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故障

關於部落格
女性向文字二次創作,目前大雜食(喂

☆矢和幽白則永遠存在於血與骨之中www
  • 47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Jump Jump Jump

*學園K遊戲特典DRAMA《跳繩by小黑》延伸 *原本劇本大概是說,小黑因為沒有韻律感所以練不好跳繩,路過的十束學長給予跳繩的建議指教(靈巧的多多跳繩相當厲害),後來卻演變成兩個小學生(?)又互相對槓嘔氣的光景…… *兩年來第一次寫小黑/小白/貓貓,沒寫好的地方請多包涵// *使用了橘哥一些白目(褒)思維www *通常運轉(咦) *可以接受者,歡迎繼續   和小白說了想跟宗像學長一樣、「以世界級的跳繩高手特訓為目標出國留學」之後,被小白用極之極之極之……沉默又為難的擔心臉孔看著了。   那是一種聽到人家說出「安安哦我剛喝掉一罐氰化鉀哦現在一直打嗝怎麼辦呢」的表情。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貓兒還在旁邊拼命起鬨:「什麼什麼?跳繩可以吃嗎?可以用來套牛嗎?可以吃到壽喜燒嗎?黑助好狡猾,奴家也要去留學!」   「貓兒……跳繩是運動哦,那個,之前學園長在院子裡一邊換腳交叉跳、一邊做了新俳句的那個啦……」小白苦笑:「那個……小黑……重點錯了哦,像你的狀況,就算出國留學也無濟於事啦……」   「什……」   「嘿?!是那個嗎?黑助不會嗎?哇~遜斃了遜斃了~~奴家還可以咻咻!!砰啪啪啪!!的跳哦……黑助遜~斃了~~~嘎啵!!」   狗朗本想跟小白再問個仔細,但在貓兒一貫天真的哄然笑鬧中,他的自尊崩潰了,只好選擇默默離開。   邊走,還依然感覺得到小白投注在他背心的憂慮眼神。   運動神經向來敏銳絕倫的他,竟然因為「缺乏韻律感」(by十束學長)而學不好跳繩,真箇奇恥大辱。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覺得應該在學園長辦公桌上切腹自殺,不然無法贖清讓一言大人丟臉的罪……   但不行不行,這樣放棄對得起一言大人的教誨和養育之恩嗎?   而且切腹會讓血噴得到處都是,他要去哪裡買足夠尺寸的防水塑膠布鋪在一言大人桌上呢?   還有要找誰來替他砍頭呢?他卑微的重罪之身不能勞駕一言大人、難道要去拜託學生會的人嗎?欠下的人情只能來世再還了吧?   還有還有還有……早上來上課前,在電鍋裡煮上的五目飯,小白會記得吃完嗎?電鍋裡的飯臭掉最給人添麻煩了,何況是五目飯……   認真開始想著該寫什麼遺書內容(←)的狗朗,不知不覺踱到校園裡隱蔽的角落坐了下來,弓著身體、一手環在身體前、另一手托住下巴、陷入沉思。   過了一陣子,他才聽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規律聲音。   隔著他所坐的樹叢,有人在另外一邊做著會發出啪啪啪聲音的事情……當然是跳繩囉。以狗朗的思維,大概也不會想到別處去吧。   原本聽到穩定順暢的跳繩聲,狗朗一陣鬱悶,樹叢另一邊應該又是高手在練習吧,他瞬間被自卑感攫入心靈泥沼。   然而想到必須克服人生的重重阻礙才是修道人的正氣,他還是決定去觀摩一下對方的技藝。   出於禮貌,狗朗打算先探頭看一眼,再準備適當的措辭向對方表達想要在旁參觀練習。   這一探,他幾乎扭到脖子。   樹叢另外一邊持續發出啪啪啪聲音的──當然老老實實在跳繩啦──是周防學長。   「和」十束學長。   兩個人一起跳啊……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啦,然而那兩人跳繩的方式,總給狗朗一種說不上來的違和感。   好像……哪裡不太對勁呢……   這樣說好了。負責持繩的是周防學長,而十束學長和他面對面,兩人用完美的默契,同步持續做著三重跳躍。   問──題──是──   十束學長雙手勾住周防學長的後頸,兩人額頭貼著額頭,有說有笑的,與其說在練習跳繩,根本是在聊天。   對談的內容如絮語,但也清楚傳入狗朗耳中。   「……這樣可以嗎。」   「嗯~還可以再猛一點哦w」   啪啪啪……啪啪啪……   「怕你吃不消。」   「我有那麼柔弱嗎www KING太小看我了吧www」   啪啪啪……啪啪啪……   「……那等下不要說腿痠腰痛什麼的。」   「沒事……我的……腰腿都被KING……訓練得很好哦……」   啪啪啪……啪啪啪………   「看,在喘了吧。」   「平常……喘得還……更厲害呢……你也沒……擔心過…………」   啪啪啪……啪啪啪…………   「還是那種喘好……想喘一下嗎。」   「晚……點……啦…………嗯哼wwwwww」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狗朗看得呆若木雞,別說下巴幾乎掉下來了,恐怕只要風再強一點,他就會像風化千年的泥像一樣從邊角開始化為粉塵吧……   ──原來!原來還有這樣的啊!   ──原來「跳繩」能夠如此安然自若……   ──下半身維持著完美節奏,上半身彷彿絲毫無關一樣,如如不動,這才是跳繩的究極奧義啊……   ──雖然有點在意「平常的喘」是怎麼回事,難道十束學長有氣喘嗎?……啊不管了,這太強大了太超級了……周防學長!十束學長!   也不知狗朗打從哪個部份得到了啟發──一定不是周防學長探頭去啃十束學長的耳朵讓十束學長滿面通紅呼吸紊亂全身亂顫還不忘嘻笑繼續跳以下略那部分吧──總之,似乎,就這樣領悟出練習的訣竅來了!!   或許,這也是一種不得了的天分吧。嗯,一定是的。   但,「下半身維持著完美節奏,上半身彷彿絲毫無關一樣」,那可只適用於跳繩而已呢~尤其是那兩人啊……   後來提起這件事,小白帶著謎般的苦笑,如是說。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