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尊多】To be with you

  「早安……KING,還在睡啊!」   「……呼啊,什麼事?」   「那個!那個!想問你和草薙哥有沒有空,今天天氣好好哦!我們去爬山吧。」   「……嗯?草薙他……回老家去了啊。」   「對哦!說是畢業了要回去辦點事什麼的……我忘記了,嘿嘿。」   「嘖,長點記性吧你。」   「唉呀,不重要不重要~那KING呢?要不要去?」   「……我是沒差啦。」   「哇噢太好了!等下見哦!」   按掉電話,他坐在床邊發呆,兩分鐘後又不意外地鑽回棉被裡,結果十束也很聰明直接殺過來,掀被子搶枕頭的一陣雞飛狗跳,花了半個小時才把他從床上挖起來。   等到他們終於抵達山腳下的車站時,已經都下午兩三點了。   「耶!出發!」十束興致勃勃走在前面,幾乎有點蹦跳,但步伐還是慢慢的,不著痕跡地配合尊能跟上的程度。   尊懶洋洋咬著吸管,喝著充當早午餐的草莓牛奶,忍不住瞥向陸續前往車站的老人們。   人家是一早上山健行,這時間都準備打道回府的了。   可是看十束那一臉彷彿好不容易盼到郊遊日的小學生的樣子,「好麻煩啊已經這麼晚別去了吧」這種掃興的話,他也說不出口。   唉,如果對方是草薙,他死都不會離開床鋪的,真的。   換成十束,又不一樣了。不過只要是人,大概都無法拒絕像隻小狗一樣充滿期待而閃亮的雙眼吧。   尊這樣安慰自己,無聲地哼氣。把草莓牛奶的空盒扔進垃圾筒,跟隨十束走上樹木間的步道。   他記得十束說過很喜歡爬山。家裡環境不好、沒有什麼奢侈的玩具可讓十束宅在家裡也是部分的原因,但十束似乎認真覺得爬山是很有趣的事情。   「沿路的花草啊,昆蟲啊,小動物啊,都是驚喜呢。」十束曾經比手畫腳生動地說,他一直是個肢體動作豐富、說起話就立刻讓人著迷的人:「大部分在城市都沒辦法看見哦,常常會想把它們都帶回家養,比如說有次我發現一大片黃金蘭……」   「你這個樣子……遲早會被蛇咬吧。」   「……可是黃金蘭沒辦法在家種因為它需要……嗯,被咬過啊,而且是有毒的。」   「……你是笨蛋嗎?」   「養父也這麼說。」毫不在意的笑容,不知怎地總有種晶瑩的燦爛。   當作散散步也好吧,老是窩在家裡睡覺也不是辦法。尊對自己說,雙手插在口袋裡,安靜跟著那不時會回頭微笑的小小背影。   是不是從小吃不好有點營養不良的關係?十束的骨架細,身段也不高,加上除了學校制服,總是穿著不知哪裡接收來的舊衣,裹在大半號的衣服裡面,如果不刻意挽起袖口,幾乎只能看見他細細的指尖,整個人因此看起來更小隻了。   頂著有點毛躁的淡色軟髮,笨拙地甩著過長的衣袖,在草薙和自己旁邊跟前跟後的猛打轉,傻呼呼笑著的小笨蛋。   常常會為芝麻蒜皮的小事而雀躍不已、彷彿獲得天賜禮物般幸福的小笨蛋。   有時他也很困惑,不知道為何對方跟著自己時會那麼開心,不懂自己有什麼好處令對方快樂若此。   他對生命茫然而意興闌珊已經好幾年了,像所有的人一樣被困在格子般的日常生活中,不理解為何無法就像所有的人一樣去順從該走的路,最初還能故意解讀成青春期的叛逆所使然,但隨著內心的焦躁與日俱增,他開始相信自己是真的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然後十束簡直就像咚一聲穿破天花板那樣掉進他的生命裡,少根筋,不按牌理出牌,行為模式毫無常識可言,往往讓行儀端正的草薙目瞪口呆,連不太在意世俗眼光的尊都覺得這小鬼莫名其妙。   可就是這份莫名其妙,能夠打破框架,讓他隨時繃緊、如企圖刺向世界的利刃一樣的神經軟化下來。這件事,連草薙都得花一點功夫才有效果,十束卻彷彿他命定的剋星一樣可以輕易做到。   於是就像草薙拿他的任性沒轍一樣,他也拿十束沒轍。   正因為不知該怎麼應付,發生什麼事情時他生氣也不是、放著不管也不是,頂多只能朝對方的腦門狠狠地轟下去,然後就算了。   所以……當他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走在連獸道都稱不上的山林深處,除了很想賞對方一拳外,實在沒有別的話好說。   稍微回溯一下如何走到這裡--他根本沒多想,只是一路發著呆、跟在十束後面,十束好像突然嚷了麝香蝴蝶什麼的,就開始拽著他的袖口前進……   好吧,那個笨蛋,一定是為了追蝴蝶而跑到偏離步道的地方,還把自己也揪了過來。這真的是人跡罕至的山裡,樹木比有步道的地方茂密多了。欠缺直接日照,周圍感覺有點陰冷,真正糟糕的是,無法辨識方向。   眼看十束好像還沒發現事態嚴重,像是要繼續往前衝的模樣,他嘆了口氣,抓住十束的衣領:「你給我慢著。」   「怎麼了KING。」   「我們迷路了吧。」   「……咦?!」嬌小的肩膀一聳,那顆毛毛頭左右轉動了幾下之後,驚叫:「真的耶!!」   尊直接毆了他的頭,但並不責怪對方胡裡胡塗地亂走,反而在心裡鬆了一口氣,自己也跟著來爬山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則這傢伙會不會等到天完全黑了才發現自己迷路?   他不理會十束抱著頭在一旁發出仔犬般的哀鳴,掏出終端機,再次不意外地發現電話沒有收訊。「這裡是富士山的樹海嗎?現在怎麼辦?」   「沒事啦,一定有辦法的……好痛哦……」十束的眼淚幾乎迸出來,睜大眼睛無辜地說。   「有什麼辦法,現在講出來啊。」尊繼續按著終端機鍵盤。   「KING在做什麼?」   「發簡訊給草薙,不過好像沒辦法。」他嘖了一聲。   「草薙哥人又不在東京,雖然說可以請他報警啦……」   「算了。」他又把終端機塞回口袋,觀察周圍的狀況:「總之,先找路下山,這裡你來過……吧……」   看見對方摀住頭、含著淚卻咧開嘴傻笑的樣子,尊突然覺得期待對方的自己是個白痴。   但他還是沒辦法生氣,只能再次告訴自己,都已經迷路了,就算來過的人也不一定能判斷方向。然後重重嘆一口氣:「走吧。」   「KING……要往哪去?」   他揚起頭,思考該往哪邊走才好。照理說,應該是朝下坡的地方前進才對,可是正當他要叫十束跟過來的時候,驚覺對方凝視著相反的方向。   「找到了,在那邊!」聽那語氣,顯然不是發現道路,而是……蝴蝶。   然後就跨出步伐。   尊的背脊瞬間一陣麻,甚至連罵對方「笨蛋」的時間都沒有,直覺地知道哪裡不對勁,情急之下他反應很快,想都沒想就出手。   --只抓住衣服並不夠,他將十束整個攔胸環住。   十束的腳滑了一下便被抱緊,本來幾乎踏上去、覆滿雜草的地面迅速陷落,那處是個大坑,不知道有多深,也許不像想像中嚴重,但萬一摔下去總是很不妙。   「哇噢……」依然毫無危機意識地,十束伸長脖子,想看清楚腳下的黑洞,聲音聽起來與其說受到驚嚇,不如說是驚嘆。   「哇什麼,不要亂動。」尊一手仍抱著他,另一手終於忍無可忍捏了他的臉,同時往後退。   「痛痛痛!KING!好痛!」十束哀哀叫。   尊沒好氣:「痛才好,給我記住教訓。」   「不是臉啦……是……腳。」十束壓低聲音,遲疑地說。   啊啊……這是什麼古典的雪上加霜的山難情節……   他腳滑的時候,果然就這樣扭到了,還挺嚴重的,馬上腫起很大一塊瘀紅。   尊專注地研究那塊腫傷,心想到底應該怎麼辦。平常有草薙在,這類的事情他很少在動腦,也沒辦法馬上就想到處理方法。然後他發現十束垂著頭,變的很無精打采的樣子。   「喂。」   被他一叫,十束抬起眼,但抿著嘴唇。   「還會痛嗎?」   「不是痛的問題啦……」十束輕聲說:「對不起,結果又給KING添麻煩了,明明是想約KING去看風景的。」   「風景?」   「嗯,這裡的山頂風景很漂亮哦。」十束略顯落寞地笑:「很久以前,養父帶我來過一次,後來就常常自己過來。像是家裡很久沒人的時候啦……有點悶的時候啦……」   十束已經盡量說得若無其事,尊還是覺得胸膛裡某個地方抽了一下。他有點想撫摸對方的頭,於是伸出手,但還沒碰到對方的髮梢就遲疑了,輕輕收回手指握在掌心。   「KING?」生硬的動作被發現了,十束挑起眉毛,詢問。   「……風景什麼的隨時都能看,不要沮喪了。」為了掩飾尷尬,他隨手在十束頭上粗魯地揉了幾下。   「過份耶KING,不是打我就是弄亂我的頭髮……」   短短的細髮滑過手心,內心也像被輕搔著。   「少囉嗦,先離開這裡再說。」尊匆忙地轉開臉,搔頭嘆氣之後,才對十束伸出手:「站得起來嗎?」   「好像……有點困難。」十束露出為難卻坦然的笑臉:「KING先下山找人來幫忙好了,我在這等你吧。」   這算什麼?怕拖累自己所以自願留下?他以為這裡是百貨公司的休息室嗎?   尊突然火大了,用力把十束拉起來,在對方一片困惑的叫喚聲中,將他扛到自己背上。   「KING?」   「你這麼輕,拎著都能下山了,不用跑兩趟吧。」說完,才發現攀在背上的身軀真的很輕……   怎麼可能會這麼輕?平常到底有沒有吃飯啊!   「可是,要走山路……」   「給我閉嘴,我會丟下你一個人嗎!」他低吼一聲。並不兇,但已經足夠能感受到他的怒意。   不是對著誰,而是一種對狀況、對整體的一切所抱持的鬱悶。   很像他對生命本身的質疑。   所以十束沉默了,乖乖勾著尊的脖子不再掙扎。   尊左右顧盼了一下,決定跟隨自己的直覺走。十束安靜不動,讓他揹著走,兩人沒有刻意交談,除了腳下的沙沙聲和偶爾的鳥鳴,森林裡是相對安靜的。   靜到他可以聽見近在耳畔的細小呼吸聲。他意識到十束緊繃著身體,不敢貼自己太近,也不想將氣息吹到自己身上,幾乎摒住了呼吸。   他想了一下,放軟聲線:「十束。」   「是?」   「靠著休息一下吧。」他的聲音,柔和得把自己也嚇一跳。   十束更是受到驚嚇般睜大雙眼,要過了幾分鐘,才怯怯地放鬆下來,靠緊尊的身體。   十束把臉擱在他肩上,柔軟的頭髮貼著他的脖子,真像一團膨鬆的羽絨。   他從未想過要去保護任何東西,在他這段遇到挑釁便還擊的輕狂人生裡,甚至對自己也不甚愛惜。   可是他對十束的憐惜感,逐漸堆砌。從相遇時,把對方視為腦子進水的奇怪小鬼,慢慢習慣以後,發覺這樣子也不壞。和草薙當然是不可取代的交情,然而十束,是另一種存在。   「……KING,謝謝。」囁嚅聲傳進他耳裡。   「嗯?」   「謝謝你願意陪我出門……就算我闖禍,也沒把我丟著不管。」   「啊啊,這又沒什麼了不起……」   「很了不起哦。」十束壓抑著哽咽:「因為我老是這個樣子,別人都覺得我很麻煩,不想跟我一起玩……我知道的,即使再怎麼沒有執著,總是會有點在意呢。」   這番話又觸動了尊的心事。   原來,不是只有他感覺格格不入或孤單,或許世界上每個人都各自擁抱無法填補的孤獨,只是程度上的差異。   而十束有著那樣的背景,在程度上是跟他比較相似的吧。   他輕嘆:「別想了。」   「其實我很少會……」   「你是有點麻煩,可是再麻煩也只有這點程度而已,沒什麼。」   十束靜下來,環住尊的雙手不自覺地勾得更緊了一點點。   他覺得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滑到自己的頸上,愣住半秒之後,意識到那是眼淚。他用頭輕碰著對方的頭:「……笨蛋。」   「是……我是笨蛋。」吸著鼻子的笑聲,又回復輕快的頻率。   然後像是摻雜了惡作劇的味道,十束伸頭,企圖飛快地親一下尊的臉,可惜距離沒抓準,那一啄落到了耳朵上。   「……喂……」   「這是表達謝意啦,KING,作為家臣的感謝。」十束嘿嘿傻笑。   「哼,如果是身材玲瓏的美女也就算了,你這傢伙,瘦巴巴毛茸茸又傻呼呼的。還是個男人,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   「啊!KING好過分!」背後傳來不平的抗議。尊輕笑了。   --可是,這傢伙的臉,仔細看會發現真的很漂亮,草薙也說過,再過幾年,這傢伙或許會變成一個美人也說不定……   他把這事放在心底,沒說出來。   「KING,你看!那邊有光!」十束突然停止騷動,興奮指著前方。   「笨蛋……不要亂動!」   終於,走出森林了。雖然還是不知道身在何方,至少重見天日讓兩人都鬆口氣。   而且令他們驚訝的是,眼前出現一片遼闊的湖,已經西斜的陽光灑落,把湖水染成美麗的朱紅色。   成排的水鳥從湖面飛過,湖邊長滿蘆葦,是尚未被開墾的原始狀態,特別充滿一種生命力旺盛的自由氛圍。   「好漂亮哦!比山頂還漂亮!」   要不是腳受了傷,尊深信背上不停騷動的那人一定會跳下來、直衝進湖裡玩水。   的確是讓人頭痛,但這也算是一種樂趣吧。   「沒想到,迷路反而看到好東西了。」尊凝視著閃爍著金光的一片朱紅,心情不可思議地平靜:「所以,我也要謝謝你,十束。」   「嘿嘿,下次找草薙哥一起來吧。」   「對了,這裡不知道有沒有收訊……你下來一下。」他小心把十束放在地上。   但還沒摸到終端機,就聽到人聲,遠處有個中年男人,高聲詢問他們是否迷路。   後來,後來就沒事了。中年男人是附近的農戶,看到兩個少年一點也不意外,他說一年總有兩三組人馬會不小心在山上迷路,最後穿過森林到另一頭來。除此之外,這一帶是沒有遊客的,他和家人住在離湖不遠的小村莊裡,最近的車站就是下午他們下車的那個,必須開車過去。   農夫先生讓他們待在湖邊、繼續看了一下夕陽。然後親切地帶兩人回家,讓他們和家人一起吃晚飯。十束帶著人見人愛的笑臉,很討農夫太太喜歡,不但幫他包紮腳踝,還一直夾食物給他;尊也走了半天的山路,聞到飯香難得地胃口大開,就著配菜扒了兩大碗白飯。   最後農夫先生開車送他們去車站,等待末班車進站的時候,兩人都累癱了,緊靠彼此坐在車站的長椅上打起瞌睡,十束連頭都擱到尊的肩上了。   他隱約發現十束微微發著抖,或許在山裡著涼了吧,於是默默拉開外套,把對方一起裹進來。   手搭在十束肩上,他再次體驗到對方的體格有多纖細,簡直像隻小鳥,略帶圓潤的小臉大概只有他的手掌大,閉上的雙眼邊緣、淡色睫毛長且密……   也許不用再過幾年,這傢伙,已經是個美人了,只不過仍充滿稚氣,而且,實在是少根筋。   但就算許多年過去,少根筋是能夠隨時間矯正的性格嗎?   算了,來日方長,再說吧。   尊靜靜低頭,在十束的唇上親了一下。   ……是為了表達謝意,感謝你帶我去那個湖,還有……   列車進站的聲音,把十束吵醒了,他正揉著眼睛,赫然發現自己被抱了起來。   輕輕鬆鬆,比扛米還不費力。   「KING?!」   「要回去了。」   「放我下去吧,這樣子抱著好丟臉哦……」   「你不能走路吧。」   「不能……」十束相當悔恨地咬著牙,把臉轉開:「我是沒關係……可是不想讓KING丟臉……」   「你的腳--」尊不管他,繼續淡然地說:「就算叫你去看醫生,你也不會去,所以今晚住我家,明天我帶你去。」   「KING?!!」   「怕養父擔心的話,用我的終端機打給他。」   「不是這個問題……」   「你把我當成王吧?」尊斜斜看著坐在旁邊窘促不安的十束:「這是王的命令。」   十束終於閉嘴,垂下頭,雙眼仍然晶瑩地閃著,彷彿陷入極度的不知所措。   尊也閉上眼養神,不再言語。   列車緩緩離站,帶著他倆踏上歸途。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