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6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尊多】No good for education

  ──那孩子明明就受到藍衣服的庇護、應該過得很安逸才對,為什麼還會被人追趕呢──   睜開眼睛的安娜在自己的小床上仰躺著,出了一陣神。方才所見稱不上惡夢,卻也讓她胸口鬱悶,不適的感覺說什麼也壓不下去。   怎麼辦?那孩子在藍衣服那邊,恐怕不是像動物園一樣,買張門票進場就可以輕易見到了。   雖然藍衣服向來跟自己人處不來,他們的王和副官倒都是正正經經在做事的強者。   而且,還有伏見在,應該沒問題吧……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呢……   但她突然想起十束常說的:「安娜的直覺很準,妳要相信它哦。」於是決定滑下床鋪。   天已經亮了,太陽卻還沒完全升起來,滲進窗簾裡的光線是淡金色的,她踮起光裸的腳尖輕輕走過走廊,在隔壁房間的門口站定了。   都已經來到這裡,安娜卻又遲疑了起來……就她所知,在這時間敲門並不是很恰當的行為,裡面的人即使睡了,恐怕也沒睡下多久。   不過內心的紛擾實在太沉重,她無法輕易忽略,稍微天人交戰之後,她還是伸手,輕輕在門板上敲了兩下,然後安靜等待。   沒有反應。   這二樓的木製結構隔音並不好,她隱約可以聽見房內有細碎的騷動聲。顯然人是醒了,可是等了大概五分鐘還沒應聲。   安娜並不覺意外,只是在內心估量了一下該怎麼辦,最後決定再敲一次,同時輕喚:「……多多良?」   聽見比剛才更擾攘些的騷動,幾乎像是不大認真的角力拉扯一樣,接著傳來很明顯地咚一聲、緊隨著急促的腳步,房門開了,睜大眼睛的十束出現在安娜面前。   「怎麼了?」他溫柔地把手放在安娜頭上,蹲了下來。   「我……」安娜壓低聲音說:「夢到馬刺身。」   「不愉快的夢嗎?」   安娜輕輕點頭,囁嚅問:「……可以去看牠嗎?」   「嗯,可能需要一點技巧呢。」十束體諒地摸著她的長髮,微笑了:「沒關係,一定會有辦法的。去換衣服吧?」   「謝謝……」安娜牽動嘴角,有些擔心地抬起頭:「多多良,走得開嗎。」   十束凝著笑臉看了她幾秒鐘,最後浮出一個苦笑:「這個嘛……的確是比侵入法務局困難一點,不過應該沒問題,我試試。」   他重新站起身,眨了眨眼睛就轉回房間裡。   安娜吁出一口氣,渾身放鬆地回到自己房間,開始默默更衣。她的動作很悠閒,一點也不急,心想隔壁大概還會進行一陣拉扯吧……就全部交給十束去處理了,她不想管。   畢竟,看見十束像逃難一樣掙扎著過來開門,胡亂穿著充當睡衣的尺寸不合的舊運動服,那頭平時柔滑得不可思議的軟髮一片凌亂,連上衣都穿反了也渾然不覺的狼狽模樣,有些事情,是她想管也管不著的。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