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石榴兒】【出多!!】Drowning

  清晨的雷雨通常只出現在初春和颱風季,但是那天莫名的、當幼獸們都被趕下去地窖以後,突然下起大雨,夾雜著陣陣鬱悶響雷。   草薙關掉聽了整晚的音樂,做好天亮前的最後收拾。似乎是對披頭四和綠洲和警察和收音機頭都生膩了,有時幼獸都離開一樓之後,鎖門之前,他會把音響跟燈光全關了,在死寂和黑暗中獨坐一陣子。   什麼也不碰,就是靜靜坐著。   是享受吧,雖然他也說不上享受哪個部分,或許他故意把自己浸泡在孤獨的感覺裡,就像一種自我訓練。   身為赤色氏族最年長的吸血鬼,他並不會天真地以為自己能夠永遠置身於同伴的圍繞,對此必須隨時做好心理準備,所以這種只屬於自己的時空間是必須的。   數百年來,一直維持著如此謹慎的習慣。   落雷聲聽在敏感的耳朵裡,就像打在身邊,整個人都被籠罩住。他摘下墨鏡、閉上眼,雙手托著下巴靜靜聆聽雷聲和雨聲,大自然醞釀的節奏才是恆常不變之物,你永遠都能信任它們的千變萬化。   接著有一個額外的聲音鑽進他耳裡。   是細碎的腳步聲,步履很輕盈,即使以對方的瘦削身型來說,也太過輕巧了,不知該說是經過多年鍛鍊而養成這樣幾乎詭祕的行動方式,或者那人本來就格外具有如吸血鬼般無聲息貼近他人的天賦……   但終究,還是逃不過他的耳力。   「……要去哪裡?」當十束從眼前快速飄然走過的時候,草薙出聲問。   十束像是嚇了一跳似的突然回頭,表情卻沒有動作表現得那麼驚嚇。「草薙哥……還沒睡啊。」他避開草薙看似悠閒的銳利注視,稍微別過臉。   這樣也無法掩飾他略腫的雙眼,還有從頸際飄散的鮮血甜香。   草薙沉默著,緊盯住十束的臉。或許因為摘下了墨鏡,在黑暗中如燐火般跳動的眼神,透出幼獸們無緣得見的陰沉感。   十束明白對方不會輕易放過自己,壓低聲音答:「沒事……想出去散散步……或許看個日出吧。」一如往常,用若無其事的態度撒著謊。   「呵,散步看日出……也對,這是個天氣很好的清爽早晨哪。」草薙用一種格外愉快的聲音說,悶雷響聲替他的話做了完美的諷刺結尾。   十束不看他,也不說話,下意識地抱緊身體,一隻手揪住了風衣領口,似乎企圖想藏住自己仍在淌血的肩頸。   但那血肉的香氣,太濃厚了,或許他可以用近乎透明的氣質掩飾蒼白膚色,氣味卻無法瞞過太了解他的大吸血鬼。   加上那雙好似哭過了的黯然大眼,是怎麼回事。   雖然來來去去就那麼幾件事……草薙幾乎有點痛恨自己什麼都知道。   「……你過來。」他不像周防會直接動手抓人,始終含蓄地用眼神示意,叫十束坐到身邊的高腳椅上。   跑也是浪費力氣,十束很清楚這點,只好照辦了。而草薙去吧台後面取出(基本上是十束專用的)急救箱。   「……不用了吧,草薙哥?」十束苦笑:「我剛剛已經處理過了……」   「你的手最好有那麼長哪,就算尊肯動手也一定弄得亂七八糟的。」草薙不理會他,順著椅子把十束轉過去背對自己。   「……草薙哥,還是不要……」   「別跟我爭哪,不然你立刻就回樓上去。」   十束呆坐著一分鐘之後,才肯乖乖脫下風衣、解開襯衫,露出隨便亂貼著紗布和透氣膠帶的白皙肩背。   草薙輕輕撕下那些粗糙包紮。   無論看到幾次,都覺得心底抽痛,隨著一跳一跳的心臟揪著。   不知是因為在幽暗中幾乎透出晶瑩色澤的光滑皮膚呢、或者是因為遍布在那肌膚上的囓咬痕跡。   一個又一個、層層疊疊,有的是吸血後的孔狀傷口、有的單純是太用力咬出血的齒痕、還有讓人不願去想太多的瘀傷……   電光閃爍,凸顯了傷痕的血色。   他偷偷嘆口氣。   該怪誰呢?根本也不能怪誰,是自己硬要看十束的傷,否則對兩個當事人……尤其是對那個始作俑者來說,這些傷痕就像人類用畢丟在水槽待洗的碗盤,除了充分展現出吸血鬼之王的旺盛食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感覺又酸又澀又痛,也不知道是針對哪一邊。但,就像他對力量的支配上擁有矜持,草薙在情感表達上也有鐵壁般的原則,特別事關那兩人的時候。   他什麼都不會說的,即使當傷藥觸及到十束的傷口、讓十束身體一顫的時候,他也只是淡淡問:「弄痛你了?」   「沒事……沒什麼。」十束垂下頭,細聲回答,那頸背線條太優美了,幾乎像幅淒豔的水彩畫。   也就像所有被深鎖在博物館裡的藝術品一樣,遊客只能看,不能靠近。連草薙也只能用管理人兼維修師的身分去觸碰。   他收回微震的手指,深呼吸之後,才能繼續替十束抹藥。   「……還不能塗太多,尊很討厭這氣味哪。」他不著邊際地說。   「不要緊的,我出去走走,味道就散了。」   「……所以吵架了嗎?」   「怎麼可能。」   「還是他又做什麼事了。」   「沒做什麼。」十束的聲音裡依然夾著苦笑的味道:「……也許就是因為沒做什麼。」   --如果有誰、任何一名吸血鬼,膽敢對這朵被深藏之花「做些什麼」,會演變成什麼結果。   慘痛代價自然逃不掉,肯定性命不保,但,有些事情是不可逆的,即使被震怒的赤王燒成飛灰,若是成功「做了什麼」,目的還是達成了不是嗎?   值得嗎?   草薙常會忍不住想。針對這兩人,他有著不同的私心,出於這點,是否應該放手一搏,反正已經活得太長了,也順著他們的意思退讓至今,或許在最後來個私慾大爆發兼成人之美也不錯。   當初是他把十束帶到周防身邊的,似乎該更負責任一點。   每次看著十束對自己毫無防備而落寞的纖細背影,他都會這麼想。   「有時真的很好奇……」他不著痕跡輕聲說:「你的血到底是什麼味道。」   十束頓了一下,接著慢慢回頭,越過自己的裸肩,用眼角看他:「想知道嗎?」   那神情清澈卻複雜,夾帶了看淡一切的坦然,沒有挑逗,但有試探。讓草薙覺得有點炫目。   很想知道。   可是也不想知道。   除了失去性命,他害怕的事情太多了。比起周防的憤怒,他更怕對方痛苦的表情,他怕泥足深陷,怕十束悲傷為難,怕背叛,怕必須做出選擇。   身為英明神武的No.2,什麼樣的選擇他都不曾猶豫,唯獨在這兩人之間,他沒辦法。   所以草薙輕輕笑了,替十束重新拉起襯衫蓋起肩膀,彷彿這樣做就能稍微埋住血的鮮香。   那雙手在十束的肩頭停了一下,然後就放開。   僅止於此,他開始收拾藥箱,就著戶外的雷雨,溫和地提出中肯建議:「天氣太差了哪,改天再散步吧?」   十束側頭,默默看他忙碌,最後也垂下眼:「……嗯,也好。」   「回去睡吧,你離開太久,他會醒的。」   「藥的味道要熏死他了。」十束這次的笑相當溫柔,一如平常。   「別小看那傢伙,吸血鬼沒事是不會死的哪。」   再次走入內心的安逸圈之中,外表回復一貫的優雅淡漠,明知這樣的偽裝對十束毫無作用,卻也知道對方不可能挑破這點,草薙目送十束挽著風衣回樓上去。   雷雨當然繼續下,越下越急,轟隆轟隆奔騰著,他連十束上樓的腳步聲都聽不見了。   草薙終於略感虛脫地鬆口氣,開啟酒吧的保全裝置,打算在樓下多坐一陣子……累死了,他揉著臉,心想或許該喝個一杯什麼的。 Fin. =============================================================== NOTE.   再一次非常非常感謝各位捧油對石榴兒的支持,突然寫起了出多,好像有點渣.....(抹臉   但,這個片段的確也是石榴兒構思的一部分,真要都寫下去,本子肯定是會突破300頁而且八成就窗了(X   所以,之後可能會是「如果有fu就來補完一下」的狀態吧.......   親馬鹿的病症大概還會延續一陣子XD   另外收到一些捧油的迴響,非常開心w以下各別回應   To砂糖桑:本子超厚不好意思XD昨天包通販的書時已經得到報應了XDDD(超不好包裝   害砂糖桑落淚也羞羞w雖然各位的眼淚是對我最好的讚美啦...(欸   謝謝砂糖桑的祝福哦!能愛著這些角色,真的覺得很幸福呢w   To蘇打桑:很高興有朋友因為故事而對CP產生好感哦!這是二創的初衷,沒有比這個更激勵的了www 很謝謝蘇打桑喜歡我們家的伏八w   CWT34原則上是還會有石榴兒的,歡迎帶著大石榴來加購小冊哦。   下次可以趁沒有那麼忙的時候來聊天,Ok的~   To白久桑:超級細膩的感想,看到感動萬分!!!OQ   好多地方的剖析都比我熟慮多了啊有夠汗顏~~~   很能感受到白久桑對伏八的愛情,請別遺棄他們啊!!我還在想替他們布局一個專屬的幸福家庭計畫呢XDDDD   雖然扔了個出多上來(X),尊多廚的我還是通常運轉www多多良是大家捧在心頭上的寶物啊(愛   再次感謝~   不過偷偷問一下,白久桑是伏西米還是小八啊?XD(你   下次活動要來聊天哦!(招招   對其他捧油也是各種感謝,接下來也會繼續用廚力(?)報答大家的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