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尊多】生日快樂to my lord, and my love

1.0   「KING想要什麼生日禮物嗎?」   周防隨手搔著頭髮,心不在焉的用哼聲回應了十束的問題。儘管已經滾過一輪床單,他還是一臉醒不來的樣子,而旁邊那個裹著被單捧著臉、對著自己呼呼傻笑的傢伙,看起來倒是精神大好。   雖然都過了立秋,夏天卻儼然正要開始,房間冷氣每天都得開到最強,也沒什麼效果。那傢伙常嚷嚷說「我們到樓下去嘛這樣比較省電」但樓下跟樓上怎麼能比,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還黏在一起,太難看了......還好草薙沒跟他收電費,不然難道要拿那傢伙當抵押嗎。   「生日禮物啦!生日禮物!」十束仍不罷休地纏著他:「想要什麼說一下嘛,讓我去準備?」   「隨便你。」他伸手摸到枕邊的菸包,抽出一根菸。還沒點火呢,就被搶走了。   「不行哦!又在床上抽菸,會被草薙哥罵的!」有一點淡淡的責備語氣,但聲音原則上還是柔軟而充滿嘻笑。   只是開口閉口就草薙哥草薙哥的,實在是.......   「你到底是誰的家臣啊?」   十束本來察覺不對,想跳下床逃跑,還是慢了一步。周防一把就捉住搶走香菸的那隻手腕,另一邊順勢圈住他的背,把他撈過身上來。   「......菸會斷掉啦~菸www」十束被結實地抱緊哪也去不了,只好和他前額相抵,又開始邊掙扎邊咭咭咯咯笑個不停。   「你不要再動了......」周防不怎麼誠懇地警告他。十束的身體貼的那麼緊,卻在有限的移動範圍裡亂扭亂蹭,真不知是無心還是故意的。   剛醒來沒多久的感官果然很敏銳,才這樣磨蹭幾下,他又亢奮起來了。   他開始撫摸十束的後腰、很慢很撩弄地摸著,讓對方的下肢扭得更厲害。順手把那根已經折斷的菸奪過來,拋到地上去。   「KING......菸草又散得到處都是了哦......」十束的聲音似在抱怨,彷彿很害怕會捱草薙的罵一樣,表情還可憐兮兮的像那個動畫片裡的靴貓......但一看就知道是裝出來的。   這傢伙,房門一關就是這樣,壞透了。而安娜不知曾幾何時,也把這可愛又可惡的小動作學了起來。   「地板等下給你掃。」他幸災樂禍而愉快地說,仍是懶懶躺著,但托住十束的兩脇把他提起、親吻他的鎖骨,同時讓十束輕摟住自己的頭,享受落在頭髮上的、小鳥般的點點啄吻。   冷氣真的不夠力,房間總是太溫暖了。   也太濕熱了。   結果禮物的事又被擱置在一旁。十束已經問了將近一個月,還是沒問出個所以然,幾乎每次都是這樣不了了之......   這還是幾天前的事。    1.5   「喂。」   「嗯?」   「你以前生日的時候,說過一句什麼肉麻的話來著。」   「是說『雖然我不記得親生父母的臉,但每年這一天還是會感謝他們。因為他們生下我,才能遇到KING和大家』這句?」   「......好長啊。」   「嗯,真是有點長呢w」   「所以記不住啊。」   「欸?」   「總之......就是想說說類似的一句吧......」   「討厭啦KING~就打電話回家說一下嘛w......好痛!為什麼又打我。」   「......這是說給家人聽的話嗎,笨蛋。」 2.0   「......KING,早安,今天不能賴床哦。」   生日當天,壽星根本睡得熟爛,感覺那傢伙輕輕用雙手拍他的臉,用略含苦笑意味的聲音不停叫他:「快起來吧。」   「煩......」周防咕噥著翻身,變本加厲一條腿跨了過去,把對方像抱枕一樣捲住。   「KING.......」   「閉嘴。」   眼看又快要從大白天就開始上演深夜電影的內容了,外面傳來正義的敲門聲:「尊!起床哪!」   「......再躺一下不行嗎......」王從腹腔深處發出被打擾的懶獅低鳴。   「隨便你。把十束交出來,你要睡到幾點都可以哪。」草薙沒好氣地說。   他當然知道是草薙忙不過來了,私心也當然不願意屈就。天人交戰了幾分鐘後,睜開煩躁的眼,低頭正好看著水汪汪無辜的雙眼眨個不停,只能嘆口氣:「去。」   「今天過生日,不可以生氣哦,KING。」十束湊過來,安撫地親了親他的嘴和臉頰,但他不答腔,鬆手放對方溜下床後,賭氣地被單一拉,把自己像綑春捲一樣從頭到腳包了起來。   耳畔聽到十束無奈嘆息,然後把草薙放進門的聲音。「真是不知輕重哪這人......祥平和坂東早就到了。」   「......不就一直是這樣......」十束的笑聲輕輕柔柔,同時也安撫著草薙。   「你去幫安娜打點一下......她滿在意的。」   「好哦。」   十束的腳步聲還沒走遠,已經有團重量隔著被單、被扔在周防身上:「壽星大人,拜託你起來換衣服哪。」   「哦。」   「不是『哦』吧?起來哪!安娜衣服換好了只是要十束去幫她梳頭......你連衣服都要人家幫你穿嗎。」   「草薙你......越來越像老媽子了。」   「都是誰害的?給我起來!」草薙拉扯被單(沒直接把床掀了已經很客氣),露出那顆火紅的頭。   周防總算皺著眉頭打呵欠,一手摸到身上壓著的那團布,仔細一看是套西裝,他的臉更臭了:「這什麼?」   草薙絲毫不理會他無理取鬧的亂竄怒火,冷冷瞪他:「願賭服輸,你自己答應安娜的哪。」   這樣一提,他才想起不久前和安娜玩黑白棋的事。因為十束在安娜旁邊作梗,以致自己兵敗如山倒,最後只能答應安娜一個願望。   「尊生日時,想看尊和大家穿西裝。」少女深紅色的眼底閃著微小的期待光芒。   他立刻就狠狠朝十束那張顯然太過若無其事的笑臉瞪過去。 2.5   「真是,安娜這願望也太刁鑽了哪......或者說『你』太刁鑽?」   「啊哈哈w」   「我是還好,你們要上哪去變西裝出來?尤其是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連喪服的西裝都沒有。」   「呀~沒事,我會負責的啦。草薙哥借我一套西裝,然後贊助材料費就好了。」   「......有時我真覺得,追隨尊根本是誤你一輩子哪......有什麼是你做不來的嗎?」   「唔,如果沒有跟著KING,或許一件也做不來哦?」 3.0   總算把王和公主都打點得差不多,十束自己也換好衣服,打算去樓下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不料看到草薙一派悠閒地站在吧台後抽菸。   「人快到齊了,我讓他們去做最後準備哪。」草薙用下顎指向廚房。   但這時裡面傳來一陣鍋盆跌落的騷亂聲,還有坂東的抱怨,十束反射地就想往後面走,被草薙按住肩膀。   「你今天,只要負責伺候著國王大人就好哪,其他我會處理。」他上下打量十束的模樣,突然食指朝下,在半空中畫著圈圈。   那是「轉過去」的意思。十束雖然不明就裡,還是乖乖轉身,聽見草薙從抽屜裡拿了不知什麼到吧台上,然後開始拉扯他的頭髮。   他大驚:「草薙哥?!」   「別亂動哪,幫你弄一下頭髮。」   「咦?很亂嗎?」   「沒,只是尊過生日哪......弄漂亮一點不好嗎?」   「漂、漂亮!」明顯感覺到草薙是在替自己編髮,他難得地臉都脹紅了,壓低聲音說:「不用了啦......草薙哥,我自己用髮蠟抓一下就好。」   「用髮蠟抓太普通了。」草薙平靜地駁回他的建議,手上動作沒停過。   終於把頭髮梳好時,安娜剛好下樓來,從側面看到那髮型,小小的臉孔上綻出晶光和讚嘆。   十束注意到安娜的表情,趕緊跳下高腳椅,有點歉意地蹲到她面前:「......喜歡嗎?下次也幫妳梳?」   安娜先看了草薙一眼,點點頭,又搖搖頭,認真地說:「多多良,很漂亮。」   「那傢伙又在磨菇什麼?十束,去叫他下來。」草薙下了指令,又不忘補上一句:「慶生會還沒開始,不要把頭髮弄亂哪。」   被綁了那樣一個秀麗的髮型,簡直羞赧到無以復加,他習慣做配角,但不習慣成為焦點。這時不自覺地拘謹了起來,躡手躡腳上去推開王的房門,發現周防依然在和領帶搏鬥,看到他在門口,用一種略帶埋怨的表情哼了一聲,像在責怪他不知跑哪裡去了。   他趕緊過去,趁著王還沒把領帶扯壞前,拯救它。   但周防自己並不安份,十束在替他結領帶,他卻一直企圖用手指去勾鬆十束的領帶結。他每挑一下,十束就默默往後退一點,大概是遵照草薙的吩咐,不給王弄亂頭髮的機會;而周防又會往前逼近,最後讓十束的背抵上牆壁,十束還是不反抗也不出聲,專心替王調整領帶。   「你在下面做什麼,去了那麼久......」周防低頭問,沙啞的聲音幾乎像耳語一樣,吁息吹著十束的瀏海,也還在嘗試拉鬆十束的領帶,那隻手終於被十束迅速拍了一下,不痛,可是啪的一聲頗清脆。   「草薙哥......幫我綁頭髮。」他垂著眼回答,沒敢抬頭迎向王的眼神。   大概兩三年前吧,他才開始注意到,其實周防不太喜歡草薙幫他剪頭髮,因為對方是草薙才沒說什麼,但還是很討厭別人碰他,尤其是頭和頭髮。   就像周防本人,清醒時絕對不隨便讓人碰他的頭。    「你又讓草薙......」果然,一直不安份地湊過來親他頸側的周防,聲音聽起來不太妙。他還在想不知會被怎麼修理呢......周防嘆口氣,放輕聲音說:「我看看。」   他稍微側過身體讓王看了一眼,轉回來時卻發現王的表情很微妙,揉著自己的喉嚨、似乎是覺得悶熱不舒服的樣子。   「怎麼了?領帶太緊了嗎?」   「......有點。」   「那,少扣一顆釦子好了。」他輕快地說,幫王把領口都調好之後,又將紅色手帕塞進他上衣口袋裡。   周防突然抓起他的手,親吻掌心。   「KING......?」   「......這樣很好看。」周防斜眼看著他,挑了挑嘴角:「頭髮。」然後就點起菸,把手插在褲口袋裡,懶洋洋下樓去。   說真的,那樣看起來更像黑道老大了。 3.5   「抱歉我遲到了!!蛤?為什麼猴子也在啊!!」   「......我才想問呢,為什麼我非得來參加周防尊的生日會不可呢?」   「不是你們家上司派你來致意的嗎?說到底,猿也算自己人哪......」   「草薙哥!幹嘛把這傢伙當成自......」   「哪,今天是國王陛下的生日,你們也不想在安娜面前打架吧?對吧?小八田w」   「呃......是......我了解你的意思了......」   「嘖!叫我來也就算了,這西裝又是怎麼回事?.......而且,十束先生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尺寸的......」 4.0   「在我們為KING舉杯前,首先介紹今天的主菜:烤龍蝦!首先把蝦洗乾淨,之後對剖,處理掉砂囊等髒汙,鋪上奶油、蒜蓉、起司,送進烤箱以250度高溫......」   十束滔滔不絕地講起草薙丟給他全權設計的派對菜單,而周防和草薙已經在旁邊碰杯喝起來了,同伴們則像小學生一樣聽得目瞪口呆。   雖說是王的生日,每人一隻高級大龍蝦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十束在哪裡都有朋友,這些蝦說不定是哪裡的魚市老闆送他的。   祥平舉手問:「為什麼要吃龍蝦?」   十束眼中馬上閃過一絲火花,讓遠遠看著的草薙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KING頭上的鬚鬚,不覺得和蝦鬚很像嗎?w」   「呃......」年輕成員面面相覷,想笑又不敢笑出聲。能公然開王的玩笑的,大概也只有這個人了。   十束看著大家的反應,很開心地繼續說下去:「所以今天吃龍蝦,代表大家敬愛KING,敬愛到想把他吃下去的程......痛!」   想也知道,他被走過的草薙搥了一記。   「哈哈哈哈~喜歡到想吃下去,那是你吧十束哥!」千歲口無遮攔地笑,但也立刻被出羽踹:「笨蛋!安娜也在,開什麼黃腔!」   「我們這真是沒幾個正經的人哪......」草薙苦著臉,喃喃自語。   話說帶殼龍蝦這種需要技巧才能漂亮取得的食物,十束自然會替安娜張羅。弄完安娜的份,才發現周防還好整以暇在喝酒。而草薙對他狂使眼色。   ----他等你幫他弄很久了哪,你沒發現嗎?   似乎是這樣說的。   「抱歉呢,KING,讓你久等了。」他輕聲細語,在王腳邊坐下,就著小茶几開始為王服務。   周防在後面看他動作,過一陣子,把手輕輕放在他頭頂。   「怎麼了?」十束回頭,微笑問。   「沒,等下陪我喝兩杯。」   「嗯。」   要不是早已習慣,草薙巴不得閃遠一點。望向另一邊,伏見不意外地又一個人躲在角落、悶頭吃他的蝦,剝殼的刀法倒是狠準快,但或許太狠準快了......這哪裡是好好奉上司命令來賀壽的樣子?   但慢著,八田似乎牢牢記著自己的吩咐,雖然顯得彆扭,還是努力走過去,結結巴巴和伏見說著話。   只見伏見的表情有點複雜,看似像是想跟平常一樣惹毛八田......但最後他只吁口氣、撇開頭,大概在抱怨被逼來參加生日會的事吧。   而八田終於噗地笑出來,順手搥了伏見的肩頭一下。   草薙突然有點感慨。   環顧四周,酒吧內一片溫馨和諧的氣氛。他是個實際的人,知道希望時光停駐只是種輕飄飄的浪漫,但這一刻,他的確有種強烈的願望,如果時間能就此停下就好了。   4.5   「哇安娜!這串紙鶴......是給KING的生日禮物嗎?」   「嗯,和多多良一起做的。」   「總共813隻哦w 我才折一點點啦,幾乎都是安娜折的。」   「千歲你手上那個小瓶子是什麼?酒嗎?」   「不是啦,是晚上用的東西......十束哥,明天可以跟我說感想嗎?」   「嘿?w」   「白痴哦!KING又不是你,留著自己用吧混蛋!」   「媽的!誰把掃完墓的供品拿來的!小山!」   「......為什麼會被發現是我啊?」   「這種小鼻小眼的事,除了你以外沒人會幹啦。」   「對尊哥大不敬,扁你!」   「嘖......還是一如往常,只是一群沒社會常識的小混混。」   「伏見,你帶了什麼來啊?一大盒的。」   「這個,受人所託罷了。油畫風的紅色純色拼圖五千片......」   「噢......是那個人啊......」   「嗯,一定是那個人......」   「啊王冠!是紙雕嗎?十束哥的手果然很巧。」   「不是紙哦w 是鋁片刻花和浮雕,焊接起來再噴漆w」   「......果然專門在無意義的地方靈巧無比哪,真是!」 5.0   好吧,所謂的樂極生悲,總是在這種場合場合發生的。   原本一切都很正常:吃完正餐,自然就是要吃蛋糕拆禮物了。第一個被送上來的蛋糕,馬上就遭到草莓被鏟、奶油被挖的命運。而在眾人的鼓譟祝福聲中,十束還是維持自己的步調,輕哼著生日快樂歌,同時替周防戴上那頂堪稱藝術品的王冠。   他在製作的時候的確誠心把那當成真正的冠冕,而付出全副心念了吧。   到此為止都算是日常光景的一部分。   接著慘案就發生了。   同時端著兩個蛋糕的鐮本,似乎踩到安娜的彈珠,腳下一個不穩,手上兩個塗滿鮮奶油的鬆軟蛋糕就直接飛脫出去。   以那角度,本來應該會砸中草薙、甚至安娜,但草薙的反射神經如鬼神,也不知道是怎樣感覺到危險,想也沒想,拉過安娜及時閃到旁邊。   結果那兩個蛋糕,當然都餵給了壽星......的頭髮和衣服。有不少還濺到了十束。   「哇噢......」八田的笑臉瞬間凝在臉上----威風凜凜的赤王的那頭火紅短髮,像是覆了雪一樣,沾滿了白色的鮮奶油......----闖禍的當事人更是一臉「死定了」的表情。   不幸中的大幸是,王對變故的反應向來很遲緩,雖然的確能感覺到周圍的氛圍逐漸在僵化,那尷尬的沉默卻在完全死絕之前,就被打破了。   「沒事沒事!換個衣服就好了哦。」十束輕鬆地發聲。   不愧是專門處理周防尊爆彈的專家,在王還沒意識到該發脾氣之前,他抓起紙巾就迅速抹掉對方身上大塊的蛋糕殘骸、像一陣風般把王拉離現場。   「胖子......還好十束哥在......撿回一條命了你......」八田嚇到忘記現在是夏天,想起之前的大紅花事件,簡直同出一轍,他心有戚戚地冒了一身冷汗。而其他人也是,直到這時候才想起要呼吸。   唯獨伏見像是剛看完一場不精采的魔術,托著臉,小聲冷笑了起來:「你們也太好騙了吧......那個人可是像野獸一樣啊,反應有那麼差嗎。」   「咦?猿你是什麼意思。」   「你們幾個,把地板擦乾淨哪,要是被我看到奶油腳印就給我試試看。」草薙也若無其事地起身,抱著安娜到吧台旁邊坐,同時指揮眾人。   「咦?咦?草薙哥?為什麼連你也......」   「嘖美咲,不要問了,童貞不會懂的。」伏見不想解釋,默默用叉子直接挖著蛋糕吃。   另一方面,樓上。   正確來說,浴室。   「鐮本不是故意的,KING別生他的氣。」   周防一路走一路脫掉黏答答的衣服:外套甩開、領帶扯脫、襯衫剝掉......全隨手往地上扔。十束則跟著一路撿,同時替鎌本討饒,最後把王推到浴室裡:「頭髮要多洗幾次哦,鮮奶油很油膩的。」   正要關上浴室門,人卻被直接拖了進去。   「哎?」衣服掉了一地,他驚呼。   「你不洗嗎?」周防用手指抹掉他臉上一塊蛋糕碎屑,不動聲色地舔掉:「我不知道要怎麼洗乾淨,你幫我洗。」   ----分明睜眼說瞎話,連幼兒都知道,只要用掉整罐洗髮精,就可以變出好多好多泡泡。   「KING......今天過生日,大家都在樓下哦。」十束看出他的企圖,苦笑。   「每天都是一群人擠在樓下,有差嗎。」   「不一樣吧......」   周防不理他,捉住他的下巴,直接開始舔他沾上奶油的臉頰和脖子。   十束也知道大勢已去,到這地步,王是沒可能一下就把自己放走的,只好認命嘆息:「我都開始懷疑鐮本跟KING是串通好的呢。」   「啊啊,或許吧。」舌頭忙著吸吮,回答得含糊又敷衍,也不知道他是說真還是說假。   「......還沒正式開始拆禮物哦?」   「誰說的。」   「?」因為皮膚麻癢、身體開始發熱的十束,不解地歪過頭。   周防看他那傻傻發愣的樣子,笑了一下,伸手到他的後腦,輕輕一抽,把一條細細的緞帶拎到他眼前。   「這個,草薙綁在你頭髮上的。」周防晃了晃緞帶,然後隨手拋在地上:「我想,不要辜負草薙的好意,應該先拆他的禮物才對。」   「草薙哥!」十束頓足,鼓起了臉:「哪有把人當禮物的啦......」   「當然有......我跟你要過生日禮物嗎。」   到這時,十束才突然意識到,其實八年來一直如此,每次他問王想要什麼禮物,王從沒回應過,一次都沒有。   畢竟除了和十束有關的事情之外,周防也不是個貪婪的人。   早已擁有世界上最美好的禮物,誰還要更多。 Fin. ==================================================== NOTE.  被我稱為蝦蛋文的尊ㄍ誕文,其實完全是看在周太太份上才寫的......(失禮  原始靈感是Spoon海報構圖公開時,魚歹歹的一句話:鐮本要是手滑就死定了......  於是心想,要用什麼方法保住鐮本呢?當然也只有王妃了。因此成了這篇最早的架構,但寫著寫著,什麼奇妙的東西都混進來了,一直解壓縮,成為現在的長度w  非常非常愛老(多)婆(多)的ㄗㄍ,其實對生日沒什麼特別感覺吧,每天都跟老婆黏在一起大閃特閃,根本不需要刻意慶祝什麼......我和瑪歹歹有志一同,非常幸福地撞梗了www  話說晚上和家人在餐廳吃飯時,看著一桌一桌幾乎都是情侶過節,雖然是有點去死心態,還是覺得「啊,為什麼要刻意擠著情人節出來慶祝呢?也有天天都在過閃光節的傢伙們啊」......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w 所以老周忘了馬麻交代生日當天不准出去,結果跑出去開同學會(?)還得勞駕老婆去把他找回來陪女兒這種出自來樂媽之口的神諭,想想對老周而言,這天大概跟平常的每一天都沒差別。  反正只要家裡有人需要他,老婆一定會來把他找回去,應該也只有老婆能夠叫得動他w  當然,身邊的人因為有愛,一定比當事人更在乎生日的慶祝。不管再怎麼因為羨慕嫉妒而私仇(←),還是不會否認老周的魅力和被愛程度,這點我其實很公正啦(屁  正是因為被所有人愛著,才更凸顯他死心踏地只愛一個的重量,對吧w  生日快樂,老周,雖然超想接收你老婆,但你也是唯一讓他感覺幸福的人哦w  後半篇超過8/13貼了,不過,ok的啦www(都你在說  哦對,這是在講24歲生日的事 ^____^(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