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ay off

*老周戲份沒有那麼多所以就不上tag了,但當然是尊多前提w *簡單來說我家沒有一篇K二創文不是尊多前提,就算哪天開始寫NIKI也一樣 *這次主角是多多和打打(?)// *就是說到那個什麼「買拜拜供品順便買泡麵」的事情衍生的腦洞wwww *可以接受者,歡迎繼續   「咦?」   午餐前受到草薙吩咐而到書店採買的十束,在收銀台附近發現讓他意外的人物:「……宗像先生?」   「哦呀,十束多多良君,午安。」宗像穿著便服,顯然正在休假中,手裡持著看到一半的解謎書,騰出另一手推推眼鏡:「或者該說……早安?」   「討厭~是在挖苦我嗎w我們那邊是夜店啊,大概無法像屯所的人們一樣早睡早起吧。」十束苦笑了起來:「……不過,宗像先生,你真的需要睡覺嗎?」   宗像沒回答,瞄了一眼十束手中挽的購物籃,挑起眉頭:「呵?買書?」   「嗯,不過想也知道不是什麼營養的東西啦w畢竟我們那邊跟屯所的文化水準是不一樣的呢。」十束低下頭去翻著籃子裡的內容:「草薙哥看原文版的時尚雜誌、生活品味雜誌、高級餐飲評比雜誌、各種類型的品酒雜誌,大概算是最有學問的吧……當然也會買些故事書給安娜;其他大概就鐮本的美食導覽、八田的滑行者季刊、還有王要看的重機mook吧?」   「……重機mook?」   「嗯,重型機車的mook,像雜誌但不是雜誌的一種書?」   「不,我的意思是……周防會看書。」   「嗯~據我所知他是識字的哦,畢竟也讀到高中畢業了嘛w」十束微笑:「他也不是24小時需要人家貼身伺候著的,像是吃飯喝酒抽菸洗澡睡覺……總會自己去廁所的吧。」   「……抱歉,我無法想像野獸帶著書進洗手間的樣子。」   「的確很難想像呢,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只帶菸進去沒錯,或者進去以後才發現忘了帶打火機什麼的、越過走廊嚷著叫我拿去給他。」   「……真是悠哉啊,簡直像日子過得太舒服的一家之主一樣。」   「是不是,草薙哥常說他沒中年發福根本就是奇蹟。」十束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掏出終端機看了一眼,輕輕驚呼:「哎,我要趕快回去了,草薙哥說要等我開飯的……宗像先生吃過午餐了嗎?」   「不急,晚一點吧。」   「嗯嗯,那麼先再見囉。」十束揮別他,匆匆拎著籃子去結帳。   宗像的視線重新落在書上,或許出於習慣吧,眼角難免繼續觀察著十束的動作。   那疊書,說起來並不是很輕,店員用雙層紙袋裝了兩大包,帶著擔心的眼神遞給看起來弱不禁風的青年。   但十束若無其事地笑著接過書,儘管提得吃力、連走路都有點失衡了,他仍然獨自拎著紙袋離開。   並沒有什麼力大無窮的猛(馱)獸,在門口等著幫他提購物袋。   這略為意外的發現令宗像感到淡淡的、莫名的失望,但在半分鐘內他就想通了,於是牽動了下嘴角,回到自己所讀的書本上。   ──那個人,恐怕還沒有起床吧。   從樁門到鎮目町,搭乘地下鐵需要花費大約20分鐘。   從樁門到都內最知名的書店街,走路不到10分鐘。   一邊是共幾百家的各種書店──從好幾層樓高的知名書局本店建築,到專售古本或珍品的小巧舊書店,要什麼有什麼。   一邊是町內商店街旁邊的區域型三層樓小書店,二樓有一半在賣文具,三樓都是漫畫和玩具。   正常的書蟲會往哪邊鑽,一目了然。   但,那位先生不是普通的書蟲。   唯有「不能用常理去判斷那人的行為模式」這件事,是絕對的常理。   (是能夠理解休假日的時候,人會想離工作場所遠一點的心情啦……)   吃完午餐後,十束幫忙整理吧檯,同時有一搭沒一搭地想著。   草薙在旁邊休息,翻閱新買回來的雜誌,安娜和周防在沙發那邊,由安娜唸故事書給周防聽。   雖然不時幫小公主確認漢字發音,周防還是頻頻打著呵欠。   「在淑女面前這樣對嗎?太沒禮貌了哪。」草薙轉向十束,略帶責備:「這呆子昨晚睡了幾個小時?」   「這個嘛……應該問今早睡了幾小時才對?」十束用一種擺明共犯的打哈哈笑臉蒙混過去。   「你們啊!可以的話,真想把安娜送去寄宿學校哪!」   「啊哈哈哈,沒事嘛,寄宿學校裡的教育未見得比較好呢w」   在兩人的你來我往中,周防又連打好幾個呵欠,像大貓一樣舔舔嘴,突然站了起來:「……睏死了,上去睡一下。」眼神還往十束的方向飄過來。   十束本來順口就要說出「好哦」然後放下抹布的,感受到從側面傳來草薙的瞪視壓力,連忙改口:「……出去散散步醒腦如何?好久沒和安娜一起出去逛街了呢。」   周防微微皺起眉頭,這時候,衣襬卻被人抓住。   「我想……出去逛街。」安娜睜大圓滾滾的雙眼,看著無法償其所願而幾乎開始生氣的王。   結果,十束牽著安娜、周防跟在後面,三人到商店街附近閒逛。   「想去哪裡呢?安娜。」稍微逛了幾間店之後,十束愉快地問,而安娜伸手指了指路旁的招牌。   ──啊……咧?書店?   「想要字典。」小公主一臉天真說。   他想起早上靜靜站在益智類新刊區、那個優雅但散發出閒人勿近氛圍的身影。   倒不是不想再遇到那位先生,而且對方說不定已經回去了……   畢竟現在,周防就在旁邊,萬一正面遇上總是有點麻煩。   輕則讓周防心情更差,重則達摩克里斯劍無故出現在鎮目町商店街上空,到時草薙哥又要生氣了。每次周防惹事,最後擦屁股的當然都是草薙,能夠的話,肯定是當場先擋住比較好,而這部分就是十束的工作範圍了。   所以隨著周防和安娜走進店內的同時,他也刻意觀察了店內的狀況。   果然,很快就被他發現一閃而過的黑亮短髮,遁入了距離他們大約三排遠的書櫃之間。   周防則是低頭在聽安娜說話,好像沒發現。   那排書櫃旁邊,好死不死標著「語學類‧國語字典」的字樣。   十束稍微考慮了一下應該怎麼辦。   對他個人而言,並沒有什麼一定不能讓這個王和那個王碰頭的理由。只是顧及草薙的立場和感受,他有責任阻止周防惹事,如此而已。   其實就這樣走過去,讓他們撞個正著,說不定也挺有趣的。他又不是個小氣的人,最近王看起來怪無聊的,讓王的心臟稍微活絡一下也好吧……   打著種種如意算盤,未料不如天算,周防突然無預警地停下腳步,十束咕咚不小心就撞在他背上。   「怎麼了?王……」他揉著額頭,心想還好安娜走到了旁邊,不然豈不是要發生連環追撞了嗎。   「嗯?」周防緊皺著眉頭,雙手插在口袋裡,可是背脊彷彿弓了起來、充滿大貓式的警戒:「什麼味道……」   「欸?味道?」   一旁安娜扯了扯他的衣服,十束低下頭,發現那對深紅色的雙眼隱約漾著不安:「多多良,有蛇的味道……」   蛇?鎮目町的書店裡怎麼會跑進蛇?   十束還沒反應過來,周防已經180度轉身,一手抱起安娜,另一邊抓住十束的手臂,逃難似的把兩人拉出書店。   「王……?安娜的字典怎麼辦?」   「下次你帶她來買。」周防就這樣頭也不回,拖著兩人直線回到酒吧,連走到室外就點菸的習慣都忘了。   十束在半途意識到發生什麼事,偷偷嘆了口氣。   也因此,當他黃昏時分奉草薙之命去買員工餐用的番茄醬、本日第三度踏入商店街的時候,經過書店櫥窗發現宗像仍在店內看書的模樣,內心浮現出一種說不上的複雜感覺。   雖然宗像總是泰然自若的,周圍氣氛就是蒙著一層厚厚的……寂寥。   這是王者的命運嗎?平時固然被氏族成員擁戴信任,在私人的時間裡卻欠缺可與之相伴的對象。   若走偏一步,他的王也有可能變得如此孤獨吧,糟糕的是,他那個王可沒有眼前這位王的定性,不知道會先因為寂寞或暴躁而死……   真是的,又不是兔子。   十束低頭苦笑了一下。出於同理,他感到某種程度的於心不忍,於是再次走進書店。   「宗像先生,還在啊。」他展現和善的笑容,努力不要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像是挖苦或畫地盤。   「哦呀?又見面了。」宗像翻過手上厚厚精裝小說的最後一頁,將書闔上:「看了不少有趣的書,沒想到已經這個時間了。」   有趣的書……該不會包括國語字典吧……   十束維持禮貌微笑,憋著內心的疑問沒說出來。「……宗像先生真的很喜歡這裡啊,難得休假吧,都不會想去別處走走、或者在屯所休息嗎?」   宗像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可是十束注意到,對方眼神有些閃爍。   這時宗像懷裡的終端機響了。   「容我失禮。」他對十束點點頭示意,接起電話:「喂,這是宗像。」   或許是終端機音量剛好調得特高吧,伏見氣急敗壞的聲音立刻從擴音器裡噴出來:「室長!你跑到哪去了!副長找了你一天啊!」   十束好奇地歪過頭,看見宗像沒有回答,但抿起了嘴,彷彿還吞嚥了一口口水。   「……拜託,請快點回來好嗎?副長說難得的休假,特別準備了豆沙大餐……   我們已經吃了豆沙歐姆蛋捲配蜜豆拿鐵當早餐、白豆餡白醬義大利麵和玉米豆沙濃湯當午餐、下午茶是豆沙可麗餅和豆味印度拉茶……   晚上不知道還會端什麼出來,聽道明寺說好像出現帕塔哥尼亞高原料理之類的東西,請快點回來啊!不然副長替你準備的特大份餐點,最後她都逼我們分掉了……」   伏見的話才說到一半,十束就注意到,宗像的眼神全死了……   啊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看書根本不是重點,然而人家也不是特地來找周防的,恐怕只是不知道還有什麼地方可以避難罷了……   那廂宗像稍微想了一下,平靜地開口:「……伏見君。」   「哈?」   「在我回去之前,屯所的事就全權交給你處理了,不管面對什麼困難都要將之克服。吾等大義無霾,完畢。」   「什麼!給我等等啊,你想裝死嗎!室……」在伏見接近慘叫的抗議聲中,宗像迅速按掉了通話。   一抬頭,看見那張悠閒過頭的臉,仍然笑意盈盈地對著自己。   「宗像先生,你打算在外面待到屯所熄燈時間才回去嗎?」十束認真好奇問。   「都被聽到了嗎。」宗像牽動嘴角:「看來,只能如此了。」   「不找地方吃個飯坐一下?我看你好像整天都沒離開過書店?」   「其實,早上出門時太匆忙,我把錢包忘在屯所了呢。」仍是一臉坦然無比的大氣表情。   「咦,是這樣啊w」十束咬住下唇,一半忍住笑,一半迅速思考,最後說:「不介意的話……到我們那邊用個晚餐好嗎?」   「酒吧HOMRA不也是做生意的嗎?賒帳不好意思呢。」   「沒事沒事,可以跟我們一起吃員工餐哦。」十束讀懂他的表情,輕輕拍了拍手:「不用理我們家的王啦,有自已人帶你過去的話,他不會有意見的。」   「你的意思是,『如果由你帶回去的話,他就算有意見也不會現場發作』吧。」宗像輕輕笑了一聲:「總覺得,這樣做好像欠了你人情呢。那人事後會跟你算帳的吧。」   「有什麼關係呢,偶爾能夠欠下人情,是有福氣的事哦。」十束聳聳肩:「而且,他總會找到藉口跟我算帳的,我每天惹毛他的事不勝枚舉啊。」   「……說的也是,那就打擾了。聽說,草薙君的手藝很不錯?」   「一流的哦!要不是我們那邊的孩子總是吵吵鬧鬧,酒吧可能早就被選進米其林評鑑了呢。」   「那麼,還真是意外的因禍得口福了呢。」   「是啊w」      將心比心,日行一善,人生會很快樂的。   當然,要能夠平息接下來的雞飛狗跳、還有送客回家後的事後算帳,也需要相當的手腕和覺悟才行。   嗯……與其說覺悟,不如說「體力」和「耐力」吧……   不過沒事沒事,總會有辦法的,他可是十束多多良啊w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