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尊多+伏八】在黑暗的星星下持續祈願你的幸福

  踏麵對八、九歲的小孩來說,體力負荷或許還是太重了,把麵糰做好以後,安娜看起來有點累,坐在旁邊的小椅子打瞌睡,被十束送上樓睡午覺。   等十束回來以後,就剩無可奈何的伏見擔任廚房助理(草薙彷彿早有預感,說要辦事一溜煙出門去了),兩人默默地切起麵來。   「……是說,八田怎麼還沒來,在遊戲中心玩嗎?」才安靜大概不到五分鐘,十束便開口搭話。   「不,今天好像是胖……鐮本老家有什麼事,跟著去幫忙了。」伏見垂著眼,看起來無精打采的,但手起刀落,麵切得又快又準。   「這樣啊。」十束從側面細細端詳那張仍留有些許稚氣、正在努力壓抑落寞的臉,嘴角泛起笑:「……最近伏見都會往這邊跑呢。」   「嗯。」   「沒想去別的地方嗎?」   「嗯。」   「球場啦,遊戲中心什麼的,都沒去了嗎?」   「沒什麼好去的,又不是小鬼。」   「也是呢,十五歲說起來也不是小孩子了呢。」   「嗯啊。」   「所以,和八田吵架了嗎?」   「沒有吵架啦只是……」   「只是?」   伏見別過頭,因為反應太快被逮住語尾而萬分懊惱,嘖嘴。   十束並沒有追問下去,帶著一種讓他覺得很煩躁的滿意神情,竟然哼起歌來了。   ——這個人,果然個性差得不得了……   伏見瞇起雙眼,繼續大力切麵,而且越切越用力。   「這樣下去,砧板會裂開哦。」十束放下自己手邊的工作,說話溫和但直接:「伏見,你不喜歡吠舞羅嗎?」   「沒這回事,十束哥你多心了。」   「可是,你很明顯的比前更易怒哦?」   伏見總算停手,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覺在短時間裡已經切了十幾人份的烏冬麵,簡直跟機器一樣。   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在發洩什麼,有點喘,鬆開了刀子,雙手撐在料理台上。   十束反而又回去工作,若無其事的,只是沒唱歌了。   「……因為,無聊啊。」過了一陣子,伏見才從齒縫中擠出半句話。   「無聊?」   「吠舞羅這個團隊,很無聊啊。」伏見稍微提高一點點聲音。   「真的嗎?我看八田每次過來都很開心哦?」   「美咲那傢伙……他只要有飯吃或有新遊戲玩就會很開心的。」伏見的表情夾雜著不耐煩和雞同鴨講的挫敗感:「我的意思是……這是王的氏族吧?是擁有異能的團隊吧,為什麼只會盡做些小混混的事……」   「不盡然哦,我們也會介入一些裡社會的不公義事件啊。」十束大概覺得癢,用手背揩了揩臉,反而讓鼻尖沾上麵粉而不自覺:「……但很多是草薙哥或KING私下去擺平的,沒讓你們插手而已呢。」   「就讓我們插手啊,不是同伴嗎,還是把我們當普通的小鬼?」   「伏見……你比外表看起來更好鬥哦w」   「沒有這回事。」   「不是嗎?」十束迅速瞄了瞄他動怒的表情,笑笑。   伏見內心的懊惱更深了,他覺得自己已經說得太多,只是,他更無法忍受被冤枉的感覺。他閉上雙眼試圖調整呼吸,腦海卻浮現那不顧一切朝敵陣衝去、全心全意信任身後會被守護著的背影……那頭衝動而燦爛的火焰般的短髮……   思緒跑到這裡,武裝就崩潰了。   「我只是……」他用像要嚥下最後一口氣的虛弱聲音輕輕說:「……如果……能更依賴我的話……只要說一聲需要我……」   沒有主詞,可是語氣裡的淡淡痛苦就足以凸顯主詞的輪廓。   十束看起來略顯惻然。他放下刀,思考了一下,然後開口:「我覺得,現在這樣每天傻呼呼的過日子,滿好的,雖然擁有『能力』,也不用過著火裡來水裡去、忙著拯救世界的生活哦。」   伏見不以為然地哼哼笑了:「少來了,你不就一天到晚在嘗試救贖吠舞羅的每個人嗎?你難道不想……被尊先生需要著嗎?」   「是啊,或許目前,在某種程度上KING是需要我的吧,而我也沒有別的用處,所以才會一天到晚在嘗試救贖吠舞羅的每個人呢。」   「看吧……」   「可是伏見,你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嗎?」十束的表情依然很柔和,可是唇角的笑意消失了:「我希望有一天呢,KING不再需要我,也不需要作為參謀的草薙哥,不再需要以對同伴的牽掛作為活下去的藉口……」   什麼都不要,什麼都不需要。   那麼他就能得到他一直在尋找的,真正的自由。   不是需求而是選擇。   到那時候,他才能真正地選擇「我」吧,而不是為了找個地方撫平他對這個世界的不滿、無力、傷痛和孤獨。   那才會是「真的」,你懂嗎?   伏見呆看著那張堪稱冷豔的臉,被從未見過的淡漠神色震撼得幾乎說不出話。   這該說是薄情,還是深情到浩瀚無垠呢?   他突然覺得自己渺小極了,本能地企圖反抗:「……那你怎麼知道,到那時候他還會選擇你呢?」   十束轉過頭,睜大了清澄的眼睛,又回復成原本總是令人懷疑他或許少根筋的表情,理所當然地看著伏見:「這個嘛……不是『知不知道』的問題啦,是『相不相信』的問題啊!」   「蛤?!」伏見一頭霧水,本來還想問下去的,卻聽見沉重的腳步聲踱著樓梯。   ——只有這種時候最像個王了:剛睡醒、起床氣還沒散、存在感完全破表,即使HOMRA擠得滿滿都是人,也能清楚聽到那人下樓的聲音。   然後果不其然,應該是找不到草(午)薙(飯)吧,那顆火紅色的腦袋探進了廚房:「……喂。」   當然在他出現前,十束已經把手擦乾淨往門口走了,這時剛好笑著迎上去:「KING要不要吃烏冬麵?是剛打好的新鮮麵條呢!」   「嗯。」   「想要什麼口味?」   「……有炸豬排的。」   「好哦。」   伏見怎麼也想不透,十束要去哪裡突然變出豬排和麵包粉,但既然王說了要吃,就一定有辦法的,這就是十束。   ——什麼王啊,根本只是個被寵壞的大老爺而已啊!   但眼看十束站在周防身邊、仰著臉問周防還要吃什麼小菜,笑得毫無陰霾;而周防皺起眉頭,隨手抹掉十束鼻子上的麵粉,動作是那麼自然……雖然心中充滿了各種乾澀的羨慕嫉妒恨,他其實打從內心無法否認十束的話。   真的,「需要」一點都不實在,「選擇」才是真的。一旦對方不再需要自己,就開始患得患失,那種感覺太恐怖了……其實他懂的,只是想不開,凡人總想得到證明,知道自己很重要,是特別的,受到對方的重視,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對方會在乎……   不過十束哥,你是真的不明白嗎?   不必等到「有一天」、你不必「知道」也不必「相信」,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現在立刻馬上告訴你:   即使啊……真有那麼一天讓那個人自由了,他一定還是會……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