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大三角】Touch

  聽到剪刀發出第一聲、剪斷髮絲的卡嚓聲響時,他就覺得哪裡不妙了。   儘管嘴上回答著草薙的問題,耳朵也像是在聽他們的對話,但其實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剪刀的聲音上。   卡嚓、卡嚓、卡嚓的。   有點突兀呢。   不過是剪個頭髮而已,對,只是剪頭髮。   就像那傢伙剛剛才對自己做完的事情一樣。   可是真的,哪裡不太妙。   身體裡的不知道哪個地方,怪怪的。   他深吸一口菸,不自覺摸了一下變得清爽而涼颼颼的脖子。   皮膚上似乎還留著纖巧指尖掃過的觸感。相形之下,自己慣於打架的手指實在太粗糙了啊……   那傢伙怎能如此靈巧呢?   以輕柔的手勢撩起頭髮、小心地一撮撮剪短,重新撥散髮梢仔細檢查,然後再拈起下一束頭髮,不斷重覆。   涼涼的手掌不時撫摸後頸、手指探入髮流間觸碰頭皮,都沒有刻意,但因為動作溫柔謹慎,覺得太舒服了而得到撫慰。   當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但這時,觸覺記憶竟然一再回到他腦子裡。   而現在,就在面前幾公尺,眼睜睜看著草薙對那傢伙作著同樣的事。   他有點呆,感覺有點複雜。   他們兩個有說有笑,他理智上知道,這就跟平常一樣,是太稀鬆平常的風景,但情感上……變成了不知什麼東西在體內流竄著……令他坐立難安。   只不過剪個頭髮吧,小題大作什麼……   可是,眼看草薙的手指從那傢伙耳邊擦過去,握起亞麻色的軟髮,同樣小心翼翼地修剪,隨後又伸手掃掉對方肩膀和脖子上的雜毛,甚至還直接探頭過去吹氣……   十束還咕咕輕笑著,肩膀亂抖:「好癢啊,草薙哥。」   「還動!剪到耳朵我可不管哪!」不輸給自己的偌大手掌往下壓,按住那顆不懂安分為何物的小巧的頭。   喉嚨有點乾,一道又熱又麻的流,從胃部一路往上竄,經過胸口、脖子、耳朵和臉頰,一路鑽到頭頂,那流行經之處都像被腐蝕了一樣。   他又大口吸了一口菸,揉了揉額角。   搞什麼東西,那可是草薙啊。   先別提草薙絕對不會跟自己過不去,就算真的發生糾結,自己也不該跟草薙過不去。   可是,這已經遠超越該不該的問題了。   身體的反應是最誠實的。   他只能轉開臉,不停抽他的菸。   「……尊……尊?你在聽嗎?」   他聽到草薙的叫喚,才突然驚醒一樣地抬起頭。   「呃……」草薙挑著眉,打量著他的表情:「我問你有沒有需要幫你搬東西過來?」   「搬?搬什麼?」   「搬家啊。」   「搬家?」   「你痴呆嗎!」草薙露出驚駭莫名的眼神:「剛剛說要你搬來二樓,你還回我『可以嗎』,你忘啦?」   「是哦……」   「是哦你個頭!」草薙從惶恐轉為懷疑:「尊……你的表情,怪怪的哪……」   「哪裡怪了。」他沒來由地覺得渾身不自在,如果四目相交,一定會被草薙看出端倪吧,於是滑開了視線,用力咬住香菸濾嘴、像是要把自己嗆死那樣用力地抽。   「KING怎麼了……」十束想轉過頭來看,卻被草薙一手轉回去。   「沒事,剪完再說。」草薙若無其事,繼續操持著剪刀。   但他聽得出來,卡嚓卡嚓的修剪聲,變得更俐落了,就好像巴不得趕快把這件差事完成——在他又把牆壁或地板燒焦之前。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