。      吉爾伽美什…………   透過大雨,他彷彿看見恩奇度就近在眼前。對方終於站定不再四竄,緩緩回身,凝望著他,展開深情的微笑。   啊…………   吉爾伽美什腿一軟,坐倒在泥濘中。   他記得那個笑容。   是他看見恩奇度露出的最後一個表情。   戰鬥已進入尾聲,可是尚未停止,吉爾伽美什卻覺得四周像開起了異空間,天地之間,只剩他,還有恩奇度。   其他的一切都無比遙遠。   那像風又像大地的白袍身影,踏著如飄行般的夢幻步伐滑了過來,在他面前跪下,一如往常地捧起他的臉親吻。   「吉爾伽美什……請你活下去,不是用英雄的身分,而是一個『王』……」   「不要再勸我這種廢話了……」儘管言語夾雜怨懟,他還是一把緊緊摟住恩奇度的脖子,泣不成聲:「留下來,不要走,再給我一次機會,你要我作賢君,還是魔神,都可以,隨便你,只要你一句話……」   「不要這樣,你知道我的肉身早已潰滅,現在的我,只不過是……」   「閉嘴!別說了!」他把恩奇度抱得更緊,瘋狂吻著恩奇度的臉和頭髮,撕心裂肺地不停哭泣。   「用王的身分活下去,然後……」恩奇度也用驚人的力氣緊抱他,在他耳邊輕聲說:「然後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的,吾愛…………」   最後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   吉爾伽美什淌著眼淚,感覺懷裡小小的暖意再次化為冰冷泥塊,然後在大雨中融化、碎裂、崩解……回歸到塵土。   他終於因為昏眩和疼痛倒了下去。 《對不起還是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