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尊多】(題名就捏了所以放在最下面)

  謝謝……宗像……
  ……抱歉了,草薙。
  意識輪轉的瞬間,他看見回憶裡眷念的每一張臉。無論如何默默支持自己的老友,沉默而黏著自己不放的那孩子,明明很能幹但直腸子到少根筋的特攻隊長,外型兇惡實則穩重可靠又忠誠的大傢伙……
  抱歉,如果你們等著我回去的話。   
  像我這樣子的王,有什麼好追隨的啊……呵,搞不懂你們。
  但總之,謝了。
  能在這個瘋狂又空洞的人生裡,和你們擁有一些共同的回憶,也挺不壞的。

  他深深吁出一口氣,張開雙眼。
  他看到熟悉的蜜糖色軟髮,還有映在那雙眼底、比熱蜜糖更溫柔甜美的笑意。
  眉頭突然鬆懈下來,他露出比平時稚嫩很多的脆弱表情。
  比起大仇終於得報、或者得到解脫的那瞬間,看到對方的面孔,他更加地渾身脫力,在內心深處,他一定知道只要走上這條路,就能夠和對方再見。
  只有如此,才能夠再見。
  一直知道。

  他微微顫抖,伸出手,想觸摸對方的頭髮,又意識到自己的手上沾滿血汙和塵土和汗水,猶豫了半秒。
  但對方拉住他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
  「真的不希望就這樣來迎接你啊……」語氣中帶著一絲遺憾,然而輕閉上雙眼的表情是那樣幸福。
  他忍不住緊擁住對方,用力抱緊那副細瘦的身體。
  「草薙哥一定很氣你吧,還有八田他們……」
  「啊啊……是啊。」把臉埋在熟悉的髮香裡,扣住對方的肩頭,用力得連指關節都痛了。
  原來,到了這個地步,還是會痛的。
  還是有感覺。
  歉意,痛楚……還有喜悅。
  背上傳來輕柔的拍撫。十束柔軟的聲音滑進耳朵裡,一如往常地聽著舒服:「唉,變成這樣子,也沒辦法了,總不能叫你回去吧。」
  「不打算回去了,除非你也一起。」像個好不容易找回心愛玩具的小孩子,低沉的聲音裡充滿任性:「就那樣走了,還沒跟你算帳呢。」
  「嗯。」十束的回應漾滿清淡笑意:「那麼,一起走吧。」
  「啊啊。」他狠狠地用臉頰娑磨對方的頭髮,才肯放開對方。
  十束依然深深凝望他,就彷彿那夜別後,有千言萬語還未說盡,牽起他的手。

  有什麼關係,從此以後,有的是時間,因時間已不復存在,他們擁有彼此,也擁有永遠。
  不用再去想血或骨或灰,再也沒有空洞而焦躁的失眠夜,沒有王也沒有力量,只剩最純粹的存在。
  前方一切未知,然而已不再重要。
  他側頭窺看身邊那人隨著步伐拂動的髮絲,對方意識到他的視線,拋給他體諒的笑臉,熟悉的暖流再次充滿他全身,令他微微顫抖。
  用力地握住那體溫永遠比自己低一度的柔軟手掌,他不再言語,點起一根菸,和對方慢慢並肩走入最初始的混沌中。

--比良坂上--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