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寫手限定遊戲】黑歷史羞恥PLAY23題

 我也來玩了w1.貼出你第一個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 【聖鬥士星矢(無印)/題名略/雙子弟兄弟/史前】   星期日。   不用上班的好日子。   撒卡在床上伸了個懶腰。   從洒入室內的陽光看來,一定是個萬里無雲的大晴天。   他慢慢地滑下床,拎著毛巾準備去做一個『超豪華愛琴海風半日SPA』(用白話形容,就是『在浴缸裡泡整個早上』)。才走出寢室,就踢中門口一團擬似垃圾狀物體。   『好痛!』   聽到呼聲,撒卡猛地清醒過來。 對了,他忘記卡諾休假,從海界上來玩,這幾天寄居在雙子宮。昨晚兩人還爲了睡覺的問題吵得不可開交──   『你的床那麼大,分我一半會死啊!』   『我……我十幾年來都習慣一個人睡。』   『讓親兄弟睡地板?你是惡魔!』   『已經給你睡袋,還想怎樣?』   『至少讓我進房間去睡吧。』   『都說了我習慣一個人,再吵就讓你去睡水牢!』   卡諾只好悲情地抱著一個又小又破的睡袋,任憑撒卡當著他的面關上房門。   撒卡豎著耳朵大半夜,滿以為會聽到什麼不滿的騷動。但雙子宮靜悄悄,卡諾顯然很快就接受自己的安排、乖乖睡了。   沒想到,他還真『乖』,索性睡在房間正門口。   『……什麼嘛走路不長眼睛……』卡諾嘟嘟囔囔,心不甘情不願地爬起身,揉著一頭亂髮。   撒卡冷著一張臉說:『有沒有聽過「好狗不擋路」?』   『你這個人……』卡諾打著老大的呵欠:『面對每個人都一派溫柔慈悲的天使模樣,偏偏就把親弟弟當仇人,真是偽善啊僞善~~』   撒卡不理他,筆直地往浴室走去。   『喂!泡澡嗎?我也要……』   砰!浴室門又當著卡諾的面大力被甩上,然後卡答一聲,從裡面上了鎖。   數小時後的天蠍宮外。米羅和卡諾排排坐在台階上曬太陽,一邊聊天。   『……明明是兄弟,卻水火不容,不是很奇怪嗎?』   『誰知道,好像只有我們這樣吧。』卡諾扳起手指細數:『想想看哦,大小艾、一輝和瞬也都是兄弟,他們的感情就好得很。』   『嗯,兄弟之間的事情我是不太清楚啦……』米羅攤開手:『但是呢,我覺得撒卡對你那麼冷淡,是因為「那個」。』   『會嗎──?』卡諾斜眼瞪他。   『自己想想看,如果有天小艾突然說他喜歡大艾,大艾會有什麼反應?』   『哈哈哈哈哈!嚇死他!』   『這不就對了?』   『唔,那不一樣啦。』卡諾懊惱地搔搔頭:『不過……果然當初不該告白的吧?』   『你告白的方式也很「天然」哪。』米羅嘖嘖連聲:『虧你們還是雙胞胎!撒卡那麼死要面子,你卻讓他丟臉,根本是自掘墳墓嘛!』   唉,怪就怪在那一天,全員復活在沙羅雙樹園開同樂會,氣氛實在太好。卡諾喝多了,感覺像是十多年的積怨終於一掃而空,一時興奮,竟然爬到樹上大聲往下喊……   沙加的臉首先變綠。   穆用力眨了兩下眼睛。   年中組手中的酒杯一齊落地。   小艾和牛哥陷入呆滯狀態,嘴巴張大。   米羅剛好在『調戲』卡妙、正遭到愛的鐵拳攻擊,就那樣歪著一張臉說不出話來。   本來替撒卡倒著酒的大艾,手停在半空中,連酒流到地上都不知道。   『你……給我下來!!』 撒卡霍一聲站起,雙拳緊握氣得發抖,髮尾也開始變黑……。   全場好像只有希歐和童虎面不改色。童虎若無其事繼續喝酒,而希歐慵懶地搖著一把折扇(女神送的),閒閒說卡諾喝多了,叫撒卡帶他回雙子宮休息,語氣極之捉狹。   想起來的確很可恥。米羅說得沒錯,被他那樣一折騰,撒卡不恨死他才怪!沒把他扔進蘇尼恩岬已經很仁慈了。   『啊啊!我真是一個大白痴!』卡諾抱著頭悲鳴。 從那天開始,撒卡就好像很防備他的樣子。儘管卡諾努力表現得中規中矩,當晚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誤會』,仍然改變不了被唾棄的命運。   米羅拍拍他的肩膀,搖頭嘆息:『大家都很同情你啦,但感情的事,局外人畢竟插不上手……』   (卡諾注意!這是教皇希歐!現在立刻給我滾到白羊宮門口!聽到沒有?再重複一次,卡諾……)   突然聽到希歐暴跳如雷的小宇宙通信,卡諾和米羅雙雙愣住。   『希歐找我做什麼?』卡諾一臉狐疑:『而且還那麼兇……』   『不知道,找你就趕快去吧,希歐大人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2.對剛剛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SS永遠是發酵天堂,從以前就常說「一群大男人關在聖域裡不近女色,除了你搞我我搞你還能幹什麼」w   寫作技巧的進步是神馬w能吃嗎好吃嗎w   這篇落差比較大,但新月我真的覺得跟現在沒有差很多,一直不太擅長輕鬆向,或者該說嚴肅向毫無長進w 3.現在比較滿意的首段貼一下 【K/Bon Appetit:Side Mikotata/尊多/2013】   在吸血鬼氏族裡生活了兩年的十束,那晚真是第一次被嚇壞了。   時間大概是清晨一兩點,從天黑後就單獨出去的王,終於渾身負傷的回到酒吧,拎著同樣狼狽不堪的千歲洋,後面還跟著出羽。   被用力扔在沙發上的千歲一身血汙,看起來只剩下半條命。   十束瞪圓雙眼,看著王稍微吃力又疲倦地拖著腳步從身邊走過,重重坐在吧台旁。   --出去時穿的是白色的上衣,怎麼回來時變成了深紅色,而且還破破爛爛,處處是撕裂的痕跡。   「……哎,果然很棘手哪,斷指的瑪利亞……」草薙輕輕搖頭,指著王的肩膀:「那是什麼?尊,你的骨頭嗎?」   臉色陰沉的周防一言不發,用另外那隻手在肩上用力按了一下。隨著聽起來相當恐怖的一聲,似乎把什麼東西裝回去了。   另一邊,出羽對著彌留狀態的千歲抱怨:「草薙哥早就說過了吧,不能惹異種野生,他們的能力不會輸給氏族耶!」   「啊……你饒了我吧……」千歲虛弱呻吟。   「比翼是可以隨便開的玩笑嗎?嗄?你幹嘛這樣捉弄人家啊?」   「可是她超正……」   「遲早是死了活該,這人渣……不對!」出羽坐在千歲旁邊,抱起雙臂不滿地說:「要不是尊哥特地出去救你,你大概已經變肉渣了。竟然害尊哥受傷,你現在就去死吧!」   「需要幫忙嗎?」十束原本想走近千歲,但被出羽阻止了。   「抱歉……不過你還是不要過來比較好。」   十束難得不知所措地看看沙發,又不知所措地看看吧台,聽到草薙開口問:「……結果,你燒了她嗎?」   「怎麼可能,我又不打女人。」周防不耐煩地嘖著嘴,跟草薙討菸抽:「要是能燒,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吧……」   「說的也是哪……可是,你還在流血。」   「那種事隨便啦……」   「隨便你個頭!血弄髒地板怎麼辦哪。」   十束繼續眨著眼,發現吧台那邊突然變得很安靜,從他的角度看不清楚,但似乎,王拉著草薙的手腕不知在做什麼。   大概想了幾秒鐘他就懂了--周防在從草薙手上吸血。為了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王拒絕親自出去捕獵,事實上他也吃得很少,真的不得已,才會在草薙的脅迫下,從草薙那邊吸一點血補充體力,比如說,需要療傷的時候。   看著這光景,十束不知怎麼有點愣,喉嚨發乾。   吸血到底是什麼感覺?以唯一的人類之姿跟氏族吸血鬼生活在一起的他,無從得知,然而偶爾看見吸血鬼進食的場面,他還是有種微妙的焦躁。   「……夠了。」聽見周防悶悶的聲音。   「你確定?」草薙無奈,但周防隨手捻熄香菸,搖搖晃晃地上樓去了。連一旁靜靜坐著的安娜也露出擔心的表情。   十束不知所措,看草薙拿出抹布擦著根本不怎麼會弄髒的吧台,他悄悄走過去問:「王……沒事吧?」   「應該吧,別理他,讓那顆呆頭睡一覺就好了。」   十束又呆呆想了一下,還是覺得不妥:「我可以去看看嗎?」   草薙停下手邊的動作,凝視少年充滿憂慮的清澈大眼,原本好像想說什麼,最後只嘆了口氣。十束把那當成默許,急急走向樓梯。   那時十束住在地下室,頂多在白天空無一人的一樓沙發曬著太陽睡午覺,像隻懶惰的小貓;至於酒吧HOMRA的二樓,那是屬於大吸血鬼們的活動範圍,平時他是不會上去的。所以推開王的房間門時,他有點緊張。 4.好現在羞恥升級,你黑歷史時期是怎樣寫CP互動的呢 這一題真他媽ㄍw(不要罵髒話 【APH/英雄覺醒/米英/2009】  「阿……阿爾弗烈德!你在幹什麼啊!!」亞瑟也不管自己仍穿著睡衣,頭髮亂翹的邋遢模樣,忍不住對著水池裡、冒著泡泡的那顆呆頭怒吼。   呆頭的主人過了兩分鐘才浮起來,轉過頭,對著小陽台上的亞瑟揮手,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呦~你起來啦?好早哦!」   「早你個X!」亞瑟不自覺地飆出髒話:「現在才幾點?你神經病啊?嗄?!」   「晨間運動嘛……我要朝著健康路線前進!」阿爾爬上岸,舉起拳頭,擺出帥氣的POSE。   「哪裡健康了!一大早突然放什麼搖滾樂?」亞瑟氣得渾身發抖:「還有,這座水上樂園是怎麼回事?昨晚還沒有的啊!」   阿爾一臉沾沾自喜,用手指夾著下巴:「不錯吧?我找人昨晚連夜蓋的,還要求他們不能發出聲音吵醒你哦!我是不是很貼心呢?」   「貼心你個@%*$#啦!!你給我進來!!」 把帝國樣寫的跟潑婦一樣,真他媽ㄍw(就叫你不要罵髒話 5. 為什麼會這麼寫 大概是為了凸顯阿爾肥的KY度吧……(菸 6.貼一段你現在比較滿意的CP互動吧 【K/焰色編年史/尊多/2014】   用一場虛情假意的表演去換回軍備案,這並不複雜,甚至簡單到有點蠢,對周防來說卻很難。當草薙萬分沉痛地來傳達「你不得不去」的訊息時,周防的第一反應是發愣,然後立刻看向十束。   「就去吧,早點解決軍備的事情不是很好嗎,小山的駕駛艙該換新的了。」十束坐在旁邊做著編織,一派輕鬆說,頭都沒抬起來。   「……你在幹嘛。」   「嘿嘿,幫你織圍巾。」   「……你一面織圍巾一面跟我說FATIMA需要新的MH駕駛艙?」   「咦,不然什麼時候說?被王壓在床上的時候嗎。」十束無神經地燦爛笑了:「看,我是一個好FATIMA吧。」   周防沒好氣,一拳敲在他頭上:「你是一個壞得離譜的FATIMA,我要讓草薙把你報廢掉。」   「啊?好過分呢!」十束摀著發痛的頭頂,淚眼汪汪的故意大聲哀鳴。周防完全不理他,逕自走了,沒再抵抗參加會議。   十束和草薙交換了一個眼色,暫時鬆了口氣。 7.你覺得現在有進步嗎 應該是有啦w(心虛 這個要問各位看的人?www 8.現在羞恥繼續升級,貼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寫吧 「你的眼淚……把我的頭髮都沾濕了……笨蛋。」儘管嘴上抱怨,亞瑟虛軟地靠在阿爾胸前,嘴角的微笑顯示他十分滿足。   「就讓它濕透算了。」阿爾咕噥著:「……對不起,無論我對你做過什麼殘酷的事情……」   亞瑟卻打斷他:「那些……不重要……你在這裡……就好了……」   「嗯……」   「阿爾,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阿爾邊問,邊輕輕親吻著亞瑟的額頭和頭髮。   「把王室……交給你……雖然……是個失策……」亞瑟的聲音越來越微弱:「但我死後……人民……還是必須……拜託你了……」   阿爾微微發愣,亞瑟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   受託保護王族是一回事,接管全體的人民,又是另外一回事。   「除了你……沒有人可以……」亞瑟吃力地仰起臉,溫柔看著阿爾:「你是……我的驕傲……」   阿爾無法繼續忍受這樣的話別,他用親吻封住了亞瑟的嘴。   亞瑟已無力熱烈回應,但輕柔地迎合,那樣的努力勝過千言萬語。而阿爾像是要獻出生命般地印上自己的唇,用來報答他永遠難以償還的、亞瑟至今託付給他的所有愛情。 9. 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我到現在還是常常寫成這樣啊w 這不是老是愛上亡者必備的基本模組嗎wwwww(X 10. 現在把剛剛的中二段落套給你現在的本命/牆頭/CP試試 詳見p154~159w(吱(X 11. 黑歷史時期對攻的描述是怎樣的呢?請貼一下 【APH/生涯摯愛-Cat Lover2/米英/2010】   所以,哼!我很討厭那個戴眼鏡的大傢伙。   他愛吵鬧、又粗魯、還很不識相,每次來找柯克蘭先生都把整間房子弄的鬧哄哄,大聲到我在隔壁也能聽見。   記得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他不曉得發什麼神經,竟然企圖餵我吃思康餅!   你是白痴哦!當時我忍不住狂罵他,還咬了他一口。   後來我才搞清楚,他以為柯克蘭先生變成我,人怎麼會變成貓呢?真的是個無藥可救的白痴。   他做過的蠢事不勝枚舉。   記得有一次柯克蘭先生不在,備用鑰匙也沒有留在後院花盆裡,那傢伙竟然推開窗子想爬進屋,結果把窗框撐破了。   我趴在圍牆上,邊曬太陽邊目睹整個過程,瞇著雙眼心想這人蠢斃了。柯克蘭先生回家後把他臭罵一頓,而他還忝不知恥地抱怨:「亞瑟,你家的窗戶太小了啦!」   又有一次,我看見他鬼頭鬼腦的拎著一把剪刀跑到後院,從柯克蘭先生種的玫瑰叢裡挑了一朵開得最美最大的剪下來。那時我就知道,他又完蛋了。   果不其然,柯克蘭先生收到花時露出非常奇特的表情:緊抿著下唇,雙頰泛紅,好像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雖然我不是很懂人類的情緒,但我想那一定是生氣的前兆,因為當那笨蛋興奮地比手畫腳指著後院、表示那朵花是從後院剪來的時候,房子中爆出了柯克蘭先生憤怒的爆吼……   「阿爾弗烈德!你給我滾出去!永遠都不要再踏進我家!」 12.為什麼喜歡這麼描述攻呢 我一點都不喜歡描述攻w 他們通常是情敵www(X 13.那現在是怎麼描述攻的 【DRRR/十年/靜臨/2012】   雖然是冬天,不怕冷的他還是習慣只穿一條長褲睡覺,平常也大喇喇地從不穿室內拖鞋,但這天赤足踏上地板時,他感受到些微的涼意。   那不是真正的冷,如果硬要說,應該是「寂寥」的具體化,頸子和背部有種令人心痛的涼颼颼發麻的感覺。   其本人對於靈魂深處沁出的警訊卻渾然不知,只覺啤酒喝太多、大概要感冒了吧。   想是這麼想,他依然不怕死地裸著上身,點了根菸走到陽台,撥電話給幽,兄弟倆原本約好要在KAZ Cuisine一起吃晚飯。   「抱歉……哥,今天可能要忙到半夜了。」幽的聲音冷冷的,聽在外人耳中可是半點歉意都沒有。   不過靜雄很習慣也很體諒:「啊,沒關係,那就明天再說好了。」   「……哥你聲音怪怪的。」   「是嗎……」靜雄叼著菸,不自覺地撫了一下後頸,那種涼颼颼的感覺又出現了,但戶外一點風也沒有:「做了一個……不大舒服的夢,如此而已。」   幽在另一端沉默許久,最後淡淡叮嚀:「小心一點。」   「小心……什麼。」靜雄牽動嘴角,那並非一個問句,於是也沒有得到答案。按掉手機後他待在陽台上繼續抽菸,俯瞰逐漸入夜的新宿街景。 **** 這是35歲的靜雄w(捏造 14.過去是怎麼描述受的 【APH/生涯摯愛-Sunken Lover/米英/2010】  他雖然缺乏人魚心目中稱之為「美」的矯健體格,纖瘦身軀和蒼白肌膚卻另有一番病態美,略嫌細長的尾巴覆滿了略帶金光的翠綠色鱗片,那是一種在海底無緣得見的、春日新芽的顏色,和他的雙眼相映生輝,而他半透明的尾鰭有如淡綠色薄紗,當結實的尾巴俐落滑過海水,尾鰭卻幾近柔弱地飄搖跟隨。   有幸和他共泳過的人魚們總是會興奮地形容,晴朗的日子裡,陽光是怎樣地讓亞瑟看起來彷彿一塊在海面下閃閃發光的美玉,而玉本身在海底已是很罕見之物,他們偶爾才會在印度洋附近沉沒的船艙中發現那麼一兩塊,這使得關於亞瑟的傳說更蒙上一層神秘又浪漫的面紗,說是豔名遠播亦不為過。 15. 為什麼喜歡這樣描述受 因為我喜歡皮膚白骨頭細,晶瑩剔透閃閃發光,可以折來折去(?),好像隨時會死掉/崩潰/被風吹走的美人w 16.現在是怎麼描述受的呢 【K/白蛇傳不過是個淒美傳說/尊多/2013】   就這樣單刀直入切到重點了。周防雖然維持沉默,腦裡也不禁浮現緊貼在自己掌心的白細臉頰、還有纏繞著手指的亞麻色軟髮。   ——啊啊,的確是個讓人夜不成眠的傢伙。   有那副纖細的軀體在身下伸展扭動,因為興奮而散發出微微的濕潤熱度,誰還睡得著。   「周防……那個,不是人。」對方嚴肅的聲線把他硬生生拖回現實,他這才發現自己唇角有些微上揚。   「啊……是哦。」毫不掩飾語氣的敷衍。   那傢伙,微笑時眼睛會溫柔的瞇起,但琥珀色虹彩閃閃發光的,足以攫住靈魂。 17.現在貼你寫的第一個吻戲 【APH/英雄覺醒/米英/2009】  「讓哥哥我來當你的對手吧。」法蘭西斯柔和地看著他,表情前所未有的認真。   亞瑟脹紅了臉:「……我對紅酒鬼又沒感覺。」   「這只是純粹的『學術交流』而已。」法蘭西斯蹲在他面前,托起他的下巴:「你不想知道,被愛的感覺是怎樣的嗎?」   「我……」亞瑟張口欲辯,卻被法蘭西斯突來的吻封住了言語。   姑且……不論法蘭西斯在想什麼,亞瑟深深被那個吻震撼了,不禁閉上眼睛,感受那舌尖溫暖的交纏,一點欲念和挑逗,配上漫溢的溫柔深情,像玫瑰色的光暈,包圍住他,幾乎讓他融化了。   如果現在吻著自己的是阿爾,那該多好……   他柔弱無力地臣服,流下了眼淚。 靠北!!我現在才發現米英本裡的第一個吻戲是寫了法英!!(X 18.那現在寫的吻戲長啥樣 【K/焰色編年史/尊多/2014】   「至少……把無線電關掉……」十束壓低下巴小聲說,一臉央求狀。   「管它的,開著。」   「咦?可是……」   周防覺得很有意思,也不是第一次在MH裡做這種事了,為什麼還是會有如此反應呢……不過,就是這樣才有意思。他把那張脹得紅撲撲的臉拉過來,一口啣住還在嘗試抗議而微張的嘴,舌頭毫不客氣地伸進去,嘬著十束柔軟的舌尖。   顧忌被人聽到,十束連最細微的呻吟都沒有,大概仍有點抗拒吧,身體還稱不上放鬆,可是被如此激烈深吻了,他的呼吸聲漸漸轉為喘息,也毫不保留回應周防的唇舌攻擊,主動一下一下地吸吮王的舌頭。   最後還是別開頭,幾乎喘不過氣一樣,說話的聲音像耳語:「還是關掉無線電吧……」   「不准關。」換成周防笑得很愉快了,幾乎有點邪惡的:「你一直講話吵死了,給我安靜點。」 19.最後一次恥度升級,過去是怎麼寫肉的  我連翻都不想翻www英雄覺醒裡面有請自取www 20.對剛剛的肉什麼感覺  好漢不提當年勇(X 21.現在怎麼寫肉的  就是跟大家一樣磨磨蹭蹭完了以後親親抱抱然後噗滋噗滋啪啪啪(? 22.對比一下自己寫肉的文風變化吧  大概就是從肉乾升等成和牛之類的感覺(當社比  寫肉的技能一直很不穩定,所以現在都是想寫才寫 23.最後一題了,這麼一對比有沒有覺得自己還是進步很大的呢OVO?給自己這些年來的進步做個總結吧  進步和退步的地方都有,看是要從哪個角度去判定  真要說純粹進步的部分,都在心態層面,關於寫文的動機還有對自己的認識之類,寫作終究是種私人修行  100%的自我感覺良好,和100%的為迎合市場而寫,對我來說同樣沒有意義,怎麼拿捏比重是哲學w 或許也根本沒什麼好想的,寫就是了  但,遇到瓶頸的時候依然徬徨無助如赤兒,每一次卡稿都像第一次卡稿,慘不忍睹(炸  以上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