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馬麻誕(?)】One happy family

*聽說是馬麻誕賀文,但尊多通常運轉(沒禮貌 *一個人在京都入住了雙人房,鄰床空蕩蕩只能放小公仔,故作文以資紀念(X *開頭前1/3是在往伏見稻荷路上,等發車的時候寫的w *前提是幹部組+小女兒的家族旅行(? *可以接受者,歡迎繼續w   踏進飯店房間的草薙出雲,發現房間裡只有兩張半大不小的雙人床,臉都綠了,整個人呆立在門口的通道上。   「怎麼了草薙哥?」十束牽著安娜,從他肩膀旁探出頭張望,才瞄一眼就發出一種可惡的恍然大悟的「啊~w」聲。   「幹什麼你們。」安娜乖乖地不動聲色,倒是走在最後面的周防不耐煩問。   「這個……該怎麼睡哪。」草薙不自覺揉起額角:「剛剛櫃台已經說過連一間空房都沒剩哪,連沙發床也……」   「總會有辦法的啦w總之先進去。」十束輕飄飄笑、和安娜一起極有默契地從背後雙雙把草薙推進去。   「這種時候,就只能抽籤了!」五分鐘後,十束把四張摺好的紙片放在掌心搖了搖,然後攤在茶几上:「來~抽到同色的人就睡一張床哦!」   其餘三人懷抱著無奈和無異議和無所謂的心情,服從了指示,伸手去撿起一張紙默默打開,十束則開心拿起最後一張,也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安娜抽到了中心畫著紅色圓點的紙片,而草薙抽到空白的。   當他轉過頭,看見十束手中的籤紙有如太陽旗般在他眼中飄揚,立刻怪叫起來:「什麼?我跟尊睡?不行!」   十束鼓起臉:「為什麼不行……都已經同意用抽的了。」   「不行!!我怎麼能跟尊睡哪!!」   「沒事~沒事,又不是沒……」   「獃子!」草薙用力在十束頭上敲了一下,眼角則迅速往安娜的方向飄過去,但安娜彷彿沒在聽他們說話一樣,只是伸過小腦袋看著周防手裡的白紙。「不是那個問題哪……什麼跟什麼!沒有!我的意思是!」草薙狠狠指著床:「你覺得我跟那傢伙擠得了一張床嗎?半夜誰踢誰下床都不知道哪!直接叫他去睡浴缸還比較合理吧!」   「咦?這提議不錯哦!」十束拍了拍手,然而周防刷一聲瞪了過來,而十束趕快縮起肩膀傻笑。   「不然讓安娜跟尊睡吧……就體型平均分配的話,尊也不至於把安娜踢下床哪……」草薙苦惱到毫無形象地揉起臉來。   「所以我跟草薙哥一起睡嗎?我是沒關──係──啦────」十束邊說邊慢慢轉頭,聲音越放越輕,好似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旁邊一樣,連草薙也察覺到一股異樣的高溫傳了過來。他瞇起雙眼,轉向正一動也不動地瞪視著十束的周防。   「我說你……不要這樣,你以為是我願意的嗎?」草薙沒好氣,點起菸:「真是,這就是王的氣度?根本比小山還小哪……」   這下換十束(重點錯誤兼加油添醋)怪叫起來:「啊?好過分啊草薙哥,你那麼不想跟我睡嗎?」   「就各方面來說……是的,我一點都不想跟你睡哪。」   「……竟然秒答?!草薙哥聽到我的自尊碎成千萬片的聲音了嗎?」   「你也給我讀一下空氣哪!現在是鬧這種玩笑的時候嗎?」   眼看草薙的鐵拳又要敲上十束抱怨連連(但表情看起來樂在其中)的腦袋,旁邊的安娜突然開口了:「我,和出雲一起睡。」   「咦?」「嘿?w」「……嗯?」三個大男人的視線瞬間集中在安娜身上。   「難得一起出來玩,不要吵架。」安娜若無其事地說完,望向十束。   十束笑了:「要去梳洗了嗎,幫妳拆行李吧。」   總算等到四人都拖拉著輪流洗完澡(途中還發生了周防企圖帶啤酒和香菸去泡澡的插曲)準備就寢、爬進棉被後一陣稀稀簌簌就定位,草薙才剛熄燈,卻又聽見臨床傳來壓得極低極低、細微的揪打拉扯聲──   「……KING,你把棉被都拉走了啊w……」   「……離那麼遠幹嘛,會掉下去。」   「……才不會啦,這張床比你的床還大耶w……」   「……囉唆,給我過來……」   ──這是把我們當死人嗎──   「你們哪……」草薙忍無可忍,發出警告:「給我安靜睡覺,不要忘記『安娜也在哪』。」   「啊,也是,知道了w」   「哼。」   黑暗中飄來毫無誠意的嬉笑、還有夾帶不滿的應聲,讓草薙滿懷著不安,心想今晚真的能平靜度過嗎?……不,平靜是一定平靜,但能否「安靜」地一覺到天亮,則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正在心裡犯著嘀咕,細小的手指敲了敲他的臂膀,把一樣東西塞到他手中。「出雲,這個,給你。」早就躺好的安娜輕輕對他說,聲音聽起來無比安詳。   草薙捏了一下手中略帶彈性的一對小東西,幾乎絕望地意識到,那是一對耳塞。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