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尊多】Inferno

--*Inferno: 1.地獄 2.不受控制的火勢--   矇矓睜開眼,呼吸還混合濃厚的酒氣,除此之外,房間裡瀰漫著奇妙的燒焦味道。   他不用起身,事實上渾身無力也根本不想爬起來確認,就知道牆壁上又被自己開了個洞。   明天,嗯,出雲肯定又要生氣了。   算了,那又如何。   他用雙手蓋住臉,用力揉著眼睛,酒精在血管裡濃到化不開,原本就偏高的體溫,灼燒得讓他窒悶,癱軟得無比沉重。   --又做惡夢了嗎?王。   彷彿聽到有人這麼說。   但,那一定是錯覺,房間裡只有自己大口喘氣的聲音,除此以外一片寂靜,靜到耳鳴。   不可能再聽到那個人的聲音了。   只是錯覺而已。   那個人的聲音。   柔柔軟軟,夾雜一點笑意,湊得很近,太近了,連耳朵也覺得麻麻的。   會因為太舒適安心,就像被什麼奇妙的魔力籠罩著,而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他還記得,最早的時候出雲並不解,為何他會讓那個人留在身邊,明明就是他最討厭的典型。   可是那傢伙的心態並不是諂媚,也不是崇拜,雖然乍看之下很像。   他心底一直很明白,然而一旦承認這點,就好似認同了對方對於自己的評價,於是他用沉默作為逃避,一逃就是這麼多年。   口中持續說著那人是個怪傢伙,但他也知道的,對方是個多麼神奇的人。   聰明絕頂,漫無目的,什麼東西一學就會(幾乎),接下來兩三個月對那樣東西熱中的程度,會令人誤解那人是遇見了真愛,但時間一過又會棄之不顧,就是那種個性。   那傢伙彷彿一直在尋找一個答案,就像某種信仰,某個能天長地久地愛下去的東西。   如果找不到,生無可戀。   要是找到了,願意為其而死。   就是那種灑脫卻危險的個性。   他咬著菸,茫然注視黑暗中的紅點,隨自己的呼吸轉為豔紅、或轉為黯淡。   有時他會搞不懂,自己到底是身為王而吸引了對方;或者是因為被對方清透的眼光選中、被對方的溫柔一路撫慰,才逐漸成為了王。   他不知道。好幾次他都想問卻沒有說出口。   他並不知道……想說而不說,也許就再也沒機會。   輕盈地說著「反正你沒那麼早睡,我出去再拍個夜景吧」的笑臉猶在眼前閃爍,然後就沒回來過。   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那時候,他目不轉睛卻沉默,緊盯八田臉上的血痕,聽八田抽噎不已轉述那人最後的話語,片段畫面閃過,他下意識地伸手摸了自己的臉,隱約明白,那句「抱歉」或許並不是對八田說的,可是他不能點破。   所以他沉默得很狠,心臟仍然跳動,但血液像是從腳底被抽空,一滴不剩的身體裡只有烈火燃燒的轟隆聲。   不能說破。那傢伙被所有人愛著,他們仰賴那人給予的關懷,不亞於對自己的憧憬。   可是再沒有比自己更依賴、更眷戀、更在乎那傢伙的人了。   他幾乎是貪得無厭地寄生在對方身上。即使當那人說些撫慰的話時,他會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事實上是感動的。   在茫然迷惘的時候、喝得太多仍做了惡夢,因而神智潰散的不眠夜。那雙略涼但柔軟的手,總是無聲息靠近,總能把他拉回現世。   「王,我來唱安眠曲給你聽吧。」   那傢伙會輕輕環抱他的頭,用單薄的身體裹住他,一下又一下拍著他的背。不需要吉他,懷裡只抱著脆弱的他,溫柔的歌聲鑽進耳朵,撫平他的神經。   而他也緊抱對方的腰身,細瘦得彷彿稍微用力就能折斷,臉頰磨蹭精巧的鎖骨,蜿蜒往上,親吻對方的喉頭和耳朵,他喜歡細細舔著對方的耳環,觸感那麼冰涼,似乎能讓他更冷靜許多。   回想起來,唯有拼命灌酒到瀕臨瘋狂的時候,他才會如此失控,而那傢伙依然在他身邊王啊王地,像隻快樂的小鳥般轉來轉去,連低落的模樣也幾乎不曾讓他見過,彷彿對一切欣然受落。   這太不公平了。   為什麼要說抱歉。   該道歉的是他吧。   應該對那傢伙更溫柔一點的吧。      半夜又這樣莫名其妙醒了,四周就像內心一樣空蕩蕩地一無所有,只剩再也無法熄滅的躁火燒個不停,閉上眼睛,看見的全是那個人的笑臉。   --你的力量,是為了保護而存在的哦。   騙誰呢?連唯一的你都無法守住,這樣的力量……   緊蹙著眉頭,疲憊不堪,他再也沒有支撐下去的意志力,即使知道對方希望自己找到自己的路,舒坦地走下去,和同伴一起,永遠幸福笑著,即使知道,他也無以為繼。   --我啊,想要成為你的……   始終只會說些不負責任的話,太狡猾了。   他身軀緊繃到幾乎抽筋,握緊拳頭,冷色調的豔紅火光在右手竄動,胸口有如被磐石壓著,那麼沉重,再也化不開,如果能用眼淚洗去悲哀就好,卻也哭不出來,心裡只有……超越恨意的空無。   比起殺人兇手,他更恨自己,因為那些說而沒說的話,應該更溫柔的撫摸擁抱,早該問個清楚的謎團……   他就這樣渙散而燃燒,躺到天亮,無法入眠,無法心平氣和,無法抹消思念,無法原諒自己。   失去的那個部分永遠不會再回來,於是他回到和對方相遇前的深淵,夜夜如是,在地獄的業火裡靜靜的,燒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