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7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尊多/猿美】Felice Anno Nuovo da HOMRA

【Felice Anno Nuovo da HOMRA】   美好午後,和煦陽光,迎面而來是吹過水面的清冷空氣,卻不刺骨,雖然是冬天,意外地相當舒適。   但伏見仍然窩在一角,滿臉不耐煩的表情,口中不停地低聲叨念。   「小混混集團搞什麼員工旅遊啊……還有為什麼連我也……」   他裹在厚厚的羽絨衣裡縮著脖子,眼角瞥見同樣一臉不情願、故意往反方向看著風景的八田,又嘖了聲嘴。   他們兩人,還有鐮本,三個人都坐在觀光專用的狹長鳳尾船上,駛過水都運河。負責撐篙的當地船夫不停哼著小曲,每唱完一首就用熱情而破爛的英文跟他們說:「Love sing! For your love man!」   啊啊──什麼情歌啦,用那種五音不全的破鑼嗓子能順利求愛才怪呢。   伏見在心底抱怨。   鳳尾船本來是可以坐上四個人的,因為有個鐮本,三個人就出船了,但船身畢竟很狹小,他和八田儼然楚河漢界的,其實兩人的肩膀之間大概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儘管如此,那一個拳頭卻彷彿有地中海的寬度,他們都用力縮起身體,好像碰到對方就會渾身潰爛崩落一樣,各自轉頭朝外。   鐮本自然感受這緊繃的氣息,只好盡量像沒事人般,拿起相機拍著沿岸風景,用意外挺正經的英文和船夫聊著經過的景點,什麼文藝復興風格的白橋啦、前貴族華宅的皇宮博物館啦、市場啦、露天咖啡店啦……   每經過一個點,聽了船夫的說明後,鐮本便會興奮地說「八田哥你看這個」「八田哥你看那個」,然後發現伏見幾乎要殺死人的銳利眼神,只好閉嘴回過頭去。   啊……真是吵死了……為什麼連我也要……參加小混混集團的員工旅遊呢……   伏見又自問了一次,目光投在前面那艘船的某人身上。   那個「某人」一如往常,端著攝影機笑咪咪地360度拍攝,有時會忍不住拍到站起來而被他們那船的船夫嚇阻,一副死觀光客的樣子,剛剛大概有二十分鐘的時間,還用攝影機鏡頭對準了伏見和八田這邊,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都是你害的……十束哥……   伏見想起半個月前的某一天,十束突然神神秘秘地約他在外面的咖啡店見面,還叫他帶筆記電腦出來。赴約才知道,草薙和十束想把他們的小公主安娜帶去歐洲旅行兼跨年,當然啦,那位住在酒吧二樓的懶骨頭之王也會一起帶去。   鐮本對這主意很有興趣,表示要自費參加,八田則是很想去卻怕預算不足,但難得的機會,十束說服了草薙先替八田墊旅費。   然後問題就來了──距離出發的日子實在太短,機票和飯店早就全部爆滿訂不到了,連草薙那種人脈遍布歐洲主要城市的人也無計可施。   「拜託幫忙想想辦法吧~伏w西w米w」十束雙手合十,一臉(毫不誠懇的)的歉意笑容。   「請把那招拿回去對付尊先生,對我不管用。」伏見冷冷地一口拒絕。   「KING哦……這樣對他講話是會被敲的。」十束微笑,咬著自己的下唇:「伏見……」   「幹嘛?」那聲音實在有點不懷好意,伏見打了個哆嗦。   「之前安娜被自動販賣機夾住的時候……你想救她但失敗了吧,聽說最後還是KING出手才解決的?」十束一隻手托著臉,另一隻手在用吸管攪著杯子裡的冰塊,笑容柔和到不明就裡的人看了,大概會以為他在對伏見進行心靈輔導吧。   「嗚!」伏見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好想掐死眼前這(擁有完美偽裝的)人畜無害的傢伙啊……「所以,你想怎樣?」   「沒什麼啦~就只是想拜託你訂六個人的機票和旅館房間囉!」十束愉快吸著他的水蜜桃漂浮蘇打:「啊,我們這裡會出錢的,當然。草薙哥把卡給我了。」   「草薙先生遇到你們還真是倒了八輩子楣啊……」   「嗯?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伏見打開筆記電腦,低下頭,不想再跟十束有眼神接觸。但十束卻自己蹭到他旁邊。   「哇!這就是機票訂位系統嗎?好酷哦,順便教我一下吧!」   「請不要妨礙我做事啊,十束先生。」伏見狠狠地嘖嘴:「你學訂位系統做什麼?」   「只是對各種事情都有興趣嘛……」   結果拗不過十束的伏見,只好敷衍地把基本的訂位流程講了一遍。   但,這就是悲劇的開始。   趁著伏見去洗手間的時候,十束竟然把他的機票也訂上去了,還直接開了票,變成想退也不能退的狀況。   「十束先生……你是怎麼找到我的護照資料的……」伏見發現之後渾身發抖,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本能地感到害怕。   「啊?就存在你的電腦裡啊,不小心就翻到了嘛w」十束那時已經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繼續若無其事笑著吸他的水蜜桃漂浮蘇打。   伏見真心覺得,比起濫用力量的異能者,這個十束先生才應該是要抓起來禁錮一輩子的頂尖罪犯吧……   最後他還是跟著去了。為了告假,他費了不少工夫面對淡島副長,但假單遞到老大那裡時,宗像卻爽快簽了名。   「就好好去度假吧,旅行可是充電的好機會呢。」宗像推了推眼鏡,諒解地微笑。明明是極之和藹的表情,伏見卻覺得自己全身寒毛又以另外一種意義豎起來了。   他試探著問:「室長您……該不會和您在國外不期而遇吧?」   「哦呀伏見君,你多心了,我今年過年會回老家。」宗像雙手托著下巴,繼續微笑:「對了,我母親會自己做年糕,等你回來再分給你吧……希望不會全被淡島君拿去煮紅豆湯呢……」      伏見一點也不在乎回去後能不能吃到年糕紅豆湯,最好不要,不管年糕或者紅豆他都不喜歡。   但那些都比不上這場恐怖的旅行。   打從出發,他嘖嘴的聲音沒停過──擠在八田和鐮本中間搭了十幾個小時的長程飛機,左邊是胖子,右邊是美咲,他根本不知該轉向哪裡,都快發瘋了。看周防和安娜、十束和草薙優雅地兩人一組靠窗而坐,草薙還悠哉喝著香檳,這才明白在機場劃位時,草薙跟地勤小姐蘑菇那麼久到底是為了什麼。   好不容易抵達旅館,伏見又大吃一驚:為什麼他必須跟八田睡一間啊!   「你們以前也住在一起吧,有什麼關係w」十束輕描淡寫,把鑰匙卡塞在他手中。   「……不是只訂了三間雙人房嗎?現在該怎麼住?」伏見終於有點生氣了,瞇起雙眼。   「哦,草薙哥請旅館總經理幫忙,把其中一間升等成套房了,所以我和草薙哥和安娜和王一起住,鐮本自己住一間,反正他自費嘛w」第一次出國旅行的十束,看起來也興奮極了:「套房風景很好哦,要上來看看嗎?」   「我要──自己一個人住──」伏見咬著牙說。   「哦?所以你要讓鐮本和八田睡一間?」十束歪頭,用好奇的眼神回望他。   ──惡魔!!你是惡魔!!   伏見瞪著如天使般純真美麗又燦爛的笑臉,內心吶喊。   事情的前因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到了第二天市區觀光時,伏見已經疲憊不堪,八田悶悶的,但也不是極不開心的樣子,只是看起來沒什麼精神。   「……那兩個小傢伙……又吵架了嗎?」草薙看十束有段時間不拍風景,而是用力拍攝另一艘船的狀況,忍不住問。   「不,大概不是吵架吧w」十束輕快地說,一面哼著從船夫那學來的小曲。   「你不要一直站起來,掉到水裡怎麼辦哪,現在很冷哦。」   「沒事沒事,一定會有辦法的w」   「什麼辦法?叫尊跳下去救你嗎?倒是個好主意啊,我可不想在這種天氣游泳哪。」   無視於兩人微幅的你來我往,安娜似乎很開心,雖然沒有露出像十束那樣雀躍的表情,仍不斷東張西望,雙眼咕嚕嚕地轉。   至於周防,大喇喇靠在一邊癱坐,正在喝不知怎麼被他偷渡上船的瓶裝啤酒──看似懶散,其實應該持續留意著十束的蹦蹦跳跳。   「真是走到哪裡都是一個德性哪……」草薙嘆息,輕撫安娜的頭:「喜歡這裡嗎?」   被好好包在羽絨衣裡的公主猛點頭,戴上皮手套的小小雙手攀在船邊。手套是草薙的禮物,因為他說「女士們都至少要有一雙小羊皮手套哪」。   看著享受旅程的安娜,草薙滿意一笑,似乎覺得總算沒有白白破費了。   他從周防那裡沒收了一瓶啤酒,也開始喝了起來,同時和船夫用英語和簡單義大利語聊天,談論景點歷史。   「出雲……好厲害。」安娜輕聲讚嘆。   「回去以後可以請草薙哥教妳,草薙哥很厲害的哦,尤其是語言和文科。」十束在旁邊幫腔:「以前我都是讓草薙哥補習呢,歷史的東西給草薙哥一講解就懂了,聽KING講的話越聽越糊塗w」   空酒瓶立刻輕輕落在他頭上:「喂……那是你不認真吧。」   「哪有……」十束抱著頭假裝哀鳴:「不認真的是KING吧……」   「好了,不要在安娜面前提你們以前的蠢事哪!把我們不想知道的事也扯出來就尷尬了。」草薙忙把安娜拉到自己身邊:「別看尊那樣,他的書也沒有念得比別人差,只是懶得好好考試也不會教人就是了。」   「嗯,懂。」安娜輕輕點頭,一副了然於胸的神情……也不知道是懂哪個部分。   這孩子到底會長成什麼樣子呢?真是令人擔心啊……草薙又忍不住煩惱了起來。這時船夫出聲提醒他們:「嘆息橋到了,嘆息橋,很多傳說,非常有趣。」   「傳說……」面對安娜的不解,草薙立刻開始講起了故事。   十束一臉好奇,也想蹭過去聽,卻被身邊的人一把拉了過去,原本吹著風多少覺得有點冷的身體,突然像浸到溫泉裡一樣,全身被熱度包覆起來。   「KIN……?」十束的問句剛起了頭,就完全沒聲音了。   直到鳳尾船從橋底駛過,草薙也講完了嘆息橋的故事,才發現後面太安靜,回頭一看,本來還以為十束真的掉到水裡去了,再一次定神,終於看清了周防在做什麼事、還有他臂彎裡隱約可見的亞麻色頭髮。   草薙鬆了口氣,卻也搖搖頭,把手搭在安娜肩上,引她欣賞河邊其他歷史建築。   他不用繼續看,也知道後面那艘船的三個小傢伙……鐮本應該還好,但另外兩個見到這光景,大概又已經目瞪口呆了吧。   (拜託……雖然這裡是蜜月勝地,你們可不是來度蜜月的哪……)   腦裡是這樣想,草薙心底終究是盤算了起來──上岸後,還是再跟旅館多拿一個房間比較好吧……   總之,即使飛到了地球的另一端,不會改變的事情,依然是,不會改變。   「威尼斯當地有一個傳說,日落時如果戀人們在嘆息橋下的貢多拉上親吻對方,就將會得到天長地久的永恆愛情。」   ──引用自維基百科 Fin. ***** NOTE. 1.根本只是職業病發作+想寫最後一段,所以是篇沒什麼結構性的塗鴉w 2.寫伏西米被多多欺負意外地愉快(踹 3.馬麻荷包深似海(X 4.沒去過威尼斯,但看完資料後頗想去,道奇宮粉票釀 5.and吸血鬼馬瑞斯帶著小阿曼德的時候住在威尼斯www那個時期的威尼斯簡直是頹靡奢華的象徵 *****   旅行結束後伏見收到十束寄給他的照片,才知道他在飛機上睡著的時候,其實睡著睡著,不知不覺中和八田頭湊著頭、依偎成一團了。   兩個人都毫無防備,酣睡得很香甜的樣子,彷彿這世界從來就是如此運作的,也未曾改變過。    Real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