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尊多】Never Survived

  十束死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跟著心死了。   什麼話也沒說,他叼著一根菸,推開HOMRA的門走到街上,把八田激動的哭喊和草薙擔憂的眼神遠拋在身後。   什麼都不想管……不,應該說,他連「不想」的念頭都沒有。   自己也不再存在。   慢慢的,不停地走,漫無目的,彷彿尚未意識到現實,整個人呆呆的,口袋裡只有一包菸和一些零錢,不停抽了又抽。一包抽完,碰到了販賣機再買一包,每一口呼吸都吸進飽飽的尼古丁,然後再吐出來,變成雲淡風輕的青煙。   十束死了,死了,他知道的,他也緊抱過對方漸僵的身體,仍有餘溫,多麼殘忍,草薙勸他不要,但他忍不住。   對方的鮮血染在胸腹處,白色上衣一片腥紅。   死了,被殺了,不會再醒來,不會對著自己笑,再也聽不到撫慰神經的溫柔歌聲,從今以後,沒有人能夠阻止他,燃燒到盡頭。   血也好,骨也好,灰也好,什麼也不會剩下。   人生本來就如此,只是人總希望有條活路,否則為何而生,也未免太悲哀。短暫的相聚,如果不能一生一世,意義又何在,光想都會生氣。   一度遇過的,曾經滄海,無論日後有再多取代,也回不到對那人的感覺。   所以或許,應該,到底為止。累了,不想繼續,被很多人愛著又如何?他已疲倦、絕望、不願戀棧。   他認真這樣感覺。在街上持續遊盪,失去求生意志,身體不知累,直到破曉,路上出現人跡。他仍走著,不知往哪去,也無所謂去哪裡。沒有人注意他,更沒有人發現他渾身已然變暗的血痕。   他跟著人群穿越馬路,眼看著要撞上對面行人,他不在乎。   但是沒有撞上。   對方穿過他的身體,用晨起渴睡的上班族木然表情,毫無感覺地繼續前進。   他終於停下腳步,愣愣回頭。   穿流不息的人潮持續貫穿他,誰都不曾抬起頭來查覺異常。   終於他明白了,自己也已經不在。   所以,原來會回來這裡,他又回到那一晚,他最後一次擁有情感波動的時刻,重溫當時的茫然。   有沒有別的選擇?如果沒有,今後會如何?他會永遠遊盪下去嗎?還是一個閃神,又要重新再來。   有點不開心呢,可是,他連掀起火焰、破壞一切的能力都已失去。   剩下挫敗。   --KING--   隨著低柔的叫喚,有人從背後輕摟住他,把頭靠在他身上,一次又一次低聲叫他。   ……你在啊。他吐出一口菸,沒打算承認自己的安心。   為什麼,會在這裡……?對方含著一點哭音,強壓著情緒。   他沒有回答。既然對方也在,言語純屬多餘。他握住扣在自己胸前那雙手。   KING,你真是傻……   --啊,彼此彼此。   他丟掉剩餘的菸頭,抬頭看著初昇的陽光。   其實那一夜,他已經形同死去,所以後來,會回到這裡,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只有回到這裡,才能找回那個人,在潛意識裡,他一直很清楚,也是唯一的願望。   這就夠了,不需要更多。   他把對方撈到身前,將那張哭泣不已的臉壓在自己胸口,微微笑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